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注销]对《华氏451》的笔记(11)

华氏451
  • 书名: 华氏451
  • 作者: (美)雷·布拉德伯里
  • 页数: 196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10
  • 第16页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我们的人口太多了,他心想。我们有几亿人,这个数字太大了,人人漠不相识。陌生人跑来侵犯你,陌生人跑来剖开你的心,陌生人跑来抽你的血。老天,这些人是什么人?我这辈子从没见过他们!
    引自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2012-12-08 22:56:17 回应
  • 第66页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给他们填满不易燃的信息,拿“事实”喂饱他们,让他们觉得胃胀,但绝对是信息专家。这么一来,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在思考,明明停滞着却有一种动感,他们就会快乐,因为这类事实不会变化。别给他们哲学、社会学这类狡猾易变的玩意,往那方面思考就会忧郁。
    引自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2012-12-08 23:01:48 2人喜欢 回应
  • 第84页 第二部分 筛子与沙子
    童年时期,一个亮蓝炙热的夏日里,他曾经坐在海边一座灰黄的沙丘上,拼命想把一个筛子装满沙子,因为有个刻薄的表哥说:"把这筛子装满,你就可以得到一毛钱!"结果他装得越快,沙子也热烫烫的唰唰漏得越快。他的手累了,而沙子烫人,筛子是空的。坐在七月中的骄阳下,他感到泪水无声淌落他的面颊。
    引自 第二部分 筛子与沙子
    2012-12-08 23:07:37 回应
  • 第90页 第二部分 筛子与沙子
    书只是储存许多我们生怕自己会忘却的东西的一种容器。书本身毫不神奇,神奇的是书上说的东西。
    引自 第二部分 筛子与沙子
    2012-12-08 23:09:42 回应
  • 第7页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噢,”她说,“我十七岁,而且是个疯子。我舅舅说这两样向来是一伙的。他说,旁人问你的年纪,你就说十七岁而且是个疯子。”
    引自 第一部分 炉灶与火蜥蜴

    I'm seventeen and I'm crazy. My uncle says the two always go together. When people ask your age, he said, always say seventeen and insane.

    2012-12-08 23:12:39 回应
  • 第153页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太阳天天燃烧。它烧掉了时间。就算没有它的助纣为虐,世界照旧仓促轮回,绕着它自个儿的轴心旋转,而时间忙着燃烧岁月和人。
    引自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2012-12-09 00:08:20 回应
  • 第169页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小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他是个雕刻师傅。他非常仁厚,非常博爱,他帮忙清扫我们镇上的贫民窟,还做玩具给我们,他一辈子做了数不清的事,他的手从没停歇过。他去世后,我突然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为他而哭,而是为他做过的那一切而哭。我哭,因为他再也不会做那些事了,他再也不会雕刻木头,再不会帮我们在后院养鸽子,或是像他原来那样拉小提琴、说笑话给我们听了。他是我们的一部分,他死了,一切动作也死了,而没有人像他那样做那些动作。他是个个体,是个重要的人,我始终忘不了他的死。我常想,因为他死了,多少美妙的雕刻永远不会诞生了。这世界少了多少笑话,多少自家养的鸽子不再被他的手抚摸。他塑造了世界,他贡献了世界。他去世的那一夜,世界上损失了千万个仁善的动作。
    引自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2012-12-09 00:14:58 2人推荐 11人喜欢 回应
  • 第170页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人死后必留下一些东西,我爷爷说。一个孩子,一本书,一幅画,或是盖了一栋屋子,一面墙壁,做了一双鞋,或者栽了一座花园。你的手触碰过某样东西,那么死后你的灵魂就有地方可去,人们看见你载种的那棵树或那盆花,而你就在那儿。做什么事并不重要,他说,只要在你的手拿开之后,你触碰过的东西从原样变成了一件像你的东西。
    引自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2012-12-09 00:18:34 1人推荐 10人喜欢 回应
  • 第171页 第三节 烈焰炽亮
    别要求保障,别要求安全,世上根本没有这种动物。
    引自 第三节 烈焰炽亮
    2012-12-09 00:20:28 回应
  • 第173页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因为在仅余的时间的百万分之一刹那里,她看见自己的脸反映在一面镜子上,并不是映在一只水晶球上,而且那是那么一张狂乱虚空的脸孔,独个儿孤零零在房间里,没有触及任何东西,饥饿得拿自己果腹,由此她终于认出那是她自己的脸,于是她迅速抬头望向天花板,而同时,天花板和整栋旅馆建筑倾塌在她身上,带着她和百万磅重的砖块、金属、灰泥、木材与下层蜂巢中的其他人会合,一起疾速坠入地窖,而爆炸就在那儿蛮横地摆脱了他们。
    引自 第三部分 烈焰炽亮
    2012-12-09 00:26:15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