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fatix对《骑士制度》的笔记(3)

骑士制度
  • 书名: 骑士制度
  • 作者: [英] 埃德加·普雷斯蒂奇 编
  • 页数: 307
  •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11-1
  • 第246页
    在《骑士的封授》中,休爵士对萨拉丁解释说,他作为一名骑士所穿戴的每一件服饰,都有其精神含义:白色的背心,代表纯洁;红色的长袍,代表为上帝与教会流血;黑色的裤管,代表对死亡的记忆;白色的腰带,代表贞洁;踢马刺,代表服侍上帝的渴望;宝剑,代表保护人们免遭罪恶的侵袭;宝剑的双刃,代表正义与忠诚;白色的帽子,代表所有意志力都渴望得到的末日审判时的清白。宝剑形状像十字架,意味着骑士应当攻克上帝的敌人。
    2011-02-06 22:15:33 回应
  • 第40页
    骑士制度并不限于中世纪。我们研究中世纪的骑士制度,只是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在那个时期,人们开始对自己的同胞形成了系统的看法,就个人的个性价值形成了某些概念,对在那个大规模征服的时期里干扰人类生活的损耗与残暴,作出了某些强烈的反应。这些见解和情感再也不像古典时期那样,被封闭在思想家的头脑里,而是在11和12世纪得到了组织和推广。 中世纪的骑士制度既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理想。作为一种制度,它是贵族或军事阶级不成文的规定,它的成员只有正确遵守它的仪式与义务,才能获得和保持自己的身份;作为一种理想,它提供了道德基础,并被教会用来教育激动不安、掠夺成性的征服者,并使其贪婪的本性得以升华。它不是法律,但对习惯法的影响一点也不小。它不是封建制度,与土地使用权及附庸身份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可它还是给土地占有制度提供了某种内聚力,并加强了许多约束力。 在最早的时期里,骑士制度被描述为军事生活中的基督教形式,在那时,尽管它被强大的宗教影响所涉透,但它却代表了教会与异教暴力的妥协。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它失去了自身的道德作用,并转向了唯美主义,变得阳刚不足而矫饰有余;然而,它在任何时期里的最佳榜样,都是鼓励正确的行为,要人们体现出勇猛和文雅;它是中世纪的一个赠礼,这样一种阳刚与文雅的结合,在今天仍然受到珍视。
    2011-02-06 22:18:02 1人喜欢 回应
  • 第45页
    在11世纪,教会便已为骑士制度其加入了宗教内容。对于战争,教会总是感到厌恶,“拔剑者必死于剑下”。在地方性的宗教会议上,教会尽力去限制或暂停每年的战争,但它终究接受不可改变的现状,根据奥古斯丁的正义战争论,“按照上帝的旨意,或其他一些合法权威的命令,某些战争是正义的。”11至12世纪初的教会人员与奥立金和德尔图良时代的反扩张主义相去甚远。P46但值得称许的是,教会一直认为军事征服者的行为是土匪行径。教宗额我略七世(格里高利七世)的一封信证明,教会对皇帝在报复其造反的臣民中所取得的胜利表示出恐惧,认为这是由复仇的欲望所导致的傲慢自大。因此教会希望遏制这种本能,设法使教义渗入到骑士组织内部,把军事暴力转变为对手无寸铁的真理的服务。这一转变的最高榜样就是第一次十字军本身,以及11世纪法兰西在西班牙的十字军讨伐。
    2011-02-06 22:19:29 回应

amorfatix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6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