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醒对《国王鞠躬,国王杀人》的笔记(5)

庄醒
庄醒 (醒在一只眼睛的沙漠中)

在读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 书名: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 作者: [德] 赫塔·米勒
  • 页数: 162
  •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10
  •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他肩膀上扛着个脑袋,是为了不让雨淋进脖子。 冬天室外无事可做的时候,看着父亲把日子一个接一个喝倒,为什么外婆总这样劝母亲:“如果感觉难受,就整理一下衣柜吧。”收拾衣服能让脑子平静下来。两人整理过的衣物挨在一起,仿佛能阻止父亲醉醺醺地把自己从婚姻中摇出去。 夜晚躺在熨过的干净床单上 在玉米地里的感觉是一样的。花絮是老人的白发,可以用来编辫子。玉米粒是破碎的黄色牙齿。 我讨厌执拗的田地,它们吃掉野草和野物,只为了喂饱蔬菜和家禽。每一块耕地都是无边无际的死亡形式的陈列馆,是绽放的尸体盛宴。
    引自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2013-03-16 12:28:14 回应
  •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百合(Lilie),在罗语中是阳性,crin。阴性的Lilie和阳性的crin观察的目光自然是不一样的。人们在德语中和百合女士打交道,在罗语中和百合先生打交道。拥有两种视角的人,二者在头脑中交织在一起。阴性百合和阳性百合敞开自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荡着秋千,荡进对方的身体里去。物体内部会产生一阵骚乱,因为它无法清晰地辨认自己了。百合在两种同时奔跑的语言中变成了什么?一个男人脸上的女人鼻子?一片修长淡绿的上颚?一只白手套,还是白色衣领?它散发来与去的气味,还是让我们嗅出超越时间之上的停留?两种语言交汇下的百合,通过两种百合视角,碰撞出一个神秘而永无终结的过程。双体百合在大脑中无法停歇,不断讲述着有关自己和世界出人意料的故事。与单语百合相比,人们在双语百合中看到更为丰富的内涵。
    引自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2013-03-16 17:47:53 回应
  •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我常想,“上颚是嘴的天空”的地方,空间应该很大,诅咒在这里成为痛苦无法估量的、充满恶毒诗意的长篇独白。我曾经对罗马尼亚友人说过,一个成功的罗语诅咒是上颚的一小次革命。独裁统治下的人们之所以不再抱怨,是因为诅咒已经平息了他们的怒气。
    引自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2013-03-16 23:54:57 回应
  • 沉默让我们令人不快,说话使我们变得可笑
    爱一个人又必须离开她,因为她不了解自己的行为,不了解她对我的感情被利用来伤及我的生命。她把我们的友谊,借给了对她鞠躬却要杀我的国王,以为还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如当年的信任。为了对我撒谎,她必须欺骗自己,二者手牵手,彼此无法分开。失去这份友谊,是我至今无法摆脱的心结。我也要为她找到心兽和国王,因为这两个词是双刃剑的两刃,出没于爱与背叛的丛林,忽隐忽现。我的文字虽已跃然纸上,表达却依然欠缺,我不得不继续追问:“维系在一起的爱,为什么,在什么时候,会以何种方式变成死亡的猎场?”
    引自 沉默让我们令人不快,说话使我们变得可笑
    2013-03-17 12:52:38 2人喜欢 回应
  • 一次触摸,两次释放
    他寄给我的最后一张卡片上写着:“有时我必须啃啮手指,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被吊死在家里的坐便器上方。验尸不被允许,公开的结论是自杀。
    引自 一次触摸,两次释放
    2013-03-17 15:14:1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