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Wah对《联邦党人文集》的笔记(30)

CharlieWah
CharlieWah (Thy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

读过 联邦党人文集

  • 第六十八篇
    遴选担任如此重托的人物(合众国总统),应该希望人民的意志能够起到作用。为此,没有把这项权力交付某一现成机构,而是交付给为此特殊目的由人民在特定时刻选出的人。 尤其应予希望的是,要尽可能的减少引起骚动和紊乱的机会。 选出若干人,组成一个选举人的居间机构,比起选举一个人,作为公众寄望的最终对象,就不那么容易造成震动整个社会的非常的、暴乱性的运动。(而且各州选举人将分散在各州投票) 最应寄予希望的是,要采取一切实际可行的步骤去反对结党营私、阴谋诡计、贪污腐化。 会议未使总统的任命依靠任何现成的组织,因为这种组织的成员有可能在事先收到贿赂而出卖其选票;而是从一开始就诉之于美国人民的直接行动,选出若干人来专门从事选任总统这样一项临时任务。而且会议还规定,凡根据客观情况可能被怀疑过分忠于现任总统的,均无资格接受此项委托。一切参议员、众议员或任何受委或就雇于合众国的人,均不能成为选举人。
    引自 第六十八篇
    2012-12-06 00:00:11 1人喜欢 回应
  • 第六十九篇

    行政首脑之真实属性:

    合众国总统为民选任期四年的官员;英国国王则是终身和世袭的君主。前者个人可以受到惩罚和羞辱;后者则其人身神圣不可侵犯。前者对议会法案可以有有条件的否决权;后者则有绝对的否决权。前者有权统辖国家陆军和海军;后者除此权利之外还具有宣布战争,以及凭个人权威征召和组成舰队和陆军之权。前者与议会之一院共享缔结条约之权;后者则单独享有缔结条约之权。前者在委任官员上具有类似分享之权;后者则单独决定一切委任。前者不能授予任何特权;后者可以使外国人归化,使普通人成为贵族;可以建立社团使之具有法人团体的一切权利。前者对商业和国市不能制订任何法规;后者在各方面则是商业的仲栽人,并以此身份建立市场和集市,可以调整变量衡制,可以在有限期年实行禁运,可以铸币,可以允许或禁止外国钱币流通。前者毫无神权;后者则是国教的最高首领和教长!对于把这样不同之物妄想说成相似的人,我们还能予以什么答复呢?对于把由人民定期选出公仆掌管一切权力的政府说成是贵族政体、君主政体、专制政体的人,答复也只能是一样的。
    引自 第六十九篇
    2012-12-06 00:43:26 1人喜欢 回应
  • 第七十篇
    集权力于一人最有利于明智审慎,最足以取信于人民,最足以保障人民的权益。 统一才有力量,这是不容争议的。一人行事,在决断、灵活、保密、及时等方面,无不较之多人行事优越得多;而人数越多,这些好处就越少。 行政首脑一职多人容易使人民失去忠实代表他们行使权力方面的两大保障:第一,舆论的约束力失去实效,一方面对于坏事的申斥因对象不止一人而有所分散,一方面也无从确定谁个应负其咎;第二,发现受委人错误行为的机会,既不容易,也难明确,因而无从免去其职务,也无从在必要时予以惩处。 在英国君主政体中,枢密院代替其行政首脑承担其所禁止承担的责任,亦即作为人质,在一定程度上对国民保证国王行为的正当。在美国共和政体中,如果设立枢密院式的委员会,则只会破坏,或大为减轻总统个人所应付的必要责任。 各州宪法中普遍规定为州长设置委员会的观念,产生于共和政体审慎维护的一个原则,即认为权力由数人执掌比一人执掌较为安全。 但笔者认为此一规律并不适用于行政权。 “行政权集于一人更易于加以防范”;人民的警惕和监督只有一个对象,这样就安全得多;总之,执掌行政权的人越多,就越不利于自由。
    引自 第七十篇
    2012-12-06 21:33:55 回应
  • 第七十一篇
    共和制度的原则,要求接受社会委托管理其事务的人,能够体察社会意志,并据以规范本人行为;但并不要求无条件顺应人民群众的一切突发激情或一时冲动,因为这些很可能是由那些善于迎合人民偏见而实则出卖其利益的人所阴谋煽动的。
    引自 第七十一篇

