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藿倾对《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笔记(9)

葵藿倾
葵藿倾 (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起飞)

在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书名: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作者: [德] 尼采
  • 页数: 390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01
  • 第1页
                                                        隐喻作为一种哲学思想方式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0.15-1900.8.25),德国著名哲学家、诗人和散文家,在西方文化史中是一位承前启后的人物。在尼采的所有著作中,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下简称《查》)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在其思想自传《瞧,这个人》中,尼采说《查》意味着他一生事业中“肯定”部分的完工,剩下的就只是否定部分了,即“重估过去一切价值,进行一次伟大的战争”。尼采说:“在我的著作中,《查》一书占有特殊的地位,它是我给予人类的前所未有的最伟大的馈赠。”换言之,唯有《查》提供了尼采最完整的正面学说或教诲。如此,《查》可谓是尼采最核心的著作。
    这样核心的著作是一部如诗般的戏剧,书中以查拉图斯特拉的漫游为线索,讲述了他内涵丰富的思想,这些思想通过诗一般的语言显现。书中还充斥着大量的意象,从人类、动物到其他自然物样样俱全———孩子、小丑、掘墓人、隐士、牧人、国王、骆驼、狮子、鹰、蛇、乌鸦、驴、太阳、高山、湖海、空树、棺材……这些缤纷的意象,随时出现在查拉图斯特拉的言辞及种种或实或虚的场景中,建构着一个又一个意义莫测的隐喻、象征、寓言、戏仿,最终, 这一切构成了《查》书舞蹈般的华丽技巧和谜一般的叙事风格,同时也构成了阻挡阅读的一道道坚厚的屏障。
    关于运用如此多隐喻的手段的隐晦表达形式,尼采本人的观点是“对于真正的诗人来说,隐喻不是修辞手段,而是取代某一观念真实浮现在他面前的形象”。尼采坚持运用隐喻的手法来呈现他神秘莫测的哲学思想,同时拒绝清晰直白的表述,在当时有人提议尼采对书中的隐喻做些明确的解释时,尼采勃然大怒并断然拒绝。显然,隐喻对于尼采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种哲学思想方式,它并不用来修饰某些言辞,而是作为一个哲学观念的替代体存在。如此,尼采通过种种隐喻的组合形成了他实际哲学思想背后一个庞大的隐喻建构。这个建构的核心体现就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书。
    2012-10-15 15:25:24 回应
  • 第17页
           1、查拉图斯特拉下山了。在精神与孤独中享受了十年的斯特拉,决意走向人类。
    于是在清晨对着太阳高呼: “你这伟大的天体!假如你没有你所照耀的一切,你的幸福何在!
    十年了,你来到这里,来到我的洞穴:要是没有我,没有我的鹰与蛇,你会慢慢厌倦这光芒、这道路吧。”
    2、老圣人劝告斯特拉:“不要去人类那里,留在森林里吧!”因为,“对人类的爱会要了我的命”,现在他爱上帝了。可是斯特拉却在内心说,上帝已经死了。
    “你生活在孤独中时,就像在大海里一样,大海负载着你。”
    3、斯特拉对众人如是说,我教你们超人。人是应该被超越的东西。
    “对人类来说,猿猴是什么东西?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对超人来说,人也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我恳求你们,我的弟兄们,忠实于大地,不要相信那些向你们谈论超越大地之希望的人!那是投毒者,无论他们自己知道与否。”
    “真的,人是一条污水河。你必须是大海,才能接受一条污水河而不致自污。”
    “你们可能有的最伟大经历是什么?是伟大轻蔑的时刻。在那样的时刻,你们甚至你们的幸福,还有你们的理性和德性,都会使你们感到厌恶。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幸福有何用!它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但是我的幸福应该证明此在本身是合理的!”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理性有何用!它渴望知识不就像狮子渴望食物一样吗?它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
    那时候你们说:“我的德性有何用!它还没有使我狂热起来。我多么厌倦我的善和我的恶。所有这一切都是贫乏与肮脏,以及可鄙的舒适!”
    4、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人是一根绳索,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 一根悬于深渊之上的绳索。
    一个危险的前瞻,一个危险的中途,一个危险的后顾,一个危险的战栗和停留。
    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一个过渡,也是一个沉沦。
    我爱那些不懂得生活的人,假如他们不是沉沦者,那他们就是超越者。”
    “我爱那种挥霍自己灵魂、不愿意接受感谢、也不回报的人:因为他始终赠与,不要保全。”
    “我爱那灵魂过于丰富,以致忘却自我,而且集万物于一身的人:所以万物变成了他的沉沦。
    我爱那具有自由精神和自由心的人:所以他的脑袋只是他的心之内脏,但是他的心却驱使他走向沉沦。
    我爱所有那些像沉重的雨点一样一滴滴从乌云中朝人类头顶上落下的人:它们宣告闪电将临,然后作为宣告者毁灭。”
