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纳 (4)

  • 第1页
    这正是斯通纳梦想学生应该做的——好像这些学习研究就是生活本身,而不是作为特定的工具来实现特定的目标。
  • 第1页
    一场战争不仅仅屠杀掉几千或者几万年轻人。它还屠戮掉一个民族心中的某种东西,这种东西永远不会失而复得。如果一个民族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很快,剩下的就全都是残暴者了,动物,那些我们——你和我以及其他像我...
  • 第1页
    你不会跟这个世界拼搏。你会任由这个世界吃掉你,再把你吐出来,你还躺在这里纳闷,到底做错了什么。
  • 第1页
    斯通纳还非常年轻的时候,认为爱情就是一种绝对的存在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如果一个人挺幸运的话,可能会找到入口的路径。成熟后,他又认为爱情是一种虚幻宗教的天堂,人们应该怀着有趣的怀疑态度凝视它,带着一种..

银河帝国:基地七部曲 (6) 更多

  • 第1页
    “他们不会听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对于过去的历史,他们有些一成不变的观念。在他们眼中看来,任何的改变都是亵渎,即使你提出的是真理。他们不要相信真理,他们只要相信自己的传统。”
  • 第1页
    “哦,饶了我吧,我该怎么做呢?”他试图保持最后一点尊严,“艾妲,这是身为亨芮亚德家族的成员,以及身为执政者之女的代价。” “我没有要求当亨芮亚德的一员,或是执政者的女儿。” “这根本是两码事。只要纵...
  • 第1页
    “太可怕了,”嘉蒂雅喃喃道,“你怎能忍受毫无隐私呢?” “在一个拥挤的世界,你不得不这样。”丹吉轻描淡写地说,“凡是从未拥有的,就永远不会失去。还要我多说几则格言吗?”
  • 第1页
    人们有时会将自己的问题误以为是社会的问题;他们之所以想改造大城,只是因为不知如何改造自己。”
  • 第1页
    我无法接受“如果知识代表危险,无知就是解决之道”这样的观点。在我看来,解决之道似乎是善用人类的智慧才对。人类不该拒绝面对危险,而应当学习如何化险为夷。
  • 第1页
    “如果没有一群异于凡夫俗子的人,就不可能出现天才和圣者,而我不信异于常人的人都集中在好的一端,我认为一定有某种对称存在。

上学记 (5)

  • 第1页
    “人类总有一些价值是永恒的、普世的,不能以强调自己的特色来抹杀普遍的价值。中国有没有特色?有特色,但是这特色你不必强调”。
  • 第1页
    幸福不应该是pleasure,而应该是happiness,pleasure指官能的或物质的享受,而幸福归根到底还包括精神上的,或思想意识上的一种状态。
  • 第1页
    人类的关系有一种是权威的关系,一种是圣洁的关系。比如政治上是权威的关系,你是我的下属,你就得服从,可是夫妻间就是纯粹的圣洁的关系,夫妻双方是平等的,并不是说一方命令你什么你就得听他的。吴先生说:“...
  • 第1页
    学术自由非常重要,或者说,学术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自由,不然每人发一本标准教科书,自己看去就是了,老师照本宣读成了播音员,而且还没有播音员抑扬顿挫有味道,学生也不会得到真正的启发。
  • 第1页
    解放以后大概我们的评论家们认为应该鼓舞中国人的士气,不能妄自菲薄总说泄气的话,所以对民族劣根性方面不再提及,一提就是光荣伟大、勤劳勇敢,一直到今天都有这个问题。不好的时候自卑自贱,好的时候就跳到另...

邓小平时代 (2)

  • 第1页
    尽管《人民日报》没有报道西单的事情,但报社里支持「民主墙」的人在1979年1月3日发表了一篇大胆的社论〈发扬民主和实现四化〉,其中说:「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真正可怕的倒是听不到不同的声音。...
  • 第1页
    《邓小平时代》 作者:傅高义 邓小平在1975年甚至建议,学生不必中断学业参加两年劳动就可以直接从高中升入大学。实际上,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籍华人李政道在1972年10月会见周恩来时就提出过这种建议;1974年5月3...

即兴判断 (1)

  • 上辑
    “无知”,如果是没有“知”、缺乏“知”,那只要起“知”、增“知”就行了——事情并非这般寻常,事情很不寻常,事情是“无知”不承认“知”,始终拒绝“知”,斥“知”为“无知”。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 2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