ἀταραξία对《项塔兰》的笔记(8)

ἀταραξία
ἀταραξία (长路当歌)

读过 项塔兰

项塔兰
  • 书名: 项塔兰
  • 作者: [澳] 格里高利·大卫·罗伯兹
  • 页数: 733
  • 出版社: 华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4
  • 第74页
    “如果你能感受快乐,真正快乐,只有片刻,但你从一开始就知道那最终会让你难过、痛苦,那你会选择享受那快乐,还是逃避?”
    2013-07-07 03:12:41 1人推荐 9人喜欢 回应
  • 第127页
    狄迪耶曾在一次午夜闲聊中告诉我,梦是愿望与恐惧交会的地方。他说,欲望与恐惧合而为一时,我们称之为梦魇。
    2013-07-07 05:21:55 1人推荐 回应
  • 第144页
    别在夜里走,他们说,孟买夜里不安全。但我怕的不是这座城市。我在街头觉得很安全,我走过的人生乖戾又困顿,但这城市把我的人生包覆在其他数百万人的人生里,仿佛……仿佛我的人生天生就该归属这里,只归属这里。
    2013-07-07 18:41:55 回应
  • 第325页
    在牢里,人们不随便笑,因为恶霸视微笑为软弱,弱者视微笑为不怀好意,狱卒视微笑为讨打的挑衅。
    2013-07-09 06:05:28 1人喜欢 回应
  • 第470页
    只有开始拿走人们内在的东西,一次拿走一个希望时,你才能看出那人的内在有什么。
    2013-07-10 02:40:25 回应
  • 第502页
    在那一吻里,我们一起度过一生:一起生活、相爱、变老,然后死去。接着我们嘴唇分开,我们本来或许可以一起度过的一生退去,退到只剩一丝闪光,我们将永远在彼此眼里认出的闪光。
    2013-07-10 04:06:36 回应
  • 第503页
    泪始于心中,但我们有些人太常否认心中的感觉,且久久不肯承认,因此心中的感觉爆发出来时,我们听到的不是一种忧伤,而是心碎时的上百种忧伤。我们知道哭泣是合乎人性的好事,知道哭泣不是软弱,而是坚强。但哭泣把我们盘结的根从土里拔起,我们哭泣时就像树倒下般,崩溃了。
    2013-07-10 04:13:04 1人喜欢 回应
  • 第718页
    “这世上没有人、没有地方不在打仗。”他答,我忽然想到,他从没对我说过这么有深度的话。“人所能做的,就只有选队伍开打。那是我们唯一享有的机会,为谁而打、打谁,人生就是这样。”
    2013-07-10 17:50:05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