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十五讲 (4)

  • 第299页
    后现代艺术不再追求深刻,而是追求肤浅,追求使他们逃离沦为“操作对象”的艺术,这种艺术的使命即像毒品一样,帮助人们制造令人兴奋的幻境和神秘主义的快感。 可以理解,可以欣赏,但总觉得这是病态的,是不阳刚的...
  • 第297页
    “悲剧”在于一种历史力量行将被毁灭而主观上仍认为自己具有合理性;喜剧则是一种历史力量已不相信自己具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求助于另一种假象(伪善、诡辩)来掩盖自己。西方文学中的“悲剧”、“喜剧”就其本质来说...
  • 第149页
    “最伟大的人物永远通过一个弱点与他的世纪相联系。”伟大的人物通过他的伟大之处、他的优点来显示他高于时代之处,而通过他的弱点来和这个世纪相联系,反映这个世纪的特点。
  • 第157页
    文明的创造,本意在于生命的升华,但升华的结果往往造成对生命的压抑,这是文明的悲剧。

复活 (4)

  • 第426页
    我受迫害,就像以前基督受迫害一样。…可是他们对我束手无策,因为我是个自由人。他们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他们以为我会给自己取个名字,可是我什么名字都不要。我放弃了一切:没有名字,没有栖身之地,没有祖国...
  • 第425页
    这是因为大家都相信别人,而不相信自己。我以前也相信过别人,结果像走进原始森林一样迷了路。我迷失了方向,别指望再走出来。有人信旧教,有人信新教,有人信安息日派,有人信鞭身派,有人信教堂派,有人信反教堂派...
  • 第411页
    “我怎么能同意不去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呢?我只有一句话要说,那就是我是不自由的,而她是自由的。” 这句话放在这里莫名地让人感动。
  • 第406页
    西蒙松具有男人的气质,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受自己的思想的指导和支配。诺沃德沃罗夫的气质却带有女性的特征。他们的思想活动一部分倾向于如何达到由感情决定的目标,另一部分则是为了证实由感情产生的行为是正确的。

骆驼祥子 (1)

  • 第81页
    从虎妞找上门来和祥子碰面,到祥子买了酒没马上喝、反倒趴在被窝里想了很久之后一口闷,这段的描写可谓非常传神!老北京的三海在夜空里流露出上个世纪的悲凉,而碰面的两个人就在那里,各自的心事都与月光下“傻白”...

荒原狼 (5)

  • 第155页
    这种感觉类似人们从用可卡因麻醉的口腔中拔出一颗牙时的感觉;人们既感到轻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时又感到惊讶,怎么一点不疼呀。
  • 第98页
    当一个人并不是由于牙痛或丢了钱,而是因为他忽然在某个小时里感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整个人生是怎么回事而悲伤时,那么他是真正的悲伤,这时他与动物就有些相似之处——这时他样子悲伤,却比以往更真诚、更美。
  • 第96页
    不管这是高度的智慧还是最简单的天真幼稚,谁能尽情享受瞬间的快乐,谁总是生活在现在,不瞻前顾后,谁懂得这样亲切谨慎地评价路边的每一朵小花,评价每个小小的、嬉戏的瞬间价值,那么生活就不能损害他一丝一毫。 ...
  • 第96页
    你瞧,孩子,这是鸭腿,把这亮晶晶的漂亮腿肉从骨头上剔下来,这简直是一件乐不可支的事,一个人这样做的时候,就会馋涎欲滴,会打心眼儿里感到既紧张又快乐,就像一个情人第一次帮助他的姑娘脱衣服时一样。 人生好...
  • 第53页
    你不会缩小你的世界,不会简化你的灵魂,相反,你将把越来越多的世界、乃至整个世界装进你痛苦地扩大了的灵魂中,然后也许就此终止,永远安息。

悉达多 (1)

  • 第168页
    任何体验如果未达到极致并终归寂灭,都会重新出现,悲哀总会回归。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4 1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