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法政哲学演讲录 (16) 更多

  • 第310页
    教会势力和世俗势力也就是神权和王权如何协调?只有通过对法治的共同承认才能达到一种平衡,并且承认法律高于两者。
  • 第306页
    西方之所以产生了他们的法律传统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宗教背景,这种宗教背景是西方人文主义传统的一个主要的发源地。
  • 第298页
    没有世界政府的世界内政-民族国家扬弃论 保护主义无法阐明一个世界社会如何会被重新分解为不同的环节。开放主义则想让一个国家彻底融入后民族的格局当中-哈贝马斯称之为后现代的新自由主义立场。 民族国家扬弃论...
  • 第293页
    哈贝马斯认为民族国家的成就在于 1.解决早期现代社会一体化形式问题。前现代人们相互之间团结起来依靠的是宗教信仰[凭什么这么说]。 2.民族国家威现代政治权力的运作提供了制度框架-在民族国家主权范围内运作。...
  • 第291页
    三十年战争的评价 1.本质是宗教战争 2.战争的结束,意味着宗教权威被彻底颠覆,宗教与日常生活的分离,导致了世俗化进程的发端。《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完成了欧洲从神圣时代向世俗时代的过渡。 3.标志着欧洲现代国...
  • 第288页
    哈贝马斯人为现代性的规范内涵的决定事件有四个: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德国古典哲学(主体性哲学)。 没有宗教改革,现代个体主义就无法发生,主体性哲学就无从谈起。因为宗教改革使人们第一次有了面...
  • 第286页
    哈贝马斯 v. 康德 哈贝马斯认为,我们单个人之间订立契约,这是奠定法律关系的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康德由这样一个理论向前推论说,国与国之间关系犹如人与人之间关系。哈贝马斯认为康德的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因...
  • 第275页
    Rawls说他的作为公平的正义是“政治的而非形而上学的”,后来,他把自己的学说称为“政治的而非完备性的”。所谓“完备性学说”,就是指有特定的宗教、哲学、道德等价值内容的学说。 对于“社会如何在文化价值冲..
  • 第266页
    Rawl受到的批判 1.无知之幕下的最大最小值原则-每个人都会考虑如果自己处于最不利的情况如何使规则对自己最有利。为什么都是风险规避型?有些人就会选择冒险,否则为什么那些优势群体会放弃孤立生活而和弱势群体达...
  • 第263页
    正义论两大原则:平等分配;差异原则(不平等分配能使得每个人的状况比原来的平等要好,则被允许) Q:关于差异原则的疑问:如果方案1能使弱势群体福利增加1,优势群体增加3,方案2=3,1,那么应该选择哪一种?.. (4回应)
  • 第246页
    Hayek的新宪政制度:三权五层-立法、行政、司法;宪法层级、纯粹立法议会层级、政府治理议会层级、有限政府层级、行政官僚机构层级。 其中,宪法是一种整体性的有关权力分配与制约的上层建筑,二三层是立法,四..
  • 第234页
    哈耶克的正当行为规则:1.普遍规则或抽象规则。2.行为规则或客观规则。3.正义规则-只有为正义的法律所限制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普通法的法治国:自生的社会秩序中,不同于个人耦合关系的组织形态不期而然地出...
  • 第231页
    哈耶克认为,20世纪以来自由主义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民主政治问题以及与此相关的社会正义问题,其表现为两个形态,一个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经济体制,另一个则是西方社会的福利国家政策,它们又都以全民国家的主权之下...
  • 第146页
    黑格尔法哲学理论结构的三个核心:抽象法(元规则)、市民法和国家法。 抽象法 1.自由意志的人格。 2.私人财产权。 3.相互承认-成为一个人,并尊重他人为人。自由平等是法权关系的平等而非经济上、政治上的平...
  • 第39页
    中世纪到现代社会的过渡标志是:出现了现代意义的国家。现代社会的特征是:个人的主权与国家主权的并存-sovereignty of the state and the sovereignty of the individual(吉尔克《中世纪政治理论》)。 -国家垄...
  • 第32页
    国家必须垄断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力,斯密特讲得更极端,国家的核心权力是杀人的权力。霍布斯、韦伯、斯密特都属于政治理论的现实主义传统,如果没有暴力作为支撑,换句话说,没有杀人的权力,维持和平的秩序是不可能的...

