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彼得堡到斯德哥尔摩 (1)

獄中詩抄 (3)

  • 第52页 死后
    他的头颅被挖空,他的脑袋 在天平上——莫非这是一种证明 死后有无灵感的伎俩
  • 第40页 格利佛
    一种妥协 还在寻求中,判决书如此写道: 错误,不在于邪恶的意念而是目睹了邪恶 戴上眼罩的马才会更勤快地劳动 我们将会原谅他,火灼的针刺疗法 让他失明,一种获证实的疹法可以 治愈所有不正常的视力——预见,...
  • 第34页 万物灵咒
    死亡 拥抱了你和我 曙光的圆锥体 交会的地方 深渊的沉默集合

士兵如何修理留声机 (1)

  • 第138页
    留声机里终于发出了嗒嗒的声音。那音乐就像是一只鹰为了不弄痛小麻雀,而小心谨慎地去吻它时那样“动听”。

三天和一个孩子 (2)

  • 第33页 怀孕
    她丈夫一直未离开过我,在我身边转悠,面部表情紧张,目光忧虑。 突然我们谈起她将要出世的孩子。我说:“看吧,一定是个女孩。”她丈夫也这么想。而她却肯定地说腹中是个男孩,不容我们争辩。 我几乎哭了。 他们...
  • 第101页 可能的电话
    明天傍晚,我将独自踏上耶路撒冷的小山到他们那儿,说,孩子已经没有了。 过了半小时: 冲到医院,冲着护士和医生大发雷霆。 面面相觑。 她的倾城撩人的美貌。 他们死赖着我,我死赖着他们,谁也脱不开谁,窗户冲...

开·闭·开 (7) 更多

  • 第215页
    抽泣,像灵魂的结巴和油井制动杆。抽泣,像连接哭与哭的阀门或圆环,一个轻易解开的圆环,像扎头发的皮筋,而哭——一头飘散的浓发,那么荣耀。或像一个圆环,打成不可思议的结——抽泣像一个誓言、一份证词、一...
  • 第157页
    我知道那维系我与欢乐的丝线有多细,但我正是用这些细丝编织了坚固的衣裳,一种柔软的盔甲,那欢乐的经线和纬线,为我遮掩裸体,并保护着我。但有时我觉得,我的生命不配有那包裹我身体的那层皮肤,甚至不配有那...
  • 第149页
    被上帝遗弃的人们遇见遗弃上帝的人们;遗弃自己童年的人们爱那些回忆的人们。
  • 第148页 精确的痛苦,模糊的欢乐:渴望的迹象无所不在
    但我也想到那些服装和家具的悲哀,想到它们对于住在人类的房间里,感受人类体温的渴望。
  • 第77页
    大卫一反常态,通过装疯卖傻来活命;而我,我一反常态,通过假装清醒来活命。
  • 第15页 我预言往昔的岁月
    你们只有温暖的忧虑和情感,沉甸甸的好似田地里的牛粪,你们只有死亡的汗,像过期的香水。
  • 第9页 我不是六百万人之一:我的寿数有多长?开•闭•开
    母体内的胚胎像什么?像一本合上的笔记本。它的手放在太阳穴上,双肘抵着大腿,脚跟顶着臀部,头在两膝之间。它的嘴是闭合的,肚脐是张开的。当它出生后,原来闭合的张开了,原来张开的闭合了。当我们死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