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Wah对《联邦党人文集》的笔记(30)

CharlieWah
CharlieWah (Thy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

读过 联邦党人文集

联邦党人文集
  • 书名: 联邦党人文集
  • 作者: 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
  • 页数: 472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1980
  • 第六篇
    “邻国自然而然地彼此为敌,除非它们的共同弱点迫使它们组成一个联邦共和国,它们的宪法防止友邻之间发生分歧,消除那种使各国以牺牲邻国来抬高自己的隐藏的嫉妒之心。”这一段话,在指出了祸患的同时,也提出了补救办法。
    引自 第六篇
    2012-11-11 22:58:04 回应
  • 第八篇
    我国的情况完全相反……由于没有防御工事,一个州的边境对另一州是完全开放的,易于征服,但同样也难于防守。因此,战争将是到处乱打的战争,而且具有掠夺性质。 伴随战争发生的生命与财产的强烈破坏,以及连续不断的危险状态所带来的不断努力和惊恐,迫使最爱慕自由的国家为了安宁和安全而采取有破坏自身民权和政治权利倾向的制度。为了更安全,它们最后宁可冒比较不自由的危险。 战争有一种牺牲立法权力增加行政权力的性质。
    引自 第八篇
    2012-11-12 08:24:31 回应
  • 第十篇
    消除党争危害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消除其原因,另一种是控制其影响。 消除党争原因还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消除其存在所必不可少的自由;另一种是给予每个公民同样的主张、同样的热情和同样的利益。 关于第一种纠正方法,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样一种说法更确切了:它比这种弊病本身更坏。自由于党争,如同空气于火,是一种离开它就会立刻窒息的养料。但是因为自由会助长党争而废除政治生活不可缺少的自由,这同因为空气给火以破坏力而希望消灭动物生命必不可少的空气是同样的愚蠢。 第二种办法是做不到的,如同第一种办法是愚蠢的一样。 党争的潜在原因,就这样深植于人性之中…… 我们的结论是,党争的原因不能排除,只有用控制其结果的方法才能求得解决。 一种纯粹的民主政体——这里我指的是有少数公民亲自组织和管理政府的社会——不能自制派别斗争的危害。 共和政体,我是指采用代议制的政体而言,情形就不同了。 联邦优于各州之处,就是能选拔见解高明、道德高尚,能超出局部偏见和不公正的计划的代表。能更好地防止一个党派在数量上超过其他党派而且压迫他们。联邦内组成的种类更多的党派,加强了这方面的保证。给不讲正义和图谋私利的多数人以最大的障碍,反对他们协调一致,完成其秘而不宣的愿望。
    引自 第十篇
    2012-11-13 21:27:03 2人喜欢 回应
  • 第十五篇

    欧洲的三国或四国联盟总是刚一订立就被破坏,给人类一种有益而苦恼的教训:

    那些除了诚意的义务以外别无其他制裁手段、而且使和平与正义的一般考虑与任何直接利益或情感冲动相对立的盟约是多么的不可靠啊。
    引自 第十五篇
    2012-11-13 21:30:22 回应
  • 第十六篇
    希望防止人们所不能预测或预防的大事是徒劳的,而反对一个不能履行它不可能履行的事情的政府是毫无用处的。
    引自 第十六篇
    2012-11-13 21:31:42 回应
  • 第二十篇
    专制往往产生于一个有缺陷的政体根据紧迫情况而要求的僭越权力,很少由于充分行使最大的宪法权力。
    引自 第二十篇
    2012-11-21 09:20:39 回应
  • 第二十三篇
    联邦要达到的主要目的是:其成员的共同防务;维持公安,既要对付国内动乱,又要抵抗外国的进攻;管理国际贸易和州际贸易;管理我国同外国的政治交往和商业往来。
    引自 第二十三篇
    2012-11-21 13:00:46 回应
  • 第三十三篇
    由谁判断为执行联邦权力而打算通过的法律是必要的和适当的呢? 我回答说:第一,这个问题是既由于说明性的条款也由于单纯授予那些权利而提出的;第二,全国政府和其他政府一样,首先必须判断自己行使的权利是否适当,最后再由选民去判断。如果联邦政府超越其权力的正当范围,并且滥用权力,创立政府的人民必然求助于他们所建立的标准,并采取作为谨慎考虑的应急措施,来补救对宪法造成的损害。
    引自 第三十三篇
    2012-12-03 13:42:07 1人喜欢 回应
  • 第三十四篇
    文明政府的宪法是不能根据对当前迫切需要的估计来制定的,而是按照人类事物的自然和经过考验的程序,根据长时期内可能出现的种种迫切需要的结合而制定的。因此,再也没有比从估计全国政府的迫切需要出发,来推论适于规划全国政府的任何权力范围更加荒谬的了。由于未来的意外事件可能发生,所以就应该有一种为它们做准备的能力。又由于这些事情的性质不可估量,所以不能有把握地限制那种能力。
    引自 第三十四篇
    2012-12-03 19:04:58 回应
  • 第三十九篇
    我们就可以给共和国下个定义,或者至少可以把这个名称给予这样的政府:它从大部分人民那里直接、间接地得到一切权利,并由某些自愿任职的人在一定时期内或者在其忠实履行职责期间进行管理。对于这样一个政府来说,必要条件是:它是来自社会上大多数人,而不是一小部分人,或者社会上某个幸运阶级。 根据所有(州)的宪法,最高公职的任期同样会延长到一定的期限,在许多场合下,在立法和行政部门内,会延长若干年。此外,根据大多数宪法的条款,以及在这个问题上最值得尊重的公认意见,司法部门的成员由于忠实履行职责可以保留他们的职位。
    引自 第三十九篇

    以下是关于宪法所规定的国家的性质的探讨:

    为了考察政府的真实性质,可以结合以下各点来考虑:政府建立的基础,其一般权力的来源,这些权力的行使,权力的范围,政府将来进行变革的权力。 每个州在批准宪法时被认为是一个主权实体,不受任何其他各州约束,只受自己自愿的行动的约束。 因此,在这方面,新宪法如果制定的话,将是一部联邦性的宪法,而不是一部国家性的宪法。 通常权力的来源方面。众议院将从美国人民那里得到权力,就这点来说,政府是国家性的政府。另一方面,参议院将从作为政治上平等的团体的各州得到权力,就这点来说,政府是联邦政府。总统选举方面,分配给各州的选票是按照一种复合的比例,一部分是把它们当做各不相同的同权团体,一部分是把他们当作同一团体的不平等的成员。 从政府的这个方面来看,它似乎是一种混合的性质,所表现的联邦性特征至少和国家性特征一样多。 在权力的行使方面,可以称之为一个国家性政府。(对公民个人行使权力而非对组成联邦的各政治团体。) 在权力的范围方面。拟议中的政府不可能被认为是一个全国性政府;因为其权限只限于某些列举的对象,而把对于所有其他对象的其余不可侵犯的权力留给各州。 如果我们从宪法与宪法修正权力的最后关系来检验宪法,我们会发现它既不完全是国家性的,也不完全是联邦性的。 因此,拟议中的宪法严格说来既不是一部国家宪法,也不是一部联邦宪法,而是两者的结合。
    引自 第三十九篇
    2012-12-03 19:22:32 5人喜欢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