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肆是十四对《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的笔记(5)

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
  • 书名: 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
  • 作者: [美]汤姆·沃尔夫
  • 页数: 168
  • 出版社: 重庆大学出版社/楚尘文化
  • 出版年: 2014-1
  • Ⅲ 太白星们……037
    每次赖特看到勒·柯布西埃完成了一幢房子,他就要告诉徒弟们说:“好,现在他完成一幢房子了,他要为它写四本书了。”勒・柯布西埃访问美国一次,就对美国产生一次厌恶感,而赖特则对勒・柯布西埃产生一次厌恶感。赖特拒绝了一次和他相见的机会,他不想和他握手。至于格罗皮乌斯,赖特谈到他时,总称为“ Herr Gropius”(德语,格罗皮乌斯先生),也同样不想和他握手。一天,赖特突然来到威斯康星去看拉辛( Racine)地方的不森个工地,这里他的第一个“尤桑年”屋,草原风格庄园中等价格的翻版,正在建造。赖特的红色林肯牌“和风”轿车刚开到门 前。他的学生之一埃德加・塔凡尔( Edgar Tafel)做他的司机。正好一群人由房屋中走出来,其中第一位不是别人,正是格罗皮乌斯。他是到威斯康星大学来讲演并急于想看一些赖特的作品。格罗皮鸟斯过来了,把脸凑近了车窗,说道:“赖特先生,见到您真高兴。我一向很欣赏您的作品。”赖特既没有笑笑,也没有抬一下手,只是略微把头向那窗外的脸转了一转,说道:“" Herr Gropius你是这里大学的客人,我只想告诉你,他们和哈佛的人一样势利眼,所不同的只是没有新英格兰的口音。”【]接着就转向塔凡尔说,“好了,我们该走了,埃德加!”于是他向后一靠,红色的“和风”滑走了,把不知所措的格罗皮乌斯和全体随从人员抛在路边上
    引自 Ⅲ 太白星们……037
    2019-12-14 23:43:55 回应
  • 49
    2019-12-14 23:46:47 回应
  • Ⅵ 卖弄学问的人们……097
    20世纪70年代初的建筑业大减缩加速了这个过程。这次减缩对美国建筑业务结构的冲击有如四十年前的大衰退。在60年代曾有过一个建筑业的大膨胀。在那个短短的时间里,美国东部每个主要的市中心都进行了重建。许多新设计事务所建立起来,许多老的公司一下子膨胀到百人以上。当财政上的雪崩开始后,这种膨胀自然也就到了头。一夜之间,似乎有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的建筑师没活儿干了;有二百人的公司一下子减少到了十个人。高级设计师接电话,画图员被提升为副经理。那种不领工资而分红的办法行不通了。于是大家纷纷退出。半数的美国建筑师,假如他们有活干的话,便是在为伊朗国王干。百分之四十的呢,则为沙特阿拉伯国王干。其余的人则留在后面为争名望而搞学院式的知识竞赛。
    引自 Ⅵ 卖弄学问的人们……097
    2020-01-05 14:49:24 回应
  • Ⅶ 银-白,银-灰……119
    《后现代建筑的语言》( The language of Post-modern Arcbitecture)。此书罗列并分析了一切新的潮流。他作为建筑师,很快使自己在这方面成为最机智最有知识的建筑问题专家。“后现代主义”一词逐渐流行成为现代主义本身普遍枯竭以来一切新发展的名称。如詹克斯恰到好处所指出的,后现代主义可能是一个非常令人安慰的词,它告诉你正在离此他去,而不强迫你去某个固定的目标。他说得对,这新名词本身给你的印象是现代主义已经过去,因为它已被新东西所取代。事实上,后现代主义者,不论是“白社”、灰派还是“老鼠”,都始终未从20年代格罗皮乌斯、柯布和荷兰人的小盒子式中跳出来。大部分时间他们所做的无非是为了彼此的利益而把那已经有六十年的严格的小观念换来变去而已。
    引自 Ⅶ 银-白,银-灰……119
    2020-01-12 22:40:12 回应
  • Ⅶ 银-白,银-灰……119
    “可是,许多事情是变了,”本舍夫特说,“我们习惯于为他们的建筑给建筑师授奖,而现在我们是为他们的画儿而给建筑师授奖然后他就坐下了。观众一声没有吭,只有很少几位,集合体建筑师中的一些,略能明白他的意思。本舍夫特并没有针对坐在他后面台上的格雷夫斯。但是格雷夫斯是唯一得奖的建筑师,并且他真的是靠画儿得的奖。或者,可以说,是靠他的画儿、靠他的理论和靠他作为普林斯顿中的“白社”或靠新纯粹主义的地位总之,不是靠建筑。你可以认为格雷夫斯建过一些东西一一这儿扩建一块,那儿改建一块,还有一些小住宅。它们全都像格里特・菜维德的杰作,而且更甚。这要感谢罗伯逊( Robertson)抱怨过的、莫名其妙的“现代常春藤”:栏杆、管子和大梁。
    引自 Ⅶ 银-白,银-灰……119
    2020-01-12 22:48:03 回应

时肆是十四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1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