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作家访谈2 (1)

  • 第1页
    E·M·福斯特 P3 我认为小说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开始写作的时候想好小说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主体事件是什么。当然他也可以在小说写到结尾之前改变他的初衷,确实小说家有可能是这样的,他甚至改变一下为好,不然小...

留住一切亲爱的 (1)

  • 第1页
    P11 “记忆,长成了树在自己还是一颗种子时就知道的形状。”加雷斯·埃文斯 P6 并非所有欲望都能导向自由,但自由是对欲望被承认、被选择、被选择的经验。欲望从不仅仅关于对事物的占有,还有对事物的改变。欲望...

这是不是个人 (1)

  • 第16页
    P16 《见证的艺术》詹姆斯·伍德 索尔·贝娄曾经说过,所有伟大的现代作家都试图定义人性,以便证明还有延续生命与写作的必要。这句话用在普里莫·莱维身上尤为正确,即使我们不是会觉得这是命运强行赋予他的一项..

失明症漫记 (1)

  • 第49页
    P49 我们离开世界太远了,过不了多久就会不知道自己是谁,连叫什么名字也记不清楚说不出来了,对我们来说,名字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没有哪一条狗是通过人们给起的名字认出和认识另一条狗的,它们通过气味确认..

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 (1)

  • 第4页
    P4 我刚刚才意识到:你也许还不清楚“fin”是什么意思。“fin”是个电影用语。说详细一些,它是个法语词,意为“剧终——真是谢天谢地,因为这部电影说不定已经害得你一头雾水,毕竟它出自法国人之手。” P111 ...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