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虚笔记 (10) 更多

  • 第482页
    WR告辞那老太太,走出曾经美丽的房子时,已是繁星满天。这让我想起在童年,也是在这样浩渺的星空下,我们曾一路同行,朝世界透露了危险和疑问的那个方向,张望未来。那时我们都还幼小,前途莫测。现在也是一样,前途...
  • 第478页
    只是一块一尺多高的小碑,普通的青石,简单地刻了O的名字,被荒草遮掩得难以发现。四周的坟茔,星罗棋布,墓碑高低错落,都比她的漂亮、高大、庄严或者辉煌……似乎仍在宣布一个不可或缺的消息,仍在争抢着告诉这一..
  • 第476页
    这样,诗人之恩能够在沉睡的城市里独自跑到黎明,跑来找我,惊醒我的好梦,对我说:一个美丽的位置才可能是一个幸福的位置,它不排除苦难,它只排除平庸。 美丽的位置? 对了,那必不能是一个从赤诚相见退回到彬彬...
  • 第472页
    F是说:只排除不失礼数地把你标明在一个客人的位置上,把你推开在一个距离外,又把你限定在一种距离内——对了:朋友。这位置,这距离,是一条魔谷,是一道鬼墙,是一个丑恶凶残食人魂魄的老妖,它能点金成石,化血..
  • 第469页
    多年的期盼,屡屡设想的重逢,就要在七点钟实现呢还是就要在七点钟破灭?朋友 行吗 谢谢 准备好了——这几个字让L有一种世事无常、命若尘灰之感。整整一个下午,L心神恍惚什么也不能想。 喜爱命若尘灰这个用字。情..
  • 第454页
    C认为,性,可以是爱的仪式,也可以是不爱的仪式,也可以是蔑视爱的仪式,也可以使毁掉貌似神圣实则虚伪之爱情的仪式,也可以使迷途中对爱的绝望之仪式。
  • 第335页
    C追上来,跟在X身边,目光追随着她肩头上的那块凄迷的月光……C说请你告诉我,是不是残疾可以使爱成为错误?是不是有什么人本来就不应该爱,就不应该希望爱情?C说我不是指现实,我是指逻辑……现实也许就随它去吧,...
  • 第43页
    如果你站在四岁的O的位置瞻望未来,你会说她前途未卜,你会说她前途无限,要是你站在她的终点看这个生命的轨迹你看到的只是一条路,你就只能看见一条命定之途。所有的生命都一样,所有的人都是这样。 我们都是这样..
  • 第46页
    不过O在其有生之年,却没能从那光线消逝的凄哀中挣脱出来。总是有这样的人,在残酷的春天我常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在无论是繁华还是偏僻的地方这世界上处处分布着他们荒凉的祈盼。O,无论是她死了还是她活着,从世界为...
  • 第53页
    我等你,直到垂暮之年/野草有了/一百代子孙,那条长椅上仍然、空留着一个位置/… 这本书刚开始看还没什么耐心,越看越有味道。行文真美。

