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看山对《在适当时刻》的笔记(2)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读过 在适当时刻

在适当时刻
  • 书名: 在适当时刻
  • 作者: (法) 莫里斯·布朗肖
  •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2
  • 没有章节

    在空间中的注视

    我不断注视她,对自己说:原来这便是我惊讶的原因。p4

    【“注视”的抽象化、注视的“我”的消解】“这”是在指代什么?是“注视”?是“她”?还是“我注视她”?我觉得可能是“注视”,一种给予观看、沉思巨大可能且超越主体性(非人?非我?impersonal )的行为,在“我”沉浸其中的时候,

    某些本质的只能在我的要求下才能参与的东西被遗忘了p6
    如果说它任由我思量,我却只能消失。p6

    在对朱迪特的“注视”中,线性时间被嘲讽流年的可能性所取代,“我”注意到朱迪特似乎几乎没有变化,虽然那精致的面庞和年轻的气质让“我”心生焦虑,但最终这种“注视”跃入记忆之中,成为生命间间的联系:

    当我可以从记忆深处注视她的时候,我被托起、带向另一个生命。是的,一个奇怪的活动向我推进,一种未曾遗忘的可能性,它嘲弄流年,其四射的光芒穿透最黑暗的夜晚,一种忽视一切的力量,面对它无论是惊讶还是悲苦都无能为力。p5

    即便没有在第一时间参透,再次回忆这种“注视”的时候,就会发现瞬间的感受(不论是人与人的相遇,还是个人的肉体痛苦),与人之间隔着“时间夹层”,“于数世纪前发生并延续数世纪的”(p7)。

    当然也必须要有客观的环境,她的样貌、话语,“但是她,我看不清”(p9),同样,房间的布局、样式,“但我想不到用何种言语对其进行描述”(p10)。

    尽管我必须援引其话语并展现其存在,透过那如此神秘却仍然属于生者的外部境况,有一种令我恐惧的暴力。p9

    【朱迪特的“注视”与“注视”的代价】朱迪特坦白了在阴影中对“我”的注视,然而要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到“我”的“真相”(这个翻译有些奇怪,但真实面目又偏向贬义),那就要“保持隐身,即便必须隐没于最绝望的冰冷和最决绝的分离的谨慎中”(11)

    可是她,据她所言,看见了我。p11

    克劳迪娅终于回来了,我们的小说也算是有了一些故事情节。看来是“我”和克劳迪娅分开后的重逢,两方的神经都很紧绷,但是,

    这能够被称为一场斗争吗?至少,不是在和她斗争。我不能在那样的时刻将她转移到我自己的中心,她属于另一个人。她于是只能存在于边界,在种种困难变得活跃和真实的界限处。这并不意味着她不重要。相反的,从她自由存在的这个边界,她向我吹送来这些令时间麻痹的忧虑。这种麻痹是她的胜利,这种惰性成就我的战斗。p17

    【空间】“划分”不再按照现在怎样、过去怎样,而是按照一种空间上(地理上?)的概念展开,这也成就了“我”对自我中心的担忧与“边界”这个概念的产生(“我”始终在进行抽象的生产,能把和女房客的见面当做哲学凝视,把和女友重逢当空间斗争)。房间也成为了一种抽象的空间概念、对于处于其中的双方来说都没有确定感的空间。

    当然,这是一个房间,但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房间,确定感不能存在于这四壁之内;何种确定感?p13

    之前对“我”来说,其中的床、沙发和小家具充分的表现了世界(p10),而现在,“我”觉得克劳迪娅,受到奇怪念头的指引,强调房间的归属,她要成为“令人嫉妒的唯一的女主人”(p17),要将“我”从中抽离出去。

    公寓只有一条走廊将其分成两个区域,而她却时不时地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荒芜的空间;在这里,不是我们感到自己是孤单的,而是她是单独的、唯一的此地的真实,唯一拥有生命的丰饶和坚持不懈的存在,这才是令人印象深刻之处。

    作者把这种因重逢而产生的摩擦用空间展现了出来,同时也给予进一步思考主体的机会,

    我似乎缓过神来,找回一个孤独、遥远、散落且在时间面前后退的自我,它不用“你”称呼任何人,而且面对它任何人也不能说“我”。p19

    主体性在尝试与他人建立联系(“我”大概是对克劳迪娅抱有好感,但女方显然是认为无法再更进一步p27,对“我”怎么想也毫无兴趣p28)的同时又在自我封闭、自我抽离,是“我”感受到了权力被剥夺(p20)、被忽视(p27),是“我”在寻找自我的同时有意识地取消自我,而这就是“我”无法确知的东西,

    在这一刻我感到一种压迫,它来自周围情境引发的一种令人吃惊的某种对似曾相识的唤起,这种压迫因其中某些我无法确知或追溯的东西而变得更加难以承受,它以一种不是为了警告而是为了忽视我的仓促袭来。p27(最后一句的翻译不好,仓促是在说压迫来得快,还是它并不是很有“把握”?)

