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对《开·闭·开》的笔记(6)

K
K (东张西望 一无所长)

读过 开·闭·开

开·闭·开
  • 书名: 开·闭·开
  • 作者: [以色列] 耶胡达·阿米亥
  • 页数: 259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4
  • 第9页
    我的寿数有多长?这好比给自己照相。
    我在几米开外一个稳实的东西上架起相机
    (那东西是这世界上唯一稳实的),
    我在一棵树旁选定一个站好的位置,
    再跑回相机,按下定时键,
    又跑回树旁的那个位置,
    我听到时间的滴答声,转轮的声响
    好像远处的祷告,快门咔嚓一声,活像砍头。
    这就是我的寿数。上帝在他的大暗房里
    冲印这张照片。照片出来了:
    我满头白发,双眼倦怠而下垂,
    眉毛是黑的,像遭火坍塌的房屋中
    烧成黑炭的窗楣。
    我的寿数结束了。
    2019-04-02 23:20:42 1人喜欢 2回应
  • 第11页
    我诚心诚意地相信,此时此刻
    千百万个人类正站在十字路口
    和交叉路口,在丛林中和沙漠上
    互相指示着在哪儿转弯,哪条是正确的道路,
    哪个方向。他们确切地解释着往哪儿走,
    哪条路是到达那里的最近的路,在哪儿停下,
    然后再问。那儿,就在那儿。第二个
    岔道,不是第一个,从那儿向左或向右,
    靠近那幢白色房子,那棵橡树旁边。
    他们用激动的语调解释着,挥着手,
    还点着头:那儿,就在那儿,不是这个那儿,是那个那儿,
    像一种古老的仪式。这也是一种新的宗教。
    我诚心诚意地相信,此时此刻。
    2019-04-02 22:24:59 2人喜欢 回应
  • 第58页
    据说,墓碑碎断,文字零乱,文字消陨,
    说出文字的舌头化为烟尘,
    语言随人一般死去,
    有些语言又重新产生,
    神灵在天堂里更迭,神灵变化,
    但祈祷在这里永存。
    2019-04-03 20:45:25 回应
  • 109
    我对自己说:每个人都借助自己的悲哀,
    就像借助一顶降落伞。他慢慢地降落,慢慢地漂浮,
    直到他触及坚实的地面。
    2019-04-03 23:33:50 回应
  • 105
    我曾经过我少年时读书的学校,
    并在心里说道:我在这里学到某些东西,
    但没有学到另一些东西。我一生都徒然地爱着
    那些没有学到的东西。我充满知识,
    我是知识之树的植物学家,
    善的恶的,我都知道它的花期,
    叶子的形状、根系的作用,它的害虫和杀虫剂。
    我仍在研究善恶,并将研究到我死的一天。
    我站在校园近旁。那是我们曾经
    坐着学习的教室。教室的窗户总是开向
    未来,但我们天真地以为那是
    透过窗户看见的风景。
    操场是狭窄的,用巨石铺设。
    我记得我俩的那次短暂的骚动,
    在摇摇晃晃的台阶上,那次骚动
    是第一次伟大爱情的开始。
    在我们之后它还活着,像在博物馆里,
    像在耶路撒冷的所有其他事物一样。
    2019-04-03 23:47:22 回应
  • 第152页
    精确的痛苦,模糊的欢乐。我在想,
    人们在医生面前描述自己的痛苦是多么精确。
    即使不曾学会读写的人也是精确的:
    “这儿是抽痛,那儿是绞痛,
    这儿是挤痛,那儿是烧痛,这是刺痛,
    那个——噢,是隐隐作痛。这儿,就在这儿,
    对对。”欢乐总是模糊的。我听到有些人
    在成夜的寻欢作乐之后说:“真是太棒了,
    我开心得快飞上天了。”即使抓着宇宙飞船
    飞到太空的宇航员,也只会说:“太好了,
    妙极了,我没话可说了。”
    模糊的欢乐,精确的痛苦——
    我想用精确的刺痛,描述幸福
    和模糊的欢乐。我在痛苦中学会了说话。
    2019-04-07 12:28:23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