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焃对《生存与体验》的笔记(9)

白焃
白焃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读过 生存与体验

生存与体验
  • 书名: 生存与体验
  • 作者: 潘绥铭
  • 副标题: 对一个地下“红灯区”的追踪考察
  • 页数: 606
  •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0-08
  • 第103页
    应用的理论
    现有的社会学研究成果,可以有一千个证据去说明妓女为什么会成为妓女;但是却无法说明,在社会条件和本人状况等各方面都与妓女类似的众多其他女性为什么却没有成为妓女。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继续沿着传统的思路,仅仅去分析她们的家庭背景、经济状况、文化程度等等因素恐怕研究来研究去,也往往是一头雾水。因为如前所述,她们大多数是农村妹子,又都很年轻,在几乎所有方面,与工厂里的打工妹都相差无几,最后恐怕不得不归为:只有坏女人才会去卖淫。可是这充其量只能表达个人的道德情感,与任何科学或者学术都不沾边。
    --------------
    首先,所谓人生中的重大事件,并没有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即使是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只要当事人很看重它那么它就是这个人所经历过的重大事件。反之,即使是天塌地陷,如果当事人自己熟视无睹,那么也不能算作重大事件。例如,上述例子里的婚外恋,对一些人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发生得再多,也不能算作重大事件。
    其次,即使当事人确实把某些事情当作了重大事件,也还要看他(她)在这些事件中产生了什么样的体验。例如婚外恋,一些人体验到的是快乐,另外一些人体验到的是痛苦,还另外一些人体验到的是痛苦,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无所谓。因此,在是不是促使当事人投入“性产业”这个问题上,同样是婚外恋这个重大事件,却会由于产生了不同的体验而发挥不同的作用。
    第三,体验还仅仅是一种感知。可是人在生活中,常常不得不对自己的体验做出某种理性的解释,也就是给自己的体验“定性”。例如,同样是婚外恋的重大事件,得到的同样是痛苦,饥饿时一些人定性为“失败是成功之母”:另外一些人却定性为“此仇不报非君子”:还有一些人则觉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显然,由此而产生的影响,也肯定会大相径庭。
    总而言之,对于人生轨迹来说,最关键的还不仅仅是事件本身,而是重大事件发生之后,当事人产生了何种体验,又对他做出了什么样的解释。
    2014-04-22 22:16:31 回应
  • 第140页
    从个案里,我们还可以发现第二个现像,她们自己的机会,大都出现于她们跟原有的社会网络放松关系的时候。也就是说,当她们疏远或者脱离原来关系的时候,她们自己才拥有了做小姐的机会。
    这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亲情社会。家庭和亲友不但是一个中国人的天然资源,同时也是他(她)的第一大束缚。
    2014-04-23 00:06:02 回应
  • 第241页
    在自视美艳之女与自知穷丑之男之间,在靓妹与老朽之间,确实一直存在着一道社会鸿沟,并不比一般的阶级差异小。美女实际上占有着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社会稀缺资源。他们不仅天生就是女性中的上等人,对一般男性也可以傲视群雄;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上流社会男人的宠物,有一大帮达官贵人给他们撑腰。他们仅仅在官老爷和阔佬面前才是不平等的。穷丑之男如果斗胆多看他们一眼,无异于跑到大内后庭去闻花,“主持正义”的人们不把他打个稀巴烂才怪。
    在这样的社会规则之下,男人要博取美女的芳心,只能靠“一富遮百丑”或者“一官解千愁”,然后再以自己的“粗犷”为自豪。否则,可怜兮兮地去低吟什么“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肯定是白费唾沫。
    为了摆平这种社会阶层之间的矛盾,人类发明了两种东西:第一种是爱情。从公元11世纪发源于法国的普罗旺斯地区的《罗兰骑士之歌》,到大掏人们钱包的《泰坦尼克号》,西方文化把浪漫情爱宣扬到了极致,而且最主要的意思就是:穷男也能依靠爱情而获得美女。与此相反相成的,是各种各样的“灰姑娘”的故事,意思是权贵之男也会为了爱情而娶贫寒之女。
