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六吊桥心中未遂 (1)

  • 第98页
    他从来没有深入过任何事物,他唯一深入过的是豆科学的人生。我一直以为他深入的是豆科学的身体,真是糟糕透顶的看错! (10回应)

城邦暴力团(下) (1)

城邦暴力团(上) (1)

  • 第14页
    人总在创造不完美的欢愉,也藉之奋力抵拒着与生俱来的羞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