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时代 (11) 更多

  • 第243页
    数盲同志们对我的辩解反驳道:你说天是黄的?我怎么没看见?对他们来说,玻璃是蓝的,不论家里、办公室的玻璃,还是汽车的窗玻璃都是蓝的。这种玻璃表面有层有机硅透光膜,都是进口的。假如我们能读到些国外科技...
  • 第242页
    假如我哥哥的一生被“文革”毁掉了的话,我的一生就被数盲症毁掉了。他现在是个数学教授,不是数学家。我现在是工程师,不是艺术家。假如时局有利的话,我们是可以做成后一种人的。这些事情使我很烦闷。这些事当...
  • 第240页
    众所周知,聪明的男孩子会调皮捣蛋,而说什么信什么的,肯定是笨蛋。
  • 第238页
    虽然我能把柴油机画好,但是我根本就不想画它。我情愿画点别的,哪怕去画大粪。在一泡大粪面前,我能表现得像个画家,而在柴油机的图板面前,我永远是一泡大粪。假如我想变成个人,就得做自己能做好的事,否则就...
  • 第213页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假如我被判定得了数盲症,就不会和领导的夫人乱搞。得数盲症的人不乱搞,假如组织上不安排,连自己的老婆也不搞。我想这一点应该让上级知道。
  • 第203页
    一般来说,我们黄种人总是被黑人当成白人,被白人当成黑人,被自己人不当人,处处不落好。
  • 第182页
    在碱滩上,我想营救小舅时,忽然想到,艺术的真谛就是叵测。不过这个答案和没有差不多。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叵测,假如有人知道,它就不是叵测。
  • 第177页
    现在可以这样说,小舅为作画吃了官司,吃了一场冤枉官司。因为他的画没有人懂,所以被归入了叵测一类。前清有个诗人写道:“清风不识字,何时乱翻书。”让人觉得叵测,就被押往刑场,杀成了碎片。上世纪有个作家...
  • 第89页
    假设你是个准备合作的人就肯定会同意,不能断定对方是否梦游,是人生在世最大的噩梦:假如你以为对方睡着了,而对方是醒着的,你就会有杀身之祸,因为你不该污蔑说对方睡了;假如你以为对方是醒着的,而对方睡着了...
  • 第49页
    我现在是在公司里,除了“生活”无事可做。
  • 第46页
    我说过,生活这个词有很古怪的用法:在公司内部,我们有组织生活、集体生活。在公司以外,我们有家庭生活、夫妻生活。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去体验生活。实际上,生活就是你不乐意发生但却发生了的事……和真实不真实没...
<前页 1 2 ...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