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招人嫌的便当 (3)

  • 第35页
    二月份的大事件,当然是情人节。情人节当天,不论谁都喜气洋洋的吧。大家早上好,都精心准备巧克力了吗?不管是本命巧克力,还是义理巧克力,只等着一会儿送出去~情人节真美好。以前是把巧克力送给喜欢的人,不知...
  • 第19页
    要下雨,还是要放睛......这反复无常的天气。大家中午好!昨天上了夜班,今天白天在家休息。上夜班的时候,我喝到很晚。所以第二天早晨想睡个懒觉。觉得开车好痛苦。就向女儿宣布:“不送你上学了。”
  • 第11页
    梅雨暂时停歇了,今天的天气情况很稳定。各位,今天过得怎么样呢?昨晚,我高高兴兴地和一位年长几岁的人一同喝酒来着。该叫他大哥,还是大叔呢?明明应该是我逗他开心,相反,他好像给我带来了不少快乐。

想牵着你的手,在青山绿水间 (3)

  • 第53页
    几个人把话继续说下去,便讨论到各个小码头上吃四方饭娘儿们的人材与轶事来了。说及其中一些野妇人悲喜的场面时,真使我十分感动。我再也不能孤独的在舱中坐下了,就爬到那个钢灶边去,同他们坐在一处去烤火。
  • 第43页
    小船已到了辰河多滩的一段路,长潭尽后就是无数大滩小滩。河水半月来已落下六尺,雪后又照例无风,较小船只即或可以不从大漕上行,沿着河边浅水处走去也依然十分费事。
  • 第35页
    第一个碰到的原来就是自己的乡亲,我觉得十分激动,赶忙请他进舱来坐坐。可是这个人看看我的衣服行李,大约以为我是个什么代表,一种身分的自觉,不敢进舱里来了。就告我若要找陈局长,可以把船泊到中南门去。

一颗苹果宣布成为星球 (3)

  • 第37页
    五月是 春天的大龄儿童 而六七八月拉着手 不许他当夏天
  • 第23页
    蝴蝶夫人说 做毛毛虫的时候 老娘我 也是软妹呢
  • 第12页
    花落下的时候没死 风捡起花 又丢下 花才死了

成为农夫 (3)

  • 第67页
    在淹水期间的任何时候,总会有1至6名受困的欧罗-拉多居民聚集在淹水河岸的一边,就好像在参加某种团体治疗。他们会借着这个机会骂政府,试图将他们那些令人质疑的房地产购置决定合理化。
  • 第53页
    因此,我迅速地与此事实妥协:美味、健康的本地奶酪,酸奶和巧克力山羊奶冰激凌,不会轻易出现在我的厨房餐桌上。原先的错误观念维持不到一个晚上。这并不是说,当我明白事实上我得一直顾着羊,不能松懈片刻时,...
  • 第11页
    巧合的是,社会似乎也已准备就绪,或者至少认为这种实验具有彻底颠覆性,或者根本不可行。到了2005年我搬到新墨西哥州时,就连一个虽是美国总统但说起话来没条理的家伙,也尝试在国情咨文演说中谈到“生物燃料”。

步履不停 (3)

  • 第65页
    纱月和阿睦把西瓜放在草地上后,又爬上檐廊,进到起居室寻找可以用来敲西瓜的道具。庭院大概有十五坪大,摆着苏铁和柿子等各式各样的盆栽。盆栽是父亲过了六十岁后,在他的一个患者的劝说下开始种的。在我这种外...
  • 第45页
    由香里满脸笑意地看着淳史,但她的眼神比生气时还要锐利。原本在玩钢琴的信夫他们闻到香味,不再玩钢琴,匆匆从洋室里跑出来。“赶紧趁热吃吧,刚炸出锅的最好吃了。”
  • 第25页
    被车挡住一半的“横山医院”的白色招牌映入我的眼帘。父亲停止看诊已经三年了,但还是挂着招牌,想必是认为只要维持旧貌,邻居就会继续称呼他“老师”吧。我猜他是这么想的,十分像他的作风。我撇开视线,按了玄...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26 2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