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Wah对《联邦党人文集》的笔记(30)

CharlieWah
CharlieWah (Thy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

读过 联邦党人文集

  • 第四十五篇
    难道实现美国革命,成立美国联邦,流尽千百万人的宝贵鲜血,不惜牺牲千百万人用血汗挣得的资财,不是为了美国人民可以享受和平、自由和安全,而是为了各州政府、各地方机构可以享有某种程度的权力而且利用某些主权的尊严和标志把自己装饰一番吗? 联邦政府的各部门的存在,多少应归功于州政府的支持,必然会对州政府有一种依赖感,从而可能产生一种对他们过于恭顺而不是过于傲慢的倾向。另一方面,州政府的各部门并不依靠联邦政府的直接作用来获得自己的任命,至于对联邦政府成员的局部影响依赖毕竟也是很小的。 新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很少而且有明确的规定。各州政府所保留的权力很多但没有明确的规定。
    引自 第四十五篇
    2012-12-04 14:26:03 回应
  • 第四十六篇
    国会议员中的地区精神,必然比各州议会中的国家精神更加普遍。 可能有人会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合众国所能担负的不会超过三万人的常备军对抗一州近五十万持有武器并为自己的共同自由而战斗的民兵)的民兵是否能被这样一部分的正规军对所打败,凡是最熟悉我国最近成功地抵抗英国军队的人,最赞成否定词种可能性了。
    引自 第四十六篇
    2012-12-04 14:34:18 回应
  • 第四十七篇
    立法、行政和司法权置于同一人手中,无论是一个人、少数人或许多人,无论是世袭的、自己任命的或选举的,均可公正地断定是虐政。 孟德斯鸠说:“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构之手时,自由便不复存在了,因为人们会害怕这个王国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以暴虐的方式对他们行使这些法律。”此外,“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公民的生命和自由将会遭到专断的统治,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就会向压迫者那样横行霸道。”
    引自 第四十七篇
    2012-12-04 14:41:26 回应
  • 第四十八篇
    结论是:仅从书面上划分各部门的法定范围,不足以防止导致政府所有权力残暴的集中在同一些人手中的那种侵犯。
    引自 第四十八篇
    2012-12-04 18:28:50 回应
  • 第五十一篇
    在共和政体中,立法权必然处于支配地位。补救这个不便的方法是把立法机关分为不同单位,并且用不同的选举方式和不同的行动原则使它们在共同作用的性质以及对社会的共同依赖方面所容许的范围内彼此尽可能少发生联系。 在美国的复合共和国里,人民交出的权力首先分给两种不同的政府(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然后把政府分得的那部分权力再分给几个分立的部门。因此,人民的权利就有了双重保障(相对于单一制共和国而言)。两种政府将相互控制,同时各政府又自己控制自己。 如果多数人由一种共同利益联合起来,少数人的权利就没有保障。 要防止这种弊病的办法是使社会中包括那么许多各种不同的公民,使全体中多数人的不合理联合即使不是办不到,也是极不可能。 美利坚联邦共和国所有的权力将来自社会和从属于社会,社会本身将分为如此之多的部分、利益集团和公民阶级,以致个人或少数人的权利很少遭到由于多数人的利益结合而形成的威胁。
    引自 第五十一篇
    2012-12-05 13:56:12 回应
  • 第五十六篇
    人口增长的结果,就各州来说,将要求有更充分的代表权。眼光远大的制宪会议已适时地注意到,要在人口增长的同时,使政府的代议机关的人数也有适当的增加。
    引自 第五十六篇
    2012-12-05 13:58:02 回应
  • 第五十八篇
    所有立法会议,组成的人数越多,实际上指导会议进行的人就越少。首先,一个议会无论由什么人组成,其人数越多,众所周知的是,感情就越是胜于理智。其次,人数越多,知识肤浅、能力薄弱的成员所占比例就越大。这时,少数人的雄辩和演说正好对这类人起到众所周知的有力作用。 代表性的议会人数越多,它就越是具有人民集体集会中特有的那种优柔寡断。无知将成为诡诈的弄愚者,感情也将成为诡辩和雄辩的奴隶。人民的错误莫大于做出这样的假定:通过把自己的议员增加到超出一定限度,来加强对少数人统治的防备。经验永远会告诫他们,正好相反,为了安全、当地情况和对整个社会的普遍同情等目的而达到足够人数以后,每增加他们的议员就要会阻碍他们自己的目的。
    引自 第五十八篇
    2012-12-05 14:04:09 回应
  • 第六十二篇
    各州享有的平等表决权,既是宪法对仍由各州保留的部分主权的认可,也是维护这一部分主权的手段。 参议院组织上的这一特点,还有另一好处,因为它必然构成防止不当立法行为的进一步障碍。按照这样的安排,不首先征得大多数人民的同意,并且随后取得大多数州的同意,什么法律和决议都是通不过的。 由于两个机构的特点越是不一样,就越是难以勾结起来为害。 一切一院制而人数众多的议会,都容易为突发的强烈感情冲动所左右,或者受帮派头子所操纵,而通过过分的和有害的决议;这也足以说明设置参议院的必要性。 旨在纠正这种弊病的机构,本身应该免除这种弊病,因此其人数应该较少。而且,这个机构也应该更稳定一些,因而其行使权力的期限,也就应该是相当长的。
    引自 第六十二篇
    2012-12-05 14:09:55 回应
  • 第六十五篇
    在这种情况下(审议弹劾案),最大的危险莫过于使其裁决屈服于派别间相对力量的大小,而不取决于有无罪责的证明。 除了参议院,何处又能找到具有足够的尊严或可以充分便宜行事的法庭呢?还有什么其他机构可能充分把握其本身立场,在被告的个人合作为人民代表的原告(众议院)之间,能够不屈不挠的保持必要的无所偏倚呢? 最高法院能否符合这一条件而予以依靠呢?这是很值得怀疑的,因为最高法院的法官不见得在一切时候都具有执行如此困难任务所需要的那种突出的坚定性;尤其值得怀疑的是,这些法官是否具有足够的信用和权威,而在某些场合下,使人民能够接受同自己代表提出的控告相反的裁决。 社会中最受信赖、最为超群的人士,从此荣耀一世,或者蒙羞终生,完全取决于处理弹劾案法庭的自由裁决,这样严重的责任不容许把这种委托托付给少数的人。 由于裁定应予弹劾而使被告蒙受的屈辱,并未结束因其犯罪所应受的惩罚。被弹劾后而从此失去全国的尊敬和信赖、荣誉和报酬后,大概还要受到普通法律的控告和处罚。 在两种情况中让同一些人担任法官,则可能成为迫害对象的人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掉两次审判本来可以提供的双重保障。本来的判决,按其措辞,不过是免去现职和不再叙用,却往往实际包括使之丧失生命和财产。
    引自 第六十五篇
    2012-12-05 14:22:05 1人喜欢 回应
  • 第六十六篇
    只要各个权力部门在主要方面保持分离,就并不排除为了特定目的予以局部的混合。此种局部混合,在某些情况下,不但并非不当,而且对于各权力部门之间的互相制约甚至还是必要的。 制宪会议的草案规定了若干有利于众议院的重要条款,以平衡委于参议院的额外权力。提出有关财政法案之权,专属众议院。众议院还单独掌握提出弹劾的权力,这难道还不足以完全平衡审议弹劾案之权么?如果选举人多数不能一致选出总统,总统选举的裁决人也由众议院充当。
    引自 第六十六篇
    2012-12-05 23:50:0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