    克劳迪娅在进行了一段极具戏剧效果的独白(“我们是孤独的。但是您比我更孤独!”p30)之后,“我”再次强调了自身的超越性,

    我觉得她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但实际情况我可不会对此有任何保证。p30

    就这样形成了两人在房间这个空间内部“形成的某种未被泄露的未知”(p31)。然而,“房间的门开了”(p30),这轻微而遥远的声响成为了具有极大破坏性的事件,因为,

    其突然发生在我们视线所不及的几步之遥,却又是在那黑暗的现实空间里。这种怪异源自一种在我们的言语中暗自成形,或是我们本可以在内部镇定地搅动的某种未被泄露的未知;可它不但现在令我吃惊,更令她感到恐惧;与此同时我们突然注意到出现在我们身后窗外空辽的黑夜里映射出的隐藏在我们思维背后冰冷而可怖的生命真相。p31

    内部的空间泄露到房间空间里。自我有内部空间,人与人之间的注视也是空间联系,不过最后,

    我任由自己孤立无援地困在两个寂静之间,一个是分离的、放逐的,迷失在一个荒芜的远方;另一个是贪婪的,充满占有欲而不可动摇的[......]她既不介意我的在场也不担心被跟随p32-33

    2017-12-16 18:51:25 回应
  • 没有章节

    在《文学空间》中,布朗肖谈及“死亡”。它是“确知的”同时又是“不可靠的”,没人可以逃避死亡,但是作为一个生存着的人去思考死亡常常充满了疑虑,因为死亡是对生存的否定。他区分了两种死亡,一种是“忠于己而死亡”,即将死亡当作自我特点的最大表现,使得自我脱离海德格尔所谓的“常人的沉沦”,另一种是“忠于死亡的死”,即将自我从死亡中抽离,使后者成为非个人的、不确定的、非实在的。这种观点指出了“内在性”的真正基础在于“外部”。(德勒兹所谓的imperson就是为了生成所有人,所谓的生成-不可感知就是为了感知所有,非个人的生命力量才能是逃逸线)这种“外部”不是与“内在性”相对立的“外在性”,而是“构成了内在与外在的‘对立’等级得以可能的深层的条件和异质的空间”(姜宇辉《德勒兹身体美学研究》18)

    在空间中的注视

    我不断注视她,对自己说:原来这便是我惊讶的原因。p4

    【“注视”的抽象化、注视的“我”的消解】“这”是在指代什么?是“注视”?是“她”?还是“我注视她”?我觉得可能是“注视”,一种给予观看、沉思巨大可能且超越主体性(非人?非我?impersonal )的行为,在“我”沉浸其中的时候,

    某些本质的只能在我的要求下才能参与的东西被遗忘了p6
    如果说它任由我思量,我却只能消失。p6

    在对朱迪特的“注视”中,线性时间被嘲讽流年的可能性所取代,“我”注意到朱迪特似乎几乎没有变化,虽然那精致的面庞和年轻的气质让“我”心生焦虑,但最终这种“注视”跃入记忆之中,成为生命间间的联系:

    当我可以从记忆深处注视她的时候,我被托起、带向另一个生命。是的,一个奇怪的活动向我推进,一种未曾遗忘的可能性,它嘲弄流年,其四射的光芒穿透最黑暗的夜晚,一种忽视一切的力量,面对它无论是惊讶还是悲苦都无能为力。p5

    即便没有在第一时间参透,再次回忆这种“注视”的时候,就会发现瞬间的感受(不论是人与人的相遇,还是个人的肉体痛苦),与人之间隔着“时间夹层”,“于数世纪前发生并延续数世纪的”(p7)。

    当然也必须要有客观的环境,她的样貌、话语,“但是她,我看不清”(p9),同样,房间的布局、样式,“但我想不到用何种言语对其进行描述”(p10)。

    尽管我必须援引其话语并展现其存在,透过那如此神秘却仍然属于生者的外部境况,有一种令我恐惧的暴力。p9

    【朱迪特的“注视”与“注视”的代价】朱迪特坦白了在阴影中对“我”的注视,然而要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到“我”的“真相”(这个翻译有些奇怪,但真实面目又偏向贬义),那就要“保持隐身,即便必须隐没于最绝望的冰冷和最决绝的分离的谨慎中”(11)

