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作家访谈1 (1)

  • 第1页
    卡波蒂: 多写是唯一利器。 而我自己的理论是:作者应该先殚精竭虑,把自己的眼泪苦干,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开始动手,努力在读者身上唤起相似的反应。换句话说,我相信,任何艺术形态的最高强度都是由一副深思熟虑...

正解 (4)

  • 第158页
    契诃夫不但提倡修改,而且提倡在落笔之前想清楚:“写一个短篇小说,你需要五六天的时间,在这几天里你必须每时每刻都想着它,否则你永远写不出好句子。在下笔之前,每个句子必须在脑子里先待上两天,安静地躺在...
  • 第150页
    那让我们用卡佛的一段话来共勉吧: 我以前的写作教师曾经跟我说,“你做好了忍饥挨饿十年的准备了吗,而且在十年当中,干各种做牛做马的工作,忍受各种回绝、遗弃和挫折吗?如果这样过了十年,你还在写作,你有可...
  • 第84页
    李贺生前诗名平平,临死之前将毕生的诗稿交给好友沈述师,不料沈是个马大哈,一直到李贺去世14年之后的某一个深夜,他喝醉酒弄翻了箱笼,才发现李贺的诗稿,大为惭愧,于是连夜把杜牧叫醒,让杜牧为李贺写了一篇...
  • 第64页
    忘记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他写进小说里。

东京本屋 (1)

  • 第19页
    P19 书店若只是卖书,那就不能持续经营。主要的不是物,而是看不见的一种价值。商业不只是东西的交易,把快乐传达给对方是很重要的。 P21 书店是人人都可以随意进入的。不一定要买书,我们也不想选客人。“这样的...

从自我苛求中解放出来 (1)

  • 第10页
    P10 我们每个人都像是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两者不可分割,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人。 P12 我们以最常见的一些人生准则为例,比如:不能让别人失望,要成功,要表现得能力过人,要配得...

交加街38号 (1)

  • 第1页
    P3 有天突然发现,恋人们散落在不同城市。不知在哪一个点,我们失散了,各自走在不同路径上,以为还会有相遇的时刻,却惊觉,原来早已走进截然不同的世界。 P4 一起走过的夜晚,我都记得。我想他也记得。但是路上...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