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江湖笔记 (3)

  • 第67页
    九十年代初那会儿,龙盘虎踞在魏公村的混子主要可以分为四股势力:维帮、藏帮、蒙帮,以及魏公村原住民。这四股势力之间纷争不断,有时还要应付理工大学和气象局等相邻混混团伙的侵扰,常年的战争打下来,进入新...
  • 第35页
    小宋还算机警,在车上用手机偷偷发了个短信,后来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正确的。到了派出所,小宋和那伙计被收走电话关了机,然后被塞进一个院子角落的房间:“等着吧。”
  • 第13页
    那是2000年盛夏的一个中午,小贝勒正在歇晌儿,忽然接到了发小儿好友光头哥的电话。这光头是理工子弟,也算个见多识广处变不惊的老江湖了,可这次在电话里却带着点儿难以掩饰的兴奋和诧异之情:

被误读的创新 (3)

  • 第89页
    福克曼开出了一种未被验证过的新的注射剂。詹妮弗的父亲,一名机械师,给詹妮弗注射了这种药。在一家杂货店工作的她的母亲则抱着她。几个星期以来,他们都在詹妮弗流着泪喊出抗议声中,用针扎入她的胳膊。福克曼...
  • 第21页
    在20世纪40年代,人脑是一个谜。在那时,经过几个世纪的医学研究,人体的秘密已经被揭开,但无需活动部件就能够产生意识的大脑依然是个谜题。
  • 第11页
    并不是所有的创造都要申请专利。书籍、歌曲、戏剧、电影和其他艺术作品是受版权保护的。在美国,版权由国会图书馆的版权办公室进行管理。版权的增长和专利的增长一致。在1870年,注册了版权的作品是5600部。

感觉的自然史 (3)

  • 第175页
    美国国家心理健康学院的研究员发现,患有季节性情绪失调,一到冬天就会抑郁沮丧的人,那时都渴望碳水化合物,因为这能振奋他们的情绪。另一项研究也发现,戒烟者也嗜食碳水化合物,因此对碳水化合物的渴求、血清...
  • 第31页
    动物若无体味分泌,就难以活得长久,因为它们无法标记领土或选择感受力强烈、繁殖力强的配偶。那么人有没有体味分泌?能不能装瓶呢?曼哈顿有些时髦妇女抹着一种称之为“体味”的香水,售价是每盎司300美元,也许...
  • 第3页
    各种文化背景的人都对气味着迷,他们有时以尼亚加拉瀑布式的奢侈方式涂抹香水。丝绸之路开启了西方世界通向东方的大门,而馨香之路则开启了自然的心灵。我们远古的祖先漫步在大地上,穿梭于各种水果之间,以敏锐...

新藤兼人编剧术 (3)

  • 第123页
    影片是在夏季拍摄,很不容易,汗哗哗往下淌。还好,《爱妻物语》最初就把分镜头都画好了,是从大杂院开始拍摄的。副导演三隅研次非常优秀。虽然是第二副导演,但是他与我一起画分镜头图,然后将图分发给摄制组成...
  • 第67页
    在公寓的自家房间里,妻子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已经断了气,丈夫手里拿着短刀,精神恍惚地站在旁边。作为嫌疑犯被拘留的丈夫在法庭上翻供,否认杀人。律师为其洗涮了冤罪。这部影片的导演是大曾根辰夫先生。
  • 第35页
    沟口先生这个人,我认为他是一位名匠,就像那种雕金的人。我感觉他不像是电影导演。他对作品的要求十分苛刻,抠得很细。他的这种意愿很强,所以他要与一个好编剧联手是很重要的。大概是基于这种考虑,他才和依田...

关上门以后 (3)

  • 第75页
    那晚,我结婚的当晚,当我在沐浴后步入卧室时,困惑地发现里面没有人。我推测杰克是暂时离开去打电话了,感到有些恼火:在我们结婚当天,对他来说,有什么事比我更重要?然而,我的怒火很快变成了焦虑,我想起米...
  • 第39页
    在上午十点半,杰克如入学一样谨慎小心地出现在卧室里,告诉我,我们将在十一点准时离开。我并不担心自己无法及时做好准备。我已经冲过了澡,因此三十分钟的时间足够让我穿好衣服并化好妆了。
  • 第31页
    当出差成为我工作的一部分时——为了得到随之而来的自由,我迫不及待地抓住这个好机会——我父母觉得没有我的帮助,不能让米莉回家过周末,但他们会去学校看她。而贾尼丝,米莉的看护会在其余时间照顾她。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6 2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