    2014-04-23 00:18:09 回应
  • 第266页
    过去的中国,几乎没有个人的独立存在,极其缺乏以独立为单位的人际交往和交换。每个生物人的一切值得寻求与珍惜的东西,都必须放在一个确定的、肯定的和稳定的”关系实体“中,人们才会觉得安全、保险和放心。在性关系方面,中国人一直是以婚姻为本,以家庭为本,所以即使是在老婆之外搞女人,只要有条件,也还是尽量把那个女人弄得更像老婆,双方的关系才可靠。男人才能不仅仅体验到性的乐趣,也添加一些类似”天伦之乐“的感情内容。古代的纳妾制度,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个。
    2014-04-23 00:25:20 回应
  • 第305页
    第一,卖淫是一种客观存在的行为,暗娼也是因为发生了这种行为才被定义为暗娼的。无论解放前还是现在,卖淫这种行为的内容和性质都没有变,我们怎么能仅仅根据卖淫者主观动机的变化,就把行为主体(人)的性质给改变了呢?而且改变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不多成了两个阶级。
    2014-04-23 00:35:47 回应
  • 第337页
    女性只要没有为数不多的病变,又在体能的许可范围之内,客观上就可以无限多次地从事性交合。所以,女性卖淫的客观可能能力比男性大。所以在全世界历史上,从来都是妓女比男妓多得多。
    女性的上述客观上的卖淫可能性,是怎么变成社会中的现实呢?除了其他原因之外,就性别关系二言,一些人总是强调总体上的那女不平等。可是恰恰在男女比现在不平等得多得多的中国古代,娼妓为什么一直被控制在一定的规模之内呢?这又可以找出一大堆原因来,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那时女性内部还不可能出现很大的分化。“妻妾婢妓尼”之间的差别主要是身份地位的不同,而不是经济收入和政治权利的分化。也就是说。恰恰因为所有的的女性(无论富婆还是穷妹子)都差不多一样地不平等于所有的男性,都没有自己的独立收入、财产权利和自主的发展前途。所以娼妓才不会有大发展的。
    ——存疑。
    2014-04-23 01:30:41 回应
  • 第339页
    只有在“西化”(就婚姻制度二言,其实是基督化)地强制推行“专偶”制度之后,妓女才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的。
    婚姻与性产业的冲突,仅仅集中在“性的专一”之上,尤其是男人的专一。这种冲突非常单纯,不像婚外恋第三者那样可能危及到婚姻与家庭的方方面面。因此,它其实并不是一个婚姻问题,根子还在于性别平等。(有疑问)
    2014-04-23 22:18:07 回应
  • 第343页
    大多数嫖客都追求嫖小姐多多益善。这不是什么道德原因,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爱情问题。因为这样的男人没有一个让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或者他们一辈子也不可能对一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或者他们以及对死去活来的爱情产生了幻灭。
    请不要轻视这最后的一条。据我所知,目前中国嫖客的主力军恰恰是已婚男人,而不是那些理应更加饥渴、更加胆大、更加“情有可原”去嫖娼的未婚小伙子们。
    这是为什么?是爱情在作怪。小伙子们可能还在信奉着和追求着死去活来的爱情;他们知道小姐那里没有,所以不大会去找小姐。已婚男人呢?当然更加知道小姐那里没有这东西,可是不幸的是,他们已经婚后看破了爱情的红尘,所以恰恰因为小姐没有那种死缠烂磨的爱情,他们才去找她们的。
    也就是说,爱情虽然是嫖娼的天敌,虽然真爱必然产生性的专一;但是如果把爱情拔高得可望而不可及,那么它就会成为嫖娼的催化剂了。
    2017-05-04 16:26:27 1回应
  • 第549页
    1.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剥削论和一夫一妻制补充论
    2.婚姻缺乏论
    3.社会功能论
    4.贫困卖淫论
    5.职业环境差异论
    6.收入差异论
    7.老爷强奸论
    8家庭残缺与早年堕落论
    9.男人的性偏好论
    10.资源职业论
    11.男性压迫论
    12.下九流论
    13.个人道德堕落论
    2014-04-23 22:36:0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