    5、最后的人发明了幸福。斯特拉却认为“最后的人”是“最可轻蔑的东西”。
    6、走钢丝的人失足坠落,血肉模糊。斯特拉告诉他,“一切都不存在,没有魔鬼,没有地狱。”
    你所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没有魔鬼,没有地狱。你的灵魂将比你的躯体死得更快:现在什么也不要再害怕了。
    7、人的此在令人恐惧,而且毕竟毫无意义:一个滑稽演员就能够把它变成厄运。
    斯特拉教给人类存在的意义,走向超人。
    8、魔鬼和饥饿袭击着斯特拉。
    9、斯特拉明白了一个新的真理,要寻找活着的新的同伴——创造者。
    创造者寻找的是同伴而不是尸体,也不是羊群和信徒。创造者寻找的是共同创造者,他们把新的价值写在新的碑上。
    但是我要向你告别,时间到了。在曙光与曙光之间,我得到了一个新的真理。
    10、——查拉图斯特拉的沉沦就此开始。
    2012-10-15 15:40:50 回应
  • 第20页
        1、读后感:
    第一次变形:精神因其对世俗或知识的追求而负重累累,如同疲惫的骆驼一般下跪,不得不行走在荒凉的沙漠中。
    第二次变形:精神终于从“我应该”中跳脱,而朝向“我要”,体现了如同狮子一般渴望超越的自由。
    第三次变形:做创造的游戏,从丧失的世界里获得重生,狮子变成了小孩。
    2、原文摘抄:
    “我向你们说出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骆驼,骆驼如何变狮子,最后狮子如何变小孩。”
    “精神,忍辱负重而内含令人敬畏之物的强健精神,有许多重负:其强健渴望重的和最重的负担。......像满载的骆驼匆匆走入沙漠一样,它匆匆走入它的沙漠。”
    “创立新的价值——甚至连狮子也还做不到;但是为自己创立新的创立的自由——这却是狮子力所能及。”
    “小孩是无辜与遗忘,一个新的开端,一场游戏,一个自转的轮子,一个最初的运动,一个神圣的肯定。”
    2012-10-17 21:46:54 回应
  • 第23页
    智者之上的智者
    ——美德与睡眠
    智者如是说,睡眠是美德的主人,睡眠的人拥有美德。因为“须整个白昼清醒才有晚上的睡眠”,白日之所为,要有十次克制,十次宽恕,十条真理,十次心安理得的笑,才能善于睡眠。
    而查拉图斯特拉说,智者的智慧意味着清醒是为了安睡。人们追寻智慧,只是在寻求安睡与促进安睡的罂粟花。智慧仅仅是无梦的睡眠吗?生活没有什么更妙的意义吗?
    2012-10-18 17:20:21 回应
  • 第27页
    痊愈者的眼泪
    那时候在我看来,世界就像是梦,像是一位神的诗;一位不知满足的神眼前的彩色烟幕。.......对于受苦受难者来说,不看自己的痛苦,迷失自我,是醉的欣喜。我曾经以为,世界便是醉的欣喜和迷失自我。
    可是,“彼岸世界”是人类完全看不见的,那个去人性化的、非人性的世界,它是一个上天的无。......痊愈者的眼泪仍然是病和有病的身体所致。
    2012-10-22 17:12:05 2人喜欢 回应
  • 第30页
    本我与自我
    身体是一个大理性,是一种意义的多样性,是战争与和平,羊群与牧羊人。
    感官之感觉,精神之认识,本身绝无尽头。可是,感官和精神想要说服你,它们是万物的终端:它们如此虚荣。
    感官和精神是工具和玩具:在它们背后还有“自己”。
    ......“自己”始终倾听和搜寻:它比较、战胜、征服、摧毁。它统治,甚至是“我”的统治者。
    从事创造的“自己”为自己创造了敬重与轻蔑,它为自己创造了快乐和痛苦。从事创造的身体为自己创造了精神,作为其意志之手。
    2012-10-22 17:16:03 回应
  • 第33页
    失去了欢乐与激情的美德会成为什么?
    它是一种我所爱的世俗美德:其中没有什么智慧,最缺的便是所有人的理性。
    人类是某种必然要被超越的东西:所以你应该爱你的美德,——因为你将因这些美德而死去。
    2012-10-22 17:18:09 回应
  • 第36页
    1、原文摘抄:“谁现在得了病,时下的恶便落到他头上:他要用使他痛苦的东西来使人痛苦。可是曾经有过其他的时代,有过别的善恶。”
    2、读后感:尼采作为先知,总是在孤独中以颠覆现实的眼光看待所处的时代。
    既惊世骇俗,又谆谆善诱。在尼采看来,罪犯之罪,为一个人心中的病痛所引发,又为时代的标准所判定,而一个人心中的病痛,又正是时代的顽疾所致。因此,善恶是相对的,罪犯是苍白的,而其他的时代,又是值得召唤的。
    2012-10-31 10:46:30 回应
  • 第39页
    读写与乌合之众
    1、读后感:
    此文如暮鼓晨钟,振发心灵。尼采以不朽的标准论读写,在庸碌的我辈,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然而生存艰难,曲高和寡。繁荣的图书市场,熙来攘往,不乏名利双收的败坏书写者,却阅读者甚众。畅销在于迎合,而经典在于引领。在如今的世界里,谁愿意、谁又能够以殉道者的热忱去做这一项孤绝的不朽事业呢?
    2、原文摘抄:
    在一切书写中,我只爱一个人用自己的血写下的东西。用血书写吧:你将体验到血是精神。理解陌生的血,也许不太容易:我恨懒散的读书人。——尼采《论读写》
    每个人都可以学习读书,长此下去不仅败坏了书写,而且损害了思想。精神曾经是上帝,然后它变成了人,现在它竟然变成了乌合之众。用血和格言书写的人是不要被人阅读,而要被人背诵的。——尼采《论读写》
    我们和玫瑰花蕾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它因为有一滴露水躺在自己身上就颤抖起来。真的:我们热爱生命,不是因为我们习惯于活命,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爱中总是有某种疯狂。但是疯狂中始终还有某些理性。——尼采《论读写》
    人们不是以愤怒,而是以笑杀戮。——尼采《论读写》
    2012-10-31 11:04:21 1人喜欢 回应

葵藿倾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9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