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nny对《千年一叹》的笔记(18)

bunny
bunny (飞快的bunny...)

读过 千年一叹

千年一叹
  • 书名: 千年一叹
  • 作者: 余秋雨
  • 页数: 520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10
  • 第12页
        只有大海才是希腊文明的摇篮,而且历久不变。
    看到了爱琴海,波塞冬神殿,这是公元前五世纪的遗迹。此时,孔子,老子,释迦牟尼几乎同时在东方思考,而这里的海边则徘徊着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苏格拉底,希罗多德和柏拉图。拜伦在波塞冬海神殿石柱留名,在《唐璜》中悲叹祖国有如此灿烂的文明而最终败落。
    苏曼殊借《哀希腊》抒发痛惜中华文明的衰落。
    2012-05-14 13:45:17 回应
  • 第16页
       希腊是西方很多学问的源头。几乎所有的希腊早先学问家都是风尘仆仆,希罗多德,德谟克利特,他们行路,他们发现,他们思索,他们修正,这才构成了生龙活虎的希腊文化。
    伯罗奔尼撒战争拖垮了雅典,但也在这块半岛上的野性十足的尚武的迈锡尼滋养了希腊的早期文明。
    2012-05-14 14:02:00 回应
  • 第24页
      当文明早已成为一种生态习惯,却要全部拆散,用一种低劣的方式彻底替代,这种痛苦比一般的亡国之痛还要强烈。好在希腊在被奴役后较长时间地保持了痛苦,只有这样才把衰败的过程延缓,甚至在衰败之后种下复兴的希望。
    在纳夫里亚海滨,再次体味了希腊的单纯明晰。痛苦沉淀为悠闲。但有很大一部分闲散走向了疲惫,慵懒和木然,结果被现代文明所遗落。
    2012-05-14 18:18:17 回应
  • 第28页
      把智力健康和肢体健康发挥到极致然后再集合在一起,这是奥林匹亚的追求,健康是他们的宗教。而中华文明较少关注个体意义和机体意义上的自我,在人际关系上做了太多的文章。
    2012-05-14 18:37:41 回应
  • 第31页
      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希腊已把大规模的体育比赛组织得井井有条。这种惊世骇俗的早期组织天才,不可能全然泯灭于这个人种,这块土地。
    2004雅典奥运会。
    2012-05-14 18:41:25 回应
  • 第34页
      希腊永远给人安全感,原因是它年岁太大,经历太多,接受灾难的心理弹性超过灾难本身。
    愚钝使人安定,小智使人慌乱,大智又使人安定。但愿希腊的安全感不要羼杂愚钝。
    2012-05-14 18:54:57 回应
  • 第38页
      在公元前十六世纪迈锡尼时代,德尔斐神殿是大地女神盖亚的圣殿。公元前十二世纪,克里特岛传来太阳神阿波罗,德尔斐成了他的圣地。从此成为亚欧的公用祭坛,用此来讨问神谕。
    公元前六世纪到五世纪,希腊的精神文化中心由德尔斐移到了雅典。刻在阿波罗神殿外侧来自塔列斯(泰勒斯)的铭言“人啊,认识你自己”体现了人类对神谕的不信任,而信任对象换成了人自身。这句话成为一个路标,由德尔斐文明通向雅典的另一种文明。
    2012-05-14 19:26:29 回应
  • 第43页
        帕特农石柱残迹斑驳,还断了一些,但骨架未散,有型有款地把神殿支撑了两千五百多年,到今天竟然没有一丝衰态,它的魅力来自于它无以伦比的造型美,而这造型美得益于它的力量,使单色变成了华丽,方正变成了丰腴,断残变成了整饬。 
    帕特农神殿脚下正是狄奥尼索斯剧场,在这里产生了祭祀酒神歌舞,产生了古希腊悲剧,产生了埃斯库罗斯的《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产生了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而剧场的位置正好在神殿和普通城区的中间,是“天上”“人间”的中间位置。这又证明,戏剧艺术在希腊人心中,是天上人间的渡桥,神人之间的纽带。
    2012-05-14 20:14:05 回应
  • 第48页
        帕特农因其气派美丽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重创,既是文明延续的象征,也是文明受辱的象征。十九世纪初年,英国的额尔金勋爵,作为英国驻希腊大使期间,将帕特农神殿在内的卫城上的建筑进行了一场洗劫。其中包括247英尺的帕特农中楣,帕特农南面部分的 Lapiths和Centuars(一人首马身的怪物)战斗的系列雕塑中的其中15块墙面,东、西面三角墙的17个浮雕,Erechtheion(伊瑞克提翁)神殿的一尊少女柱及其他许多碎件。这场洗劫对卫城上的建筑造成了及其严重的损坏,有些雕塑被肢解以便运送。当时的希腊处于土耳其的统治之下,无力保护自己的国宝。
    人们常说:希腊有巴特农神庙,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斗兽场,巴黎有圣母院,而东方有圆明园。圆明园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的亚洲文明的剪影。
    只是这个奇迹也已经消失了。(以上两自然段来自雨果在圆明园被毁后写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致巴特莱上尉的信)
    敦煌的文物也流失了。
    所谓的高等的文明人对文物的劫掠痕迹,在希腊,见识了,在埃及,见识了,在中国自然就不必说了。
    希腊曾经的文化部部长Melina Mercouri曾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我希望帕特农大理石能在我有生之年回归,如果晚到了,我将为此重生。
    2012-05-14 20:39:18 2人喜欢 回应
  • 第52页
        雅典人文学院的比较哲学博士贝妮特女士认为:希腊哲学的研究重心是知识,而中国哲学的研究重心是人生。在先秦智者中,最符合国际哲学标准的是老子,他有本体论的内核,而其他则比较具体和狭窄。
    2012-05-14 20:51:55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