规训与惩罚 (23) 更多

  • 第346页
    然而,犯罪不是在社会的边缘通过连续的放逐而产生的,而恰恰是借助于在愈益强化的监视下的愈益严密的嵌入,通过规训强制的积累而产生的。总之, “监狱群岛”保证了在社会深层基于微妙的非法活动的过失犯罪的形成,..
  • 第327页
    因此,犯罪也许会成为一种政治武器,正如它曾对黑人解放起过作用一样,它也可能被证明对于我们社会的解放是弥足珍贵的。是啊,如果没有它,这样一种解放能够实现吗?“监狱、纵火甚至暴动,是灾难深重的社会状况的证...
  • 第311页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以为法律是代表一切人的,是为一切入而制定的,那就太虚伪或过于天真了;相反,应该明智地承认,法律是为少数人制定的,是用于对其他人施加压力的,原则上它适用于所有的公民,但它主要是针对人数...
  • 第305页
      因此,人们不应该把监狱的发展、它的失败和它在某种程度上获得成功的改革看作是三个前后相继的阶段,而应该认为这是一个同时包容这几个方面的体制。这个体制在历史上是强加在法律对自由的剥夺上的。这个体制包含...
  • 第277页
    为了进行这种运作,“监狱”机构诉诸三种重大模式,实行个人隔离和建立等级关系的政治—道德模式,把力量用于强制工作的经济模式,进行医治和使人正常化(规范化)的技术—医学模式。
  • 第273页
    那么,犯人劳动的价值是什么?不是利润,甚至也不在于培养某种有用的技能,而在于建立一种权力关系,一种空洞的经济形式,一种使个人服从和适应某种生产机构的模式。
  • 第248页
      2.权力的全景敞视方式——它处于基础的、技术的、纯物理的层次上——并不是直接依附于一个社会的重大法律一政治机构,也不是它们的直接延伸。但它也不是完全独立的。从历史上看,资产阶级在18世纪变成政治统治..
  • 第218页
    实际上,权力能够生产。它生产现实,生产对象的领域和真理的仪式。个人及从他身上获得的知识都属于这种生产。从规训的小诡计中谋取这种权力,难道不是做得有些过分吗?这些诡计怎么会产生这么大范围的影响呢?
  • 第215页
      长期以来,普通的个性——每个人的日常个性——一直是不能进入描述领域的。被注视、被观察、被详细描述、被一种不间断的书写逐日地跟踪,是一种特权。一个人的编年史、生话报道、死后的历史研究,是他的权力象征...
  • 第211页
    检查是这样一种技术,权力借助于它不是发出表示自己权势的符号,不是把自己的标志强加于对象,而是在一种使对象客体化的机制中控制他们。在这种支配空间中,规训权力主要是通过整理编排对象来显示自己的权势。考试可...
  • 第207页
    与监督一样并且与监督一起,规范化在古典时代末期成为重要的权力手段之一,因为曾经表示地位、特权和依附关系的标志正逐渐被一整套规范级别所取代,至少是以后者为补充。后者不仅表示在一个同质社会体中的成员资格,...
  • 第195页
    一个建筑物应该能改造人:对居住者发生作用,有助于控制他们的行为,便于对他们恰当地发挥权力的影响,有助于了解他们,改变他们。
  • 第145页
    总之,分歧在于,是建立一个惩罚之城还是建立一个强制制度?前者是遍布整个社会的刑罚权力的体现。它作为景观、符号和话语而无处不在。它像一本打开的书,随时可以阅读。它通过不断地对公民头脑反复灌输符码...
  • 第113页
    最坚固的帝国不可动摇的基础就建立在大脑的软组织纤维组织上。 这种惩罚的符号-技术,这种“意识形态权力”至少将会部分地被搁置,被一种新的政治解剖学所取代,肉体将再次以新的行使成为主要角色。
  • 第30页
    因此,为了分析对肉体的政治干预和权力微观物理学,在权力问题上,我们必须抛弃暴力一意识形态对立、所有权观念、契约和征服模式;在知识问题上,我们必须抛弃“有利害关系”和“无利害关系”的对立、认识的模式和主...
  • 第110页
    人们试图建立一种犯罪与惩罚的林奈式分类,目的在于将每一种罪行和每一个应受惩罚的人都纳入一部通用法典的条款中,从而避免任何专制行为。 法律的制定是一种将人扁平化的过程。而正义的本质似乎又要求考虑地方性知...
  • 第109页
    犯罪-惩罚制度的法典化与罪犯-惩罚的调节是相辅相成,并行不悖的。个案化看上去是精确编纂的法典的最终目标。
  • 第105页
    否定公开处决则提供了一种理性表达的可能性:应该尽量扩展惩罚的表象,而不是体罚的现实。
  • 第98页
      尽管改革作为一种刑法理论和一种惩罚权力的战略,确实是在两个目标的汇聚点发生的,但是它之所以能够长期维持下去,是由于改革的重点放在后者。这样做是因为在大革命时期,拿破仑帝国时期以及整个19世纪,对民间...
  • 第97页
    总之,刑法改革产生于反对君主的至上权力的斗争与反对司空见惯的非法活动的地下权力(infrapower)的斗争的汇合处。如果说刑法改革不仅是纯粹偶然遭遇的暂时结果,那么这是因为在至上权力和地下权力之间,有一个完整...
  • 第29页
    权力和知识是直接相互连带的;不相应地建构一种知识领域就不可能有权力关系,不同时预设和建构权力关系就不会有任何知识。
  • 第23页
    总之,自从18世纪和19世纪的重要法典所规定的新刑罚体系实施以来,由于一种普遍的进程,使得法官审理罪行以外的某种东西,使得他们的判决也包含了审判以外的某种内容,审判的权力也部分地转移到审理罪行的法官以外的...
  • 第12页
    这是一个司法保持克制的乌托邦:夺走犯人的生命,但不让他有所感觉;剥夺囚犯的全部权利,但不造成痛苦;施加刑罚,但没有任何肉体痛苦。

