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筑中发现梦想 (2)

  • 边创作边思考
    所谓建筑,是设计者个人的展演,同时也是社会性的存在。从将自己脑海中的影像绘成设计图、与可说是合作伙伴的施工者或委托人开始进行对话的瞬间开始,这个建筑物就与成本、法规、工期,以及委托人的要求等各种条...
  • 第171页
    注释错误: 安德烈·勒诺特尔(1913-1700)

落叶(全两册) (7) 更多

  • 第217页
    据说三个人手淫比两个人手淫更有前途。
  • 第153页
    对“信仰”——甚至连想也不想。我对此持“无所谓”的态度。我自己曾像更换手套一样更换过信仰,而且对套鞋(是否结实)远比对信仰更有兴趣。
  • 第99页
    我要嫁给整个世界:所以激动不已。
  • 第49页
    ——唉,没办法,先生们……也就是神父们……整个世界没有一个暖和的地方……冻死我了……到你们这儿烤烤火……上帝保佑你们:我原谅你们的古板,原谅你们的一切愚蠢,我不看你们的鲟鱼……一切都合乎人的弱点,...
  • 第18页
    写作是宿命。写作是天意。写作是不幸
  • 第17页
    世上可有怜悯?美是有的,意义是有的。然而怜悯呢? 星星会怜悯吗?
  • 第4页
    “我死了”意味着什么? 让出大木船街的房子,主人把它交给新的住户。 还有什么? 文献学家将来整理我的书籍。 而我自己呢? 自己?——没什么。 收款处将受到六十卢布的丧葬费,到三月份得时候这六十卢布将计入...

易卜生戏剧选 (7) 更多

  • 第352页
    斯多克芒医生:别的动物还不也是一样吗?一群培养得好跟一群培养得不好的动物却别多么大!拿一只平常的乡下母鸡来说吧。那副瘦骨头架子能有多少肉?有限得很,我告诉你们!它下的是什么蛋?一只像点样子的乌鸦差...
  • 第360页
    斯多克芒医生:难道你要我在本地待下去?本地人已经把我当作人民公敌,公开侮辱过我,砸碎了我的玻璃窗!你看,他们还在我这条黑裤子上撕了个大口子。 斯多克芒太太:哎呀!这是你顶好的一条裤子啊! 斯多克芒医...
  • 第272页
    欧士华:妈妈,把太阳给我。
  • 第271页
    欧士华:现在到了要你救我的时候了。 阿尔文太太(高声喊叫):我! 欧士华:不是你是谁? 阿尔文太太:我!我是你母亲! 欧士华:正因为你是我母亲。 阿尔文太太:你的命是我给你的! 欧士华:我没叫你给我这条...
  • 第267页
    欧士华(不耐烦):对,对,对。这些话不过说说罢了。妈妈,你要记着,我是个病人。我不能在别人身上多操心。我自己的事就够我操心的了。
  • 第239页
    安格斯川:什么!她真的说了吗? 曼德:你看,现在你不能撒谎了,安格斯川。 安格斯川:那时候她还赌过咒,拿着《圣经》赌过咒—— 曼德:她拿圣经赌过咒? 安格斯川:唔,没有,她只是赌咒,可是很认真。 哈哈,...
  • 第222页
    想在这个世界上求幸福就是反叛精神的表现。咱们有什么权利享受幸福?

金蔷薇 (1)

  • 第26页
    在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世界对我们来说,和成年时代迥然不同。童年时代的太阳要炽热得多,草要茂盛得多,雨要大得多,天空的颜色要深得多,而且每个人都觉得有趣极了。

归于尘土 (1)

  • 第256页
    贝尔:是的,的确,在你的全部生活中,在你的一切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中,你所使用的语言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非常粗俗、野蛮、愚蠢、幼稚、下流和冷酷的。和你一起待不了十分钟,大多数人就想呕吐。但这并不是说,在这...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68 6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