    可是她,据她所言,看见了我。p11

    克劳迪娅终于回来了,我们的小说也算是有了一些故事情节。看来是“我”和克劳迪娅分开后的重逢,两方的神经都很紧绷,但是,

    这能够被称为一场斗争吗?至少,不是在和她斗争。我不能在那样的时刻将她转移到我自己的中心,她属于另一个人。她于是只能存在于边界,在种种困难变得活跃和真实的界限处。这并不意味着她不重要。相反的,从她自由存在的这个边界,她向我吹送来这些令时间麻痹的忧虑。这种麻痹是她的胜利,这种惰性成就我的战斗。p17

    【空间】“划分”不再按照现在怎样、过去怎样,而是按照一种空间上(地理上?)的概念展开,这也成就了“我”对自我中心的担忧与“边界”这个概念的产生(“我”始终在进行抽象的生产,能把和女房客的见面当做哲学凝视,把和女友重逢当空间斗争)。房间也成为了一种抽象的空间概念、对于处于其中的双方来说都没有确定感的空间。

    当然,这是一个房间,但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房间,确定感不能存在于这四壁之内;何种确定感?p13

    之前对“我”来说,其中的床、沙发和小家具充分的表现了世界(p10),而现在,“我”觉得克劳迪娅,受到奇怪念头的指引,强调房间的归属,她要成为“令人嫉妒的唯一的女主人”(p17),要将“我”从中抽离出去。

    公寓只有一条走廊将其分成两个区域,而她却时不时地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荒芜的空间;在这里,不是我们感到自己是孤单的,而是她是单独的、唯一的此地的真实,唯一拥有生命的丰饶和坚持不懈的存在,这才是令人印象深刻之处。

    作者把这种因重逢而产生的摩擦用空间展现了出来,同时也给予进一步思考主体的机会,

    我似乎缓过神来,找回一个孤独、遥远、散落且在时间面前后退的自我,它不用“你”称呼任何人,而且面对它任何人也不能说“我”。p19

    主体性在尝试与他人建立联系(“我”大概是对克劳迪娅抱有好感,但女方显然是认为无法再更进一步p27,对“我”怎么想也毫无兴趣p28)的同时又在自我封闭、自我抽离,是“我”感受到了权力被剥夺(p20)、被忽视(p27),是“我”在寻找自我的同时有意识地取消自我,而这就是“我”无法确知的东西,

    在这一刻我感到一种压迫,它来自周围情境引发的一种令人吃惊的某种对似曾相识的唤起,这种压迫因其中某些我无法确知或追溯的东西而变得更加难以承受,它以一种不是为了警告而是为了忽视我的仓促袭来。p27(最后一句的翻译不好,仓促是在说压迫来得快,还是它并不是很有“把握”?)

    克劳迪娅在进行了一段极具戏剧效果的独白(“我们是孤独的。但是您比我更孤独!”p30)之后,“我”再次强调了自身的超越性,

    我觉得她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但实际情况我可不会对此有任何保证。p30

    就这样形成了两人在房间这个空间内部“形成的某种未被泄露的未知”(p31)。然而,“房间的门开了”(p30),这轻微而遥远的声响成为了具有极大破坏性的事件,因为,

    其突然发生在我们视线所不及的几步之遥,却又是在那黑暗的现实空间里。这种怪异源自一种在我们的言语中暗自成形,或是我们本可以在内部镇定地搅动的某种未被泄露的未知;可它不但现在令我吃惊,更令她感到恐惧;与此同时我们突然注意到出现在我们身后窗外空辽的黑夜里映射出的隐藏在我们思维背后冰冷而可怖的生命真相。p31

    内部的空间泄露到房间空间里。自我有内部空间,人与人之间的注视也是空间联系,不过最后,

    我任由自己孤立无援地困在两个寂静之间,一个是分离的、放逐的,迷失在一个荒芜的远方;另一个是贪婪的,充满占有欲而不可动摇的[......]她既不介意我的在场也不担心被跟随,她就这么走进门厅而后进入卧室,后者的门再次关上。p32-33

    从克劳迪娅那里出来后,外部的场所出现了“反常”的变化(虽然之前没有对外部场所进行过描写)