维特根斯坦传 (5)

  • 第154页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只有你不去说出不可说的,才不会丧失任何东西。但不可说的东西将——不可说地——包含在所说的东西中!
  • 第99页
    彻底清晰,或者死——没有中间道路。
  • 第79页
    每当我努力思考逻辑时,我的思想是如此含糊,从中永远结晶不出任何东西。我感觉到的正是加在每一个只具备一半天分的人身上的诅咒;就像有人在黑暗的走廊里用灯火领着你,就在你走到一半时,灯火灭了,只剩下你自己。...
  • 第39页
    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而非物的总和。
  • 第31页
    所有不属于自身的类的类。 罗素的集合悖论,用来反驳弗雷格发明的集合,后来希尔伯特也讲了一个旅馆悖论。但好像用类型论(层级)来解决也有问题,是不是要扯上哥德尔。

疯癫与文明 (11) 更多

  • 第273页
    福柯本人在1961年为此书做的内容提要中说:“在蛮荒状态不可能发现疯癫。疯癫只能存在于社会之中。它不会存在于分离出它的感受形式之外,既排斥它又俘获它的反感形式之外。因此,我们可以说,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疯...
  • 第269页
    疯癫的策略及其获得的新胜利就在于,世界试图通过心理学来评估疯癫和辨明它的合理性,但是他必须首先在疯癫面前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因为充满斗争和痛苦的世界是根据像尼采、梵高、阿尔托这样的人的作品大量涌现这一事...
  • 第257页
    自18世纪末起,非理性的存在除了在个别情况下已不再表露出来,这种个别情况就是那些如划破夜空的闪电般的作品,如荷尔德林、奈瓦尔、尼采及阿尔托的作品。这些作品绝不可能被归结为那种可以治疗的精神错乱。他们凭借...
  • 第236页
    精神病院被这些虚构的价值笼罩着,因此不受历史发展和社会演变的影响。在图克的思想中,问题是如何建造一种能够模仿最古老、最纯净,最自然的共同生活方式的环境,即那种与社会环境相差最大的,最有人情味的环境。实...
  • 第235页
    这样,对于那种狂暴的表现,人们曾经必须将其解释为对神灵的亵渎,而今后则必须视之为对“父亲”的不断进攻。因此,在现代世界,过去那种理性与非理性的无可补救的重大冲突就变成了本能对牢固的家庭制度及其古老象征...
  • 第209页
    随着这个世纪的进展,反对禁闭的抗议呼声愈益强烈。疯癫渐渐地变成囚徒所恐惧的幽灵,他们蒙受屈辱的象征,他们的理性被消灭、被压制的形象。
  • 第88页
    在混乱而明显的谵妄下面有一种秘密谵妄的秩序。第二种谵妄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纯粹理性。而这种理性偏偏产生出痴呆的外表。
  • 第67页
    对于古典主义来说,最彻底的疯癫乃是人与自己的兽性的直接关系,毫不涉及其他,也无药可救。 从进化的远景来看,表现为疯癫的兽性总有一天会被视为疾病的征状、甚至疾病的本质。但是在古典时期,它所表现的是...
  • 第53页
    如果说,施古典时期的疯癫中有什么指涉着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东西,那么其原因不在于疯人是来自那个非理性的世界,带有非理性的烙印,而在于他自愿地越出资产阶级秩序的雷池,置身于其神圣的伦理界限之外。
  • 第49页
    古典时期以一种含混的态度来使用紧闭,使其具有双重作用。一方面,它被用于吸收失业,至少消除最明显的社会后果。另一方面,在成本可能变得太高时,它被用于控制成本。
  • 第13页
    疯癫主题取代死亡主题并不标志着一种断裂,而是标志着忧郁的内在转向。受到质疑的依然是生存的虚无,但是这种虚无不再认为是一种外在的终点,及威胁和结局。它是从内心体验到的持续不变的永恒方式。过去,人们一度因...

极权主义的起源 (4)

  • 第492页
    这种自杀性的忠诚的具体原因是,最高职位之继承并非由继承法或其他法律规定的。成功的宫廷政变会对运动整体带来灾难性的结果,就像一场军事失败一样。由于运动的性质,一旦领袖获得执政权,整个组织就绝对地和他一致...
  • 第443页
    宣传也许是极权主义一种最重要的对付非极权主义世界的工具;相反,恐怖是它的统治形式的本质。
  • 第426页
    这种对战前时代剧烈不满的虚无主义式爆发以及后来尝试使之恢复(从尼采和索黑尔到巴烈图),……其实忽略了,在一个弥漫着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观念和道德标准的社会里,厌恶是多么正当的。然而同样地,“前线一代”同他...
  • 第98页
    如果是在美国,天经地义的平等条件会使情形完全相反;如果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无论属于哪个阶层——都坚信他凭能力和幸运就可以成为一个成功者,也会使情形大不相同。在这种社会里,歧视成了唯一的区别手段,一种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