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bola对《保罗·策兰诗选》的笔记(1)

保罗·策兰诗选
  • 书名: 保罗·策兰诗选
  • 作者: [德] 保罗·策兰 (Paul Celan)
  • 页数: 600
  • 出版社: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09
  • 早期诗歌

    “诗以它平静的力量在克服某种伤悲”,译者弁言实在太动情。从北京到巴黎,在法国大革命两百年后,在保罗策兰自杀的米拉波桥上,在 1989——也难免写得太局限。但我不知为何在这个夜里读起这本书,如译者所说,可能是福分。或其实是它找到我。 诗太多,今晚只读了《早期诗歌》,有些转瞬即逝的想法……毕竟真的还是年轻啊。

    《冬》

    这首诗大概是在说集中营。最后一节策兰用 “时光玫瑰(Rosenstunde)” 说起一段稍纵即逝的美妙时光。让我不由得去找回北岛《时间的玫瑰》那首诗重新想想。若不知道时光玫瑰(或者说玫瑰之时),便只觉得全诗都在看海,看着 “对岸”,然后直觉似乎开始去想北岛。是这样吗?我突然觉得,互联网上许多书评:玫瑰指代美国国花,或说某种品格的化身,再引申出对其热爱——让人悲哀。我甚至已开始不在意作者的本意,即便是这样,我只因这个串起了两首陌生的诗的意象而感到欣喜——它独立于诗之上。

    《日子的慰藉》

    所谓 “我想和你一块起床”,太美了(要可以读懂原文该多好)。另外亮点是,策兰很早就用 “黑暗、黑眼睛,与光明”,虽然和顾城的诗没在讲同一件事。

    《伤逝》

    最后一段 “……金子沉睡,雾升起来。我把露珠给谁,眼泪给谁” 仿佛让特朗斯特罗默的无边想象慢慢着陆一般。

    --

    夜树的皮,天生锈蚀的刀子 在悄悄向你诉说名字、时间和心灵。 一个词,睡着了,当我们倾听, 它又钻到树叶下面: 这个秋天将意味深长, 那只拾得它的手,更加口齿伶俐, 嘴新鲜如遗忘的罂粟,已在亲吻它。
    《永恒》
    2017-06-04 04:38:42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