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s对《我們如此很好》的笔记(7)

lurs
lurs (輕裘緩帶)

读过 我們如此很好

我們如此很好
  • 书名: 我們如此很好
  • 作者: 黃碧雲
  • 页数: 156
  • 出版社: 青文書屋
  • 出版年: 1996
  • 第7页
    『我與機場的忘年戀』 p.7 他的理性與節制,而又溫柔敏感,還是令我心動。而我又不比從前,只是靜靜接近他,卻毫無慾望。我不願想像將來,我只知道,他和我一樣會記得胡志明市。只是夜來我夢到他,用火活燒我的一雙手。 這是我對於殘缺不全的人生,能作出最美麗溫柔的姿勢,經過這許多飛機場,才曉得何謂 “陌上賞花”竟是最無情無憂,不言寂寞,如仙如死,如入涅槃之境。
    引自第7页
    2011-02-12 10:45:48 6人喜欢 回应
  • 第27页
    『開放羅馬城』 我漸漸明白,無論是整體還是個人,感性/禮儀/生活/思維太複雜是一件非常吃力,而且侵蝕生命的事情。一個人要經歷眾多的變化,我想生命甚至歷史的進程亦是極緩慢而沉靜的,..
    引自第27页
    2011-02-12 13:51:56 2人喜欢 回应
  • 第36页
    『最後一個波西米亞:聖馬盧』 “你為甚麼要到開羅去?” “不為甚麼。” 為了深夜航行,默然靜思。 或生存感覺。 爲了駱駝與橄欖樹。爲了日焚。
    引自第36页
    2011-02-12 13:52:27 2人喜欢 回应
  • 第42页
    「沙漠」 p.38 你離開以後我非常的想念。那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情。 你知道,我非常非常的慢。 而內在。 「尼羅河」 p.39 寧靜而危險,無憂時常想著生的種種處境,感到了委屈,又無從訴說。 「在亞歷山大」 p.42 無憂因為想念,便靜下來。
    引自第42页
    2011-02-12 13:53:00 5人喜欢 回应
  • 第55页
    『巴黎:給細細的信(12則)』 「給細細:說渴羅浮宮的陽光」 p.54 巴黎的陽光,很奇怪,永遠黯淡,讓人分不清早上黃昏,日子仿佛永不轉移。我在如此倉皇的日色裡,想著我的半生,似乎沒有做過一件對的事。 「給細細:地車站的巴赫」 p.55 閱讀一直是我生活中極重要的事情。 我認為一個人能夠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畢竟也是認真對待生命的表現,但你的愛情如果沒有切實的生活作底子,恐怕流於廉價的浪漫了。 「細細記」 p.68 細細:今天晚上我聽貝多芬的弦樂四重奏一三二號,讀昆德拉的小說,艾略特的詩,喝熱的開水,抽煙,給你寫信---我重複一切我做過的事。我很恐懼。 p.69 細細:我們的日子不斷重複。好像永遠都不過去。然而在不知不覺間,重複之間成時間。蠟燭,河水,彩虹這些自然物質,對時間比較老實。但人造的鐘錶,地車時間,電梯,工作……重重複復,好像根本沒有消耗,都市人也分外不覺老。或許到死的時候,方知道受騙了,哎呀,我從來不知道,我已經活完了。 細細:我們真的懦弱,飽受習慣、都市時間的矇騙。
    引自第55页
    2011-02-12 13:53:41 3人喜欢 回应
  • 第57页
    「幻滅之後」 p.57 到頭來,生活到處都一樣,不盡的懊惱,細細的咬著,侵蝕著。城市並不改變人的命運,或許存在的狀態。 p.64 ——我漸漸的老了。我揚起手,長長黯黯的影子,使我記起了舞。我想與你,說著低聲的話,在這藍灰的日子,你知道,聖誕又快來了。小鎮街上掛起燈飾,醉酒的人,睡在月臺上,一樣有歸宿,而我年輕的時候,一樣相信愛情。我想買三打玫瑰。沒有人會再給你送花。你早上起來的時候,洗著臉,會否記起我。交通擁塞的時候,會否覺得寂寞。接過秘書的口訊,會否想起我的名字。天色黯了,你可曾穿大衣,讓我挽著你的袖。吃晚飯還知暖知飽,你會否掛起我。或許你會給我寫一封短短的信,在這短短的時間,你只能粘著我。然後你忘記,繼續你的生活,我只是在寒冷無人的冬日,站在窗前看風景。我的咀唇經已冰涼,我喝了一杯茶,記起了你。
    引自第57页
    2011-02-12 13:54:09 7人喜欢 1回应
  • 第75页
    「Les Pleureuses」 p.72 人說風塵閱歷,不落愛憎。我今天心裡很寧靜,因為已經無可再壞。 「在巴黎殘酷寂寞的狀態,想起你」 p.75 我流了眼淚。懷疑是否值得為寫作付出這許多許多。懷疑感情的重量,生命的來由與去向。 呵,我記得那個秋天,全因為你,因為殘酷與寂寞。 而天氣已經冷了。你還有你的妻兒。 —— 我們如此很好 · 1990
    引自第75页
    2011-02-12 13:54:58 7人喜欢 回应
3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