    我非常清楚地看见整个场所在怎样的光线下展开,这些道路在这样的时刻逐渐展开,不是像我们以为的那样鬼祟躲闪,而是充满极为友善的亲切感;这是世上最美好的时刻,在此刻任何人都能愉悦承受永恒的生命。p33

    时光变得可以触及,主体成为脱离于时间流逝之外的,经历了时间而没有受到伤害,了解了自己之后又忽视自己

    这一切曾持续,那古老的滑稽剧:最后的时刻,幸福的时刻,却从未是真正最后的时刻。p34

    在第34页,“我”在夜晚再次重新回忆,再次重新构建了当天的空间,“我”回到那个公寓,“我的在场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迁移’”,模糊的话语、面孔使得“我”逐步滑向睡眠,然而迎接“我”的是寂静。

    即便是在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此刻,我只掌控我的话语,而不是我的所见。p37

    “等待”不是时间的流逝,而是一种持续地维持事物原状的努力。(p38)

    一切均是为了那一个时刻,后者通过将视野限制在一个特别短暂的时间内而赋予其一种非凡的重要性。p39

    视野、视界被用于“时间”之上,“我”在思考“在场”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它正在继续”(p39),还因为对于那些过去的事件,“我仍能从其中辨别出一种大大超越其表象和其过去的深渊回音遥相呼应的权威性”(p39)。

    说到底,她的嗜好是监视我,而我沉迷于逃离她[...]在一个表面上看来如此虚假的情况下,这种自然大方更像是一个由回忆施加的魔咒,一个关于那些更加不真实的存在者的真相的回忆。p40

    所谓“更加不真实的存在者”可能就是之前所提到的“我在消失”的结果。

    这些时刻在我的存在中没有任何位置,因为它总是被缩减至一个时刻:独一无二的时刻,带有别样的愉悦感与重要性,令我感到全部的空间,从最远的到最近的,整个被某个鲜活图像的现实感所占据并为我按照这个广博图像的尺寸展现这个世界。p41

    空间→图像

    第41页说“我看到这样的画面”,然而42页并不是一个“画面”,可能是一个有着火焰、比较香艳的场景?

    局面的必要性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将我们置于这同一个屋檐下,在这个如同手帕般大小的公寓内企图通过各个角落来回避对方是荒谬的。导致我们彼此投向对方的风险源于谨慎和自持,而非一种对现实的坦然承认。p43

    同居之后总会有那么一个时刻,曾经的“友爱的习俗”(可能就是指像42页的香艳场面)会被超越,虽然说不清是具体那一时刻,“但是就在同一天的这个早晨,我感觉它们已经消失了”,快是快了点,但就是这样。公寓的空间划分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产生了紧密联系。

    第44页显示克劳迪娅应该是一个歌唱家,然而是一个“卓越而无趣的,对自己的真正才华一无所知的歌唱家”(p44),“她并没有在真正演唱,而是在探寻某种作为开端的事物,一种属于她自己的歌唱的希望”(p45)

    第46页Es fällt kein strahl,Strahl应大写。来自Heinrich Heine的Buch der Lieder(1827)XVIII.

    她从不对我要求什么,她避免对我的质疑[...]不将她们的生活以超过我所期待的限度强加于我[...]她以难以觉察的方式在我们之间放置了一种富有保留的矜持,这比任何墙壁都令人更为自由,因为我的目光总能穿透到屏幕之后找寻她,然而在目前,当他发现她正在思考她的衣着打扮时,他除了“就是她”之外什么也意识不到,后者很自然地不可能将已四分之三的衣服褪去。(p47)

    很奇怪的是出现了“他”,而且翻译好像有一点问题。

    我曾在一个特别的时刻特别的日子要求某种帮助,徒劳地。(p49)
    我们还能够走得更远吗?更远!而我们恰恰就身处于这更远处。欲望需要我们走得更远?欲望还妄图永恒呢。(p50)
    后续?不幸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故事。(p51)

    故事让读者想要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而小说是“已经发生了某个事件”。

    它不会禁止我什么,也不会和空间产生任何摩擦,更不会随着我的心愿行事,但是,当时刻来临,它却穿越无数的深渊将我散落其间——然而这才是其古怪所在:变幻诡谲,它于我而言却仍未超越那一个震颤的真相。(p51)

    “它”指“震颤”,但是“震颤”又是什么,不得而知,它带有“强大、暴烈与诙谐力量”(50),并且使“我”倒地,有点像某种病症发作。

    我不想用真相来污蔑那些比真相更为真实的事物——况且,我也不是评判者。言语并不属于我。(p55)
    2018-05-25 13:24:48 1人喜欢 回应

王看山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19条 )