狂热分子 (16) 更多

  • 第54页
    在一个极权社会中,革命会爆发,一般都不是因为人们对压迫和困苦的怒火趋于沸腾,而是由极权架构发生松动所导致。
  • 第51页
    群众运动虽然往往打着自由的旗号对抗高压秩序,但它们全速启动以后,却不会让个人自由有实现的余地。这是因为,当一个群众运动在与既有秩序作生死斗争,或是抵抗内外敌人以求自存时,它的首要之务是建立团结性和自我...
  • 第51页
    一个人除非善于用脑子,否则自由就会成为他一种讨厌的负担。自我若是软弱无力,再多的自由又有何用?我们参加群众运动,是为了逃避个人责任或为了得到——用一个热情洋溢的年轻纳粹党员的话说——“免于自由的自由。...
  • 第50页
    一个兴起中的群众运动会传扬短程的希望,其目的是诱发追随者行动的激情。而最能煽动人们行动激情的,就是宣传一个近在咫尺的希望。 然后,当一个运动已经得势,它就会转而强调一些远程的希望——一些梦想与愿景。对...
  • 第48页
    不满情绪最高涨的时候,很可能是困苦程度勉强可忍受的时候;是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以致一种理想状态看似伸手可及的时候。悲愤会在它几乎得到补偿的时候最为蚀骨。
  • 第47页
    在饥饿边缘挣扎的贫民过的是目标鲜明的生活。他们拼命为填饱肚子而挣扎,完全不会为闲愁所困扰。 凡是从早到晚都要为最起码生活操劳的人,不会有时间、心情去悲愤或造梦。中国民众不易造反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得...
  • 第43页
    社会低等成员之所以能对社会发生重大影响,是因为他们对“现在”全不尊重。他们认为他们的生活和“现在”都已经败坏到不可救药,所以随时准备好把这两者加以毁弃。他们也渴望通过某种惊心动魄的集体事业,去掩埋他们...
  • 第28页
    一个群众运动会吸引到一群追随者,不在于它可以满足人们追求自我改善的渴望,而在于可以满足他们自我否定的热衷。
  • 第25页
    一头栽进某种变革大业里的人,都必然怀有极度不满情绪而又不是一贫如洗,都必然相信某种万能的教义、某个不会犯错的领袖或某种新技术已给了他们所向无敌的力量。另外,他们必然抱有极不切实际的憧憬和深信未来具有无...
  • 第23页
    一个人是不是欢迎改变,更重要的不在于是否掌握权力,而在于是否对未来有信仰。有权力的人如果对未来没有信仰,就会用他的权力来排斥新事物,以保持现状。另一方面,极不切实际的梦想即使没有实际权力最为后盾,一样...
  • 第22页
    需要看天吃饭的渔夫、牧民和农人,以及敬畏大自然的原始人,全都是害怕改变的人。在他们眼中,世界就像操有生杀大权的法官。赤贫的人也一样,他们因为害怕周遭世界,所以害怕改变。当饥寒逼迫着我们的时候,我们过的...
  • 第31页
    所有形式的献身、虔诚、效忠和自我抹杀,本质上都是对一种事物的牢牢攀附——攀附着意见可以带给我们渺小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除非准备好为某种东西而死,否则我们不会有把握自己过的是有价值的生活... (2回应)
  • 第31页
    在现代社会,人们只有在忙得透不过气的时候,才能够不抱希望地活着。失业之所以会带来绝望感,不但是失业者有贫穷之忧,更是由于他们突然发现人生一片虚空。失业者宁愿追随贩卖希望的人,而不愿追随施予救济的人...
  • 第30页
    一个人自己的事要是值得管,他通常都会去管自己的事。如果自己的事不值得管,他就会丢下自己那些没意义的事,转而管别人家的事。
  • 第29页
    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 第21页
    “如果一个人生了病,无法发挥身体功能,甚或是肠子痛……我就会动念去改革,改变世界。”

社会性动物 (10) 更多

  • 第245页
    假如我们能够使自己相信某个群体毫无价值、没有作人的资格、愚笨或者伤风败俗,在我们去奴役这个群体的成员、剥夺他们接受像样的教育或者对他们进行攻击时,便不会令我们产生不道德感。……我们甚至可以让自己相信,...
  • 第244页
    替罪羊现象一般出现在这样的情境中:个体倾向于将攻击矛头转向他们所不喜欢、明显的而又相对弱小的群体。而且,他们所采取的攻击方式,要考虑能够被内群体允许或赞同。在社会上,针对黑人的私刑以及针对犹太人的...
  • 第210页
    从来不会有一场战争会结束所有的战争和骚乱,会扫除所有的不公正,恰恰相反的是:好战的行为强化着好战的态度,而好战的态度又增加了好战行为出现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另外的方式。一种不太具有攻击性的工具性...
  • 第202页
    匿名导致了去个性化。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自我意识会弱化,对社会评价的关注会减少,对那些被禁止行为的抑制会降低。 在人们淹没在群体之中时,他们”无法辨认“,自我意识会变弱,对攻击性的抑制力也会变弱,他...
  • 第199页
    在每一起疯狂屠杀的背后,拒绝和随之而来的羞辱都是起决定性的原因。
  • 第199页
    “当罪恶似乎是不可避免时,人们会耐心地去忍受,但是一旦有人提出要挣脱这种罪恶,它便会变得使人难以忍受。 只要存在着没有得到满足的期望,就存在着可以导致攻击行为的挫折感。我们可以通过满足人们的...
  • 第198页
    假如目标已经变得触手可及,或者假如期望值很高,或者假如目标受到了无理的阻碍,人们所体验到的挫折感最为强烈 革命通常不是由那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发起的。革命的发起者常常是刚刚从水深火热中摆脱...
  • 第193页
    在大多数情况下,实施暴力或者对暴力宽容并不会减弱暴力倾向。暴力行为增加了人们对受害者的负向情感。最终,暴力几乎总是滋生了更多的暴力。
  • 第105页
    人们不喜欢损失,而且会想方设法避免损失。失去20美元所体验到的痛苦, 要比得到20美元所带来的快乐强烈得多。
  • 第86页
    我们必须意识到自己认知的局限性,否则我们就会被它们所奴役。例如,假如我们不能意识到自己在对他人进行判断时常常依据的是定型,或者不能意识信息呈现的特定方式可能使我们的判断产生偏颇,那么我们便不可能采取措...

绿里奇迹 (1)

  • 第442页
    我们都得死,没有例外,这我知道,但上帝啊,有时候,这条绿里真的太长了。

乌合之众 (2)

  • 第121页
    人类所知道的惟一真正的暴君,历来就是他们对死人的怀念或他们为自己编织出来的幻想。
  • 第121页
    在不知不觉中支配着人们头脑的暴政,是唯一真正的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