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时记 (1)

  • 第1页
    夜气里灯光漂浮,窗台枕边堆着书籍 孟荻面上一默,壁上细细瘦瘦是她的影子。煤气炉上水壶咕嘟嘟响,两杯茶,温柔香气扑面而至。 孟荻怔忪不语。 桥畔爬满青藤,开着牵牛花。孟荻说,朝颜夜里也开花。 肩发半垂,...

藤花抄 (1)

  • 第1页 -
    ”《秋天的植物》:叶色深浓,香气熏蒸的桂树。 秋空澄静,寒烟蒲柳。 深恐从前关于故乡的记忆夹杂物离乡贵的情绪,并不可靠。 碧绿的青空一扫澳热沉闷,云缕随风在天边无限拉长。阳光的色泽与重量均属秋季,清凉...

闲花帖 (1)

  • 第1页 1
    金银花:空气清爽,甜润,分房。叶尖低低垂,且把玉珠坠。 鸳鸯草春叶晚生,其稚花在叶中两两相向,如飞鸟对翔。 绿英满香砌,两两鸳鸯小。 忍冬花越冬不死,大量被运用在佛教上,比喻人的灵魂不灭。 米沃什的《...

葛原与春时 (1)

  • 第1页 陆桥
    陆桥镇的河水映着淡青天气,还有浮浮摇摇的云气。 长街灯光水色,湿漉漉 薄羊肉入口绵烂,满颐肥香。 黄昏透过绵细的雨雾展露无遗,山色空蒙,湖水泅入暮气,栏杆上的雨声忽近忽远。 夜航船已经过了许多座石桥,...

不许流光入梦来 (1)

  • 第1页 1
    黄昏,云气沉落于穹隆四周,暮霭如潮涌,十四的月亮上来了,薄薄的一枚, 颜色淡得快要化开在浅青的天幕中。外围云层颜色堆积渐深,浅金,橘色,薄紫,黯蓝。 他们面色收敛,目光平静 短时间被紧张与茫然攫住。...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