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旅社 (3)

  • 第69页
    三个人走下楼梯来到车道上。戈麦斯先生穿得有些土气:洗到已褪色的蓝色棉布衬衫,破旧的深蓝色裤子,脚上蹬了一双旧网球鞋。他脱下又小又旧的窄沿草编呢帽,露出苍白发灰的额头,脸上的皮肤被太阳晒得像死人一般...
  • 第43页
    杰拉德曾经对伦敦很熟悉——最初是学校放假时过来,后来上大学时和朋友一起来,再后来因为战争而离开;这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伟大城市,即使(尤其是)在被轰炸时......最后他彻底离开了,在一个小岛上度过了自...
  • 第15页
    心存疑虑的杰拉德写了一封回信,他说自己目前没有著作代理人(实际上他从来没有过),不过他很乐意考虑他们的提议。在把信丢进卡拉马索帕邮局的黄色邮箱几天后,杰拉德接到了凯特-斯麦斯从伦敦打来的电话,她的声...

走进大文豪的家 (3)

  • 第65页
    吉卜林喜欢贝特曼古宅的花园就像他喜欢古宅本身一样,大部分时间都被他用来设计美化这座花园。他种上了树篱以遮挡外人偷窥的目光,甚至还修整出一个梨树拱门。自1939年后,贝特曼古宅已归国民托管组织托管。
  • 第35页
    塔楼里最终通了电,还修建了一个壁炉。不过萨克维尔-韦斯特很少使用这个壁炉。相反,她常常会多穿几件衣服,或者用毛毯保暖。有时她也打开电暖器,但通常只会使用一个加热片。
  • 第7页
    哈代出生的那间农舍坐落在多塞特郡乡村地带的深处。沿着一条连接几处偏僻人家的乡间小路走上半英里,就来到了哈代的农舍故居。它位于普德尔唐恩森林边缘浓荫蔽日的古老林地中。若不因其是一处文学圣地,这间农舍...

希特勒的私家生活 (3)

  • 第79页
    希特勒希望他的来访者在任何情况下都被这一驾驭自然的建筑伟绩所折服,叹赞不已。1937年11月,时任张伯伦政府枢密院院长的哈利法克斯勋爵前往贝格霍夫别墅拜访希特勒,处理英德关系问题。当时由于希特勒同英国结...
  • 第33页
    由保罗-特鲁斯特设计的餐厅同样强化了希特勒对于他本人及其本党的审视观照态度(见图11)。希特勒觉得原有的餐厅过于狭小,因此下令修建一个大型餐厅,使之一直延伸到总理府后庭园中。
  • 第13页
    早在纳粹势力上台执掌大权之前就对其进行了无情抨击的社会民主党报《慕尼黑邮报》力图揭穿希特勒私生活体面正派的谎言。同年9月21日,该报刊登一篇题为《神秘事件:希特勒外甥女自杀案》的文章。

少爷 三四郎 (3)

  • 第39页
    “你要不要去钓鱼?”红衬衫问了我。他说话柔声细气的,分不清是男是女,听着很不舒服。男人讲话应当像个男子汉,亏他是堂堂大学毕业生,讲起话来还不如我这个读物理学校的有气魄,一介文学士扭扭捏捏的,实在有...
  • 第29页
    学校有值班制度,由教员轮流负责,但貉子和红衬衫例外。我问了其他教师,为何他们和以免除这项应尽的义务,原因是这两人的职等是奏任,真是岂有此理。薪饷领得多,授课时间少,又不必值班,天底下怎有这般不公平...
  • 第21页
    我终于正式到校授课了。第一次走进教室,步上高高的讲台,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别扭。我一面讲课,心里一面想着自己真有资格当教师吗?学生们闹得很,不时扯着喉咙大喊老师,我这个老师实在吃不消。

看不见的爱 (3)

  • 第37页
    葬礼在我从小长大的村庄举行——我父母依然住在那里——村庄离城市12英里开外。我父母竭力反对在城市举办这场葬礼,理由是我与当地任何一所教堂都不熟络。我与许多同龄人一样,打从离家后就疏远了教会组织。但从...
  • 第33页
    艾拉微笑起来。 这时父亲出现在楼梯平台上。他退休前天天穿着正装工作,这导致退休后他除了牛仔服,几乎不穿别的。今天他又穿上了他那件黑色的西服。衣服变合身了,上衣在近期内不会被扣错扣子。“家里的一切都还...
  • 第17页
    母亲一下楼,我就跪在床边上:“艾拉?”我在她耳边低语,“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是爸爸,我还在这里,我保证过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现在也没有离开你。你完全察觉不到我的存在吗?” 艾拉没有反应,没有丝毫迹象...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26 2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