北方的观念
1
中世纪的信仰
1
文化记忆与身份认同
1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Novel in English
1
Mirror on Mirror
1
Encyclopedia of Contemporary Literary Theory
1
The Literature of Reconstruction
1
The Cambridge Introduction to Postmodern Fiction
1
叫魂
1
Natural Supernaturalism
1
The Godwinian Novel
1
Sacred Journeys
1
Pilgrimage and Literary Tradition
1
Travel and Modernist Literature
1
The Proper Lady and the Woman Writer
1
The Romantic Reformation
1
Shelley's Mythmaking
1
Medieval Literature
1
天路历程
1
Holy Bible
1
The Norton Anthology of English Literature, Eighth Edition, Volume 2
1
Agrippa and the Crisis of Renaissance Thought
1
English and American Literatures. UTB basics
1
Frankenstein
1
Postmodern Parody in 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
1
Language, History, and Metanarrative in the Fiction of Julian Barnes
1
神圣人
1
Shakespeare and the Body Politic
1
Embodied Cognition and Shakespeare's Theatre
1
身体的神秘
1
中世纪作家和作品
1
Shakespeare and the Medieval World
1
Shakespeare and Comedy
1
莎士比亚:时代的灵魂
1
思想史
1
语言与沉默
1
Der Vorleser
1
语言的圣礼:誓言考古学
1
Biography East and West
1
大家精要:马丁·路德
1
伍尔夫读书笔记
2
叙事的本质
1
Renaissance Posthumanism
1
莎士比亚全集(二)
1
美术、神话与祭祀
1
William Shakespeare
1
巴黎茶花女遗事
1
文学事件
1
英国文学经典重读
1
英国传记发展史
1
The Nature of Biography
1
当代西方文学思潮评析
1
理论的逃逸
1
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 (卷二)
1
哲学的客体
1
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胡塞尔
1
Deleuze and Art
1
传记家的报复
1
青年斯大林
1
Lines of Flight
1
解读后现代主义
1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1
夏洛克是我的名字
2
现代性的五副面孔
1
20世纪俄罗斯文学
1
德鲁兹
1
诺言:多多集(1972-2012)
1
美的六种命名
1
真理与方法(上卷)
1
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十五讲
1
The Wings of the Dove
1
中国新文学的源流
1
中国现代长篇小说名著版本校评
1
俄罗斯思想的宗教阐释
1
地平线
1
The Great Gatsby
1
尼采诗集
1
英汉与汉英翻译教程
1
Mrs.Dalloway
1
诗人
1
密谋
1
古逸丛书
1
阿弗小传
1
邮差总按两遍铃(中英双语珍藏本)
1
夜晚的故事
1
脉搏
1
后现代主义中的学院派小说家
1
A Concise Companion to Contemporary British Fiction
1
后现代主义论丛
1
戏仿
1
后现代主义诗学
1
英美后现代主义小说叙述结构研究
1
马尔特手记
1
反乌托邦三部曲
1
傲慢与偏见
1
简·爱
1
牛津简明英国文学史
1
Temporalities
1
The Oxford Handbook of Global Modernisms
1
The Culture of Time and Space, 1880-1918
1
A Companion to Modernist Literature and Culture
1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Modernism (Cambridge Companions to Literature)
1
Paradoxy of Modernism
1
The Modernist Novel
1
橡皮
1
十九世纪文学主流(第二分册)
1
爱伦·坡哥特小说集
1
欧美现代派文学概论
1
双城记
1
意识流小说家伍尔夫
1
福楼拜的鹦鹉
1
现代主义:一部文化史
1
Virginia Woolf and the Madness of Language
1
外国文学名著批评教程
1
文学理论(第3版)
1
新爱洛伊丝
1
Virginia Woolf
1
《堂吉诃德》讲稿
1
The Diary of Virginia Woolf, Vol. 2
1
The Novels of Virginia Woolf
1
生日信札
1
达洛维太太
77
莎士比亚全集
6
新科学(上下)
4
哈姆雷特
3
传统与个人才能
1
伍尔芙随笔全集(共四册)
1
外国戏剧经典文化诗学阐释
16
Cathay, For the Most Part from the Chinese of Rihaku
5
延异之链
10
卖花女
15
神曲(全三册)
11
潜意识的诠释
17
“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
7
亚瑟王之死
8
戴眼镜的女孩
12
丧家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