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茗对《词学胜境》的笔记(3)

玉茗
玉茗 (溫暖的火苗)

在读 词学胜境

词学胜境
  • 书名: 词学胜境
  • 作者: 唐圭璋
  • 页数: 328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年: 2016-8
  • 第190页 姜白石評傳
    白石原亦脫胎稼軒,周止庵所謂變雄健爲清剛,變馳驟爲疏宕者是也。惟大家能入能出,即脫胎一家,必不肯隨人俯仰,自棄地位。稼軒既以雄健馳驟之歌詞,豪視一世,白石無以勝之,於是不得不變爲幽邃綿麗,以自成面目。故文學隨時代環境而變,乃自然之趨勢,並非愈變愈下也。近人不知白石、夢窗,輒妄加詆毀,不曰白石無情,即曰夢窗無生氣。實則二人之詞,無不生動飛舞,無不一往情深,一快一沉,儼同李、杜;一疏一密,亦類溫、韋。在大晟舊譜散亡、音律疏懈之際,二人慨然奮起,思所以挽救之。於是精研音律,自度新腔;細琢歌詞,力求醇雅,雖異曲而同工,誠不容與稼軒強分軒輊也。
    引自 姜白石評傳

    “稼軒既以雄健馳驟之歌詞,豪視一世,白石無以勝之,於是不得不變爲幽邃綿麗,以自成面目。故文學隨時代環境而變,乃自然之趨勢,並非愈變愈下也。”可見唐先生之文學與時代環境觀,似與“影響之焦慮”有可相通處,又對大家創作必欲突出前人之心態頗有體悟,有啟發。

    另亦知唐先生持稼軒、白石、夢窗於南宋鼎足而三之觀念。予于南大考博時,有一題即問南宋詞家派別,當時不知爲何,即舉此三家而為首,冥冥中與唐先生合,後入王門,今讀至此,不僅慨然。

    2019-01-10 12:10:54 回应
  • 第182页 姜白石評傳
    紹熙二年冬,載雪謁范成大時,爲製《暗香》、《疎影》二詞,音節清婉。成大因以小紅贈之。其夕大雪,過垂虹賦詩云: 自作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 想見其風流豪邁之概。
    引自 姜白石評傳

    “風流豪邁”,驚人眼目。時俗或知白石風流,不知其亦豪邁,唐先生之辭,可堪玩味。

    2019-01-10 12:17:33 回应
  • 第190页 姜白石評傳
    白石胸襟爽朗,興寄高騫。其所登臨之處,輒與自然同化。猶喜月夜與雪夜之景,一棹蒼茫,上下澄澈。千載以下,猶想見其豪情逸興云。如《慶宮春》云: 雙槳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漸滿空闊。呼我盟鷗,翩翩欲下,背人還過木末。那回歸去,蕩云雪、孤舟夜發。傷心重見,依約眉山,黛痕低壓。 采香徑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誰答。垂虹西望,飄然引去,此興平生難遏。酒醒波遠,正凝想、明珰素襪。如今安在,惟有闌幹,伴人一霎。 ……寫境既空闊,寫情亦放曠。……次寫盟鷗呼我之情。翩翩欲下,又過木末,寫歐飛最生動。而“呼我”二字,尤覺親切有味。白石極愛自然,故寫物每繾綣有情。如《念奴嬌》云:“高柳垂陰,老魚吹浪,留我花間住。”《淡黃柳》云:“看盡鵝黃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探春慢》云:“無奈苕溪月,又喚我扁舟東下。”皆與此有無窮之韻味。……“垂虹”三句,寫孤舟遠引,胸次浩然,逸興遄飛,有翛然物外、渾忘塵世之高致,誠玉田所謂“野雲孤飛,去留無跡”也。
    引自 姜白石評傳

    唐先生發人所未發,精彩。不過他似乎沒有看到其中的懷人之情?“依約眉山,黛痕低壓。”“垂虹西望,飄然引去,此興平生難遏。酒醒波遠,正凝想、明珰素襪。”誰能被白石這樣思念呢?好奇好奇。

    2019-03-21 16:28:27 1人推荐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