法兰克福学派史 (2)

  • 第190页
    散文不遵从学科与理论体系的运作规则;而斯宾诺莎说,事物规则就是概念规则。天衣无缝的概念规则不适于现实世界,因现实世界不构建在演绎性的封闭结构上。因而现实世界要反抗,尤其要反抗自柏拉图开始的根深蒂固的教...
  • 第94页
    波洛克在他写于1941/42年的两篇论文中的头一篇,对民主式国家资本主义与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斗争中也做了类似非同寻常的判断。他认为:西方国家资本主义式的民主国家,在此期间已经同民族社会主义德国一样武装到了..

法学导论 (7) 更多

  • 第244页
  • 第249页
  • 第118页
  • 第49页
    事实上,每一种占统治地位的法律观念每每不过是阶级斗争中各种力量关系的表达,而且是与经济变革和最新技术成果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效果相适应的。法律并不是一种可以让任何社会关系素材随意塞进去的形式,而是一...
  • 第40页
    当然,这不过表明:并非只有公正才是一种道德价值,合法性也是一种道德价值,即使是就一项不公正的法律而言。在公正和合法性这两个道德价值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它们当中哪一种是较高的价值,并不能截然不同地一概而论...
  • 第14页
    自此之后,立法者就可以把其需求按照其意志付诸每一项法律内容——但法律只能在其毫不脱离民众生活实际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其效力,否则民众生活就会拒绝服从它。一项法律只有在它所适用的绝大多数案件中都能切实可行时...
  • 第13页
    道德、习惯和法律,这三者分别提供了善良的、应有的和公正的行为准则。在历史上,这三者中首先产生的是习惯,然后才由习惯中分化出了法律,最后又分化出道德。与此种历史顺序相对应的,是一种对客观实际愈来愈分明的...

社会学的想像力 (10) 更多

  • 第208页
    由于这些事实,我不相信社会科学能“拯救世界”,尽管我认为“力图拯救世界”根本没什么错,这一短语用在这里,我指的是避免战争,重新规划人类事务使之与人类自由和理性的理想相一致。尽管我所具有的知识使我对人类...
  • 第184页
  • 第129页
    一个人要掌握“方法”和“理论”,就得变为一个自觉的思想者,一名了解自己在研究中所运用的假设和隐含意义的研究者。而他若是为“方法”和“理论”所控制,则无法进行研究,也就是说不能竭力洞察世事。
  • 第125页
    集体性自我控制
  • 第94页
  • 第92页
  • 第90页
    社会科学必然与科层常规和意识形态论题相关,这种相关包含于当前社会科学的多样化和混乱之中,于是最好明明白白的说明它们的政治意义,而不是对之遮遮掩掩。
  • 第49页
    不存在什么能让我们理解社会结构的统一性的“宏大理论”和普遍性的体系,对于古老的颇为恼人的社会秩序问题,其答案也并非只有一个。对这些问题的有用研究,主要是根据我在此概括的这些研究模型,而运用这些模型,要...
  • 第44页
  • 第40页
    在这里,我不想详细阐述对秩序问题的解答,而只想提出这些问题。因为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受非常武断的定义制约,我们必然假设存在“规范性结构”,帕森斯将之想像为“社会系统”的核心。

第二性Ⅰ (4)

  • 第165页
    恩格斯指出,女人的命运与私有制的历史紧密联合在一起;一次灾难使父权制代替了母权制,使女人受到财产的奴役;但是,工业革命是对这种失势的不长,将导致女性的解放。他写道:“妇女的解放,只有在妇女可以大量地、...
  • 第162页
    巴尔扎克说:“已婚女人是一个奴隶,必须懂得把她置于宝座上。”凡事在无足轻重的情况下,男人理应在女人面前表示谦敬,为她们让出首要的位置,这是合适的;非但不必让女人去负重,像在原始社会中那样,反而要赶快让...
  • 第75页
    有个妇女史学家唐纳森指出,“男人是一个雄性的人,女人是一个雌性的人。”这个定义被不对称地歪曲了;在精神分析学家那里,只有男人被定义为人,而女人被定义为女性:每当女人作为人行动时,就被说成她模仿男性。精...
  • 第74页
    女人被两种异化方式吸引;十分明显,扮演成为一个男人,对她来说会是失败之源;但要扮演成为一个女人的游戏也是一个诱饵:成为女人,就会成为客体、他者;而他者在放弃中仍然是主体。

为权利而斗争 (3)

  • 第28页
    我们在此已登上了我们为权利而斗争的理想的巅峰。从利益的低层动机,我们上升到了人格的道德自我维护的立场,现在最终达致协力实现权利理念这一境界。
  • 第6页
    ——所形成的一切, 是值得毁灭的。 歌德: Alles, was entsteht, Ist wert, dass es zu Grunde geht.
  • 第25页
    主张受侵害的权利是一种自我维护人格的行为,因此,是权利者对自己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