    因此应该给予总统足够长的任期,以抵制这种一时误会,给予人民时间冷静反省,不惜引致人民不怏而受到长期感激。

    2012-12-06 22:44:48 回应
  • 第七十五篇
    世袭君主固然时常压迫人民,然而由于其个人利害与其统治如是息息相关,致使其受外国腐蚀的危险甚小。但是,由平民一跃而为政府首脑之人,如其个人财富仅只小康或甚微薄,复又预见经过为期不久之后,仍将恢复原来的社会地位,则此人即被置于可以牺牲其职责以换取利益的诱惑之下,必须具有极为崇高的道德品质始能抗拒。贪婪者可能被诱使背叛国家利益以猎取财富。 如将缔约权全部委之于参议院,则无异于取消宪法授权总统掌管对外谈判事宜的好处。 综上所述,缔约权委之于总统与参议院联合掌握,实委之于任何一个方面均为妥善。
    引自 第七十五篇
    2012-12-07 13:50:37 回应
  • 第七十六篇
    一人单独负责(任命合众国官员)自然会产生更切实的责任感,和对自己声誉的关切,而正由于此,他将更强烈地感到自己有义务、以更大之关注细心考查职务要求的各项条件,更易排除私情,遴选具有最佳条件的人任职。 每逢一团体行使任命之权,其成员间必然表现出十足的个人和党派间的好恶、是非与恩怨。从此作出之人选决定必为一派战胜另一派,或两派妥协的结果。不论何种情况之下,候选人本人的素质反而常被忽略。在第一种情况下,适合本党内部统一的考虑将压倒人选本人是否称职之考虑;在后一种情况下,一般就会出现双方利益的妥协:“此职照顾我方,彼职照顾你方。”这是通常交易中的条件。而不论作为一派胜利或两派妥协的结果,以增进公众利益为首要目标的则极为罕见。
    引自 第七十六篇
    2012-12-07 13:52:18 回应
  • 第七十七篇
    一个变动性大、人数众多的机构不宜行使任命权。试想众议院在半个世纪之后,其成员将达三、四百人,其不宜行使此权乃明显可见。总统与参议院各具一定的稳定性,由此产生的优点,由于众议院的参与,定将化为乌有,而拖延、窘困情况必将因而产生。多数州宪法之例亦足说明此议之不足取。
    引自 第七十七篇
    2012-12-07 13:55:02 回应
  • 第七十八篇
    大凡认真考虑权力分配方案者必可察觉在分权的政府中,司法部门的任务性质决定该部对宪法授与的政治权力危害最寡,因其具备的干扰与为害能力最小。行政部门不仅具有荣誉、地位的分配权,而且执掌社会的武力。立法机关不仅掌握财权,且制定公民权利义务的准则。与此相反,司法部门既无军权、又无财权,不能支配社会的力量与财富,不能采取任何主动的行动。故可正确断言:司法部门既无强制、又无意志,而只有判断;而且为实施其判断亦需借助于行政部门的力量。 无可辩驳地证明:司法机关为分立的三权中最弱的一个,与其他二者不可比拟。司法部门绝对无从成功地反对其他两个部门;故应要求使它能以自保,免受其他两方面的侵犯。 是故除使司法人员任职固定以外,别无他法以增强其坚定性与独立性;故可将此项规定视为宪法的不可或缺的条款,在很大程度上并可视为人民维护公正与安全的支柱。 法院的完全独立在限权宪法中尤为重要。所谓限权宪法系指为立法机关规定一定限制的宪法。如规定:立法机关不得制定剥夺公民权利的法案;不得制定有追溯力的法律等。在实际执行中,此类限制须通过法院执行,因而法院必须有宣布违反宪法明文规定的立法为无效之权。如无此项规定,则一切保留特定权利与特权的条款将形同虚设。 宪法除其他原因外,有意使法院成为人民与立法机关的中间机构,以监督后者局限于其权力范围内行事。解释法律乃是法院的正当与特有的职责。
    引自 第七十八篇
    2012-12-07 13:58:26 回应
  • 第八十四篇

    关于权利法案:

    就严格意义而论,人民不交出任何权利;既然人民保留全部权利,自然无需再宣布保留任何个别权利。 笔者还可进一步断言:人权法案,从目前争论的意义与范围而论,列入拟议中的宪法,不仅无此必要,甚至可以造成危害。人权法案条款中包括若干未曾授与政府的权力限制;而正因如此,将为政府要求多于已授权力的借口。既然此事政府无权处理,则何必宣布不得如此处理?
    引自 第八十四篇

    “联邦党人文集(尤其是第84号文)以反对权利法案而著称。在宪法中加入权利法案这一想法,从一开始就饱受争议。因为宪法并不通过列举具体的权利来保护人民,因此一旦这样的法案通过,人们会害怕这反而会成为人民权利的限制。然而,权利法案的支持者们指出,一份人民权利的列表并不应该被理解为是绝对完整的,它只是列举了人权中最为重要的一些权利,而并不包括所有人所应该拥有的权利。当然,持有这种观点的人都认为司法权力将在实践中扩张性地解释权利法案。”

    2012-12-07 15:43:05 回应
  • 第八十五篇
    从来笔者不曾期待由谁不完美之人制出完美之物。一切经过集体讨论制定的方案均为各种意见的混合体,必然混杂每个个人的良知和智慧,错误和偏见。将十三个不同的州以友好、联合的共同纽带联结一起的契约,必然是许多不同利益与倾向互相让步的结果。此种原料安能制出完美无缺的成品? 热心于在宪法通过之前先行修正者必因一同样可靠与明智的作家之以下言词而有所收敛:“(他说)在一般法律方面欲平衡一大国或社会,无论其为君主或共和政体,乃极为艰巨的工作,任何人间才子,尽管博学多能,亦不能仅靠理性与沉思可以期冀完成。在此项工作中必须集中众人的判断;以经验为先导;靠时间以完善之,在其初次试验中不能避免发生的错误,须由实践中感到不便时加以改正”。以上明确论点应为真诚拥戴联邦人士的明鉴,警惕不要在一味追求不甚可能一旦达到的目标,而招致无政府主义,形成内战、造成各州间永久分裂状态,乃至使一时得势的煽动家得以建立军事独裁。完美之目标只能积以时日、积累经验始能达到。
    引自 第八十五篇
    2012-12-07 16:08:43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