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谈话录 (2)

  • 第340页
    时间这个问题太好了。看来这个主题对我来说具有特殊意义。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根本的”谜语。如果我们知道了何谓时间--尽管我们当然永远也不必知道--我们也就知道了我们是谁,我们是什么。 … 这一切之于我都是我所...
  • 第278页
    我父亲说:“尽量多读书,非写不可时再写。最重要的是,不要急于发表。”

博尔赫斯,口述 (1)

  • 第18页
    我希望我的死亡是彻底的,我希望肉体和灵魂一起死亡。

荒原狼 (2)

  • 第166页
    自我生活不如意以来,我自己的生活第一次用无情地闪着光芒的眼睛看我自己,我再次把偶然看作命运,把我的生活的废墟看作神圣的片段。我的灵魂又开始呼吸,我的眼睛又明亮了,一瞬之间我热切地预感到,我只要把这些四...
  • 第120页
    严肃认真是由于过高估计时间的价值而产生的。我也曾过高估计时间的价值,正因为如此。我想活一百岁,而在永恒之中,你要知道,是没有时间的,永恒只是一瞬间,刚好开一个玩笑。

Breakfast at Tiffany's (1)

  • 第69页
    Good luck: and believe me, dearest Doc -- it's better to live at the sky than to live there. Such an empty place; so vague. Just a country where thunder goes and things disappear.

其後 (2)

  • 第158页
    生命在我面前無窮的展開。我只是嫌它太長了。
  • 第18页
    之行有她的選擇。她離開我,是我不夠好之故。但我記得的之行…我們是不言好壞的…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