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帐号已注销对《枪炮、病菌与钢铁》的笔记(3)

枪炮、病菌与钢铁
  • 书名: 枪炮、病菌与钢铁
  • 作者: [美] 贾雷德·戴蒙德
  • 副标题: 人类社会的命运
  • 页数: 460
  • 出版社: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 出版年: 2006-4-1
  • 第12页

    发现了第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观点。

    大约4万年前,人类的祖先——智人从非洲出发,开始了全球范围内的地理大跃进运动。由于全球冰期造成的海平面下降,一批人类利用当时并不发达的航海技术,第一次到达了还连在一起的澳大利亚/新几内亚大陆。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生活着一群温顺、单纯、傻兮兮的大型野生动物。它们从没有见过人类,更不知道要躲着这群人走。于是,人类就把它们吃光了。

    然后,蝴蝶效应出现了。

    首先的影响就是,大型野生动物被吃光的澳/新大陆的人类,丧失了拥有驯化野生动物的机会。其中应该包括(我自己想的):猪(烤乳猪),牛(红烧牛肉),羊(涮羊肉),马等等吧。

    接着带来的影响就是社会经济层面的,他们没有了畜牧业。隶属于第三产业的餐饮服务业估计也发展得不咋滴。

    再然后,应该就是书名里带着的了。他们失去了得口蹄疫、疯牛病、非洲猪瘟、非典型肺炎的机会,他们的身体与亚非欧大陆的人类相比,缺乏相应的免疫力。使得面对同样的细菌病毒,澳/新大陆的人类显得弱不禁风。

    我之前看有人说,这些澳/新大陆以及美洲大陆的土著之所以在地理大发现后的世界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是因为他们在史前时代就把能吃的大型动物都吃光了。一言以蔽之,吃货没有未来。

    但是看了书你就会知道,欧亚大陆上的人类祖先们其实也想把那些大型动物吃光,但是,在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竞争中,欧亚大陆的动物们已经适应并懂得了人类的捕猎方式,使得物种灭绝变得不是那么容易发生了。

    他们不是没那个心。

    2019-04-24 23:05:37 回应
  • 第65页

    作者在分析”动植物驯化”方面的地理差异是如何产生之前,先一步分析了人类对动植物的驯化能力为何能对人类发展出社会组织、文字、技术、军事能力等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2019-04-29 23:11:20 回应
  • 第150页

    这一章的末尾,作者写,“印第安人未能驯化苹果的原因却是在于印第安人所能得到的整个野生动植物组合。这个组合微弱的驯化潜力,就是北美粮食生产很晚才开始的原因。”

    作者在这一章,通过对比新月沃地、美国东部以及新几内亚三个地区的粮食生产历史,向读者剖析了地球上某些地区为何很晚甚至从没出现过集约化粮食生产这一问题。

    这个问题的症结可能有两个,一个是不同地区的不同植物所造成的,另一个是不同地区的不同人种所造成的。简而言之,也就是这一章的题目,“问题在苹果还是在印第安人?”

    作者在章末总结时说,问题不在苹果,也不在人,而是当地的野生动植物组合所带给人的驯化潜力。这里作者所说的“野生动植物组合”,我感觉可以不严谨地概括其为“环境”。

    作者在给出这个答案的同时,间接地并且强有力地驳斥了血统论与种族歧视。可似乎也是在向我们宣布另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答案,就是,人类生而不平等。

    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人类,为了生存都会尽其所能地去了解、驯化周围环境中的动植物,从而为自身的发展与活动提供必备的基础能量。但是,可悲的是,全球可供人类驯化利用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并不是均匀分布的。丰富如新月沃地,贫乏如美国东部。这就造成了前者要比后者要早九千年发展出了集约化粮食生产,从而为欧亚大陆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人在出生时,他周围的环境似乎就决定了他所能够达到的人生高度。这是一个特别消极悲观的结论。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希望是,当初最早发展出粮食生产的新月沃地,在又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发展之后,它所囊括的叙利亚、伊拉克、约旦地区现在已经开始落后于世界了。这似乎也是在向我们昭示,人生的差距是可以弥补、缩短甚或反超的。

    2019-05-03 18:21:3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