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喵对《变革之道》的笔记(2)

变革之道
  • 书名: 变革之道
  • 作者: 秦晖
  • 页数: 238
  • 出版社: 郑州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1
  • 第57页
    关于NGO,NGO为非政府组织,是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后,转向的解决方案。
    民间非营利组织所从事的,往往是政府和私营企业“不愿做,做不好,或不常做”的事。
    随着政府神话和市场神话在未来进一步褪色,人们对第三部门(NGO)的兴趣应该会越来越强烈,或者说第三部门是政府神话和市场神话被现实戳穿后的副产品。
    建立社会保障和社会服务制度是中国当今面临的主要任务之一,第三部门应该大有所为。
    束缚多而保护少,或者只有束缚而没有保护,人们便趋向于争取自由; 保护多而束缚少,机会小而风险大,人们便趋向于“逃避自由” 我国的人们公社体制下的农民受严厉的束缚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保护,摆脱束缚当然就成为古今罕见的“无代价改革”而民乐为之了。
    如果以理性经济人的眼光看待政府和“民间”,政府倾向于主动却除保护人的责任,民间则倾向于主动摆脱所受束缚,都是人之常情。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费孝通
    制度演变并不一定意味着某种文化优势,相反,建立在人类普世基本价值认同之上的制度趋同将更有利于全球范围内的多元文化平等交融。
    2011-09-14 10:16:34 回应
  • 第157页
    父子经济:国营企业和工人就是一种父子经济,一方面“儿子”没有权利选“爹”,另一方面,“爹”也没有可能甩掉“儿子”,怎么也得养着“儿子”,对“儿子”负责。所以至少“父权”和“父责”是统一的。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改革进程已经相当大的程度卸去了父责,父亲在电视上教训子弟们说,“看成败,论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好吧,既然“父责”已经卸去,可是“父权”却还在,所有的家产还是控制在你的手里,既然你已经不愿意“养”我们了,这个家产怎么处理你不问问我们的意见吗?
    关于出售企业,很多企业先用国家权力搞“减员增效”,把工人要撵走的全部撵走,然后再用“就业优先”赖掉产权定价,不想掏的钱不掏。
    中国在转轨前,是一种既否定了市场,也没有什么真正的“计划”,可以无计划的“命令经济”。东欧的改革,是将理性的计划经济转型成市场经济,不付出代价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中国的改革,是放弃一个根本没有什么均衡科研的“命令经济”是很容易的。这种放弃可以通过两条途径,两条途径都可以有经济正效益。也就是可以通过改善计划,“按科学规律办事”放弃胡闹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引进市场原则来实现。事实上我国在改革初期这两种做法都取得很多的作用。但这种情况在东欧不可能出现,因为他们本来就已经很理性了。
    除了“已域要自由,群域要民主”这些公认的规则外,人的行为中的确还有很多模糊领域很难绝对的说是群域还是已域,应该由公共民主决定还是个人自由选择。所有就有了左右的争论。所以就有了两党制,可以对于模糊的领域,每隔几年让公众有机会重新选择。
    2011-09-18 10:36: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