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沙罗艺术书简 (1)

  • 卡米尔·毕沙罗小传
    提起印象派,人们首先想起的,就是克劳德·莫奈(ClaudeMonet,1840—1926),其次是爱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1841—1919)、保罗·塞尚(Pa... (1回应)

蒙克私人笔记 (2)

  • 活着,就是与 盘踞心灵洞穴的巨怪搏斗。 写作,就是把控 末日审判对自我的责诟。
  • 第1页
    1 我一生都在抵制的东西 此事也许能安排,这样我每月都能让您收购我好几幅画。 照目前这个样子,很容易就能形成画商品画儿的局面, 我会发现自己一幅接一幅地制造垃圾(粗劣庸俗之作)—— 这可是我一生都在抵制...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5)

  • 一次触摸,两次释放
    他寄给我的最后一张卡片上写着:“有时我必须啃啮手指,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被吊死在家里的坐便器上方。验尸不被允许,公开的结论是自杀。
  • 沉默让我们令人不快,说话使我们变得可笑
    爱一个人又必须离开她,因为她不了解自己的行为,不了解她对我的感情被利用来伤及我的生命。她把我们的友谊,借给了对她鞠躬却要杀我的国王,以为还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如当年的信任。为了对我撒谎,她必须欺骗自己...
  •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我常想,“上颚是嘴的天空”的地方,空间应该很大,诅咒在这里成为痛苦无法估量的、充满恶毒诗意的长篇独白。我曾经对罗马尼亚友人说过,一个成功的罗语诅咒是上颚的一小次革命。独裁统治下的人们之所以不再抱怨...
  •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百合(Lilie),在罗语中是阳性,crin。阴性的Lilie和阳性的crin观察的目光自然是不一样的。人们在德语中和百合女士打交道,在罗语中和百合先生打交道。拥有两种视角的人,二者在头脑中交织在一起。阴性百合和阳...
  • 每一句话都坐着别的眼睛
    他肩膀上扛着个脑袋,是为了不让雨淋进脖子。 冬天室外无事可做的时候,看着父亲把日子一个接一个喝倒,为什么外婆总这样劝母亲:“如果感觉难受,就整理一下衣柜吧。”收拾衣服能让脑子平静下来。两人整理过的衣...

悉达多 (1)

  • 侨文达
    所有孩童都是潜在的老人,所有婴儿都已打上死亡的印记,而所有的垂死者必获永恒的生命。

文明的孩子 (1)

  • 第23页 小于一
    如果我们作出伦理的选择,我们所依据的不是直接的现实,而是来自小说的道德标准。我们是贪婪的读者,我们处在对我们所阅读的一切的依赖之中。也许是因为其明确的形式因素,书本以一种绝对的力量控制了我们。狄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