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Wah对《五味》的笔记(10)

CharlieWah
CharlieWah (Thy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

读过 五味

五味
  • 书名: 五味
  • 作者: 汪曾祺
  • 副标题: 汪曾祺谈吃散文32篇
  • 页数: 177
  • 出版社: 山东画报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04
  • 第4页 葵 薤

    古时候的“菜中之王”叫葵,其实就是冬寒菜,也叫“冬葵”“冬苋菜”。白菜流行起来后在北方就少见了,不过北方有种“木耳菜”,本名“落葵”,是葵之一种,貌似就是软江叶。 薤xie4在内蒙山西叫荄荄(音害害),就是藠头。

    2012-10-30 15:36:56 回应
  • 第146页 昆明的吃食
    火腿月饼。昆明吉庆祥火腿月饼天下第一。因为用的是“云腿”(宣威火腿),做工也讲究。过去四个月饼一斤,按老秤说是四两一个,称为“四两坨”。前几年有人从昆明给我带了两盒“四两坨”来,还能保持当年的质量。(一九九三年)
    引自 昆明的吃食
    2012-10-30 21:13:01 回应
  • 第87页 五味
    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因为一个大人物年轻时常吃而出名。这位大人物后来还去吃过,说了一句话:“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文化大革命中火宫殿的影壁上就出现了两行大字: 最高指示: 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
    引自 五味
    2012-10-31 00:03:47 回应
  • 第108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豌豆的嫩头,我的家乡(高邮)叫豌豆头,但将“豌”字读“安”。云南叫豌豆尖,四川叫豌豆颠。我的家乡一般都是油盐炒食。云南、四川加在汤面上面,叫做“飘”或“青”。不要加豌豆苗,叫“免飘”;“多青重红”则是多要豌豆苗和辣椒。吃毛肚火锅,在涮了各种荤料后,浓汤之中推进一大盘豌豆颠,美不可言。
    引自 食豆饮水斋闲笔
    2012-10-31 00:48:51 2人喜欢 回应
  • 第110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绿豆糕,昆明吉庆祥和苏州采芝斋的最 好,油重,而且加了玫瑰花。北京的不加, 噎死人了。
    引自 食豆饮水斋闲笔

    不知道吉庆祥现在还有没有绿豆糕。

    2012-10-31 01:05:16 1人喜欢 回应
  • 第6页 葵·薤
    我写这篇随笔,用意是很清楚的。 第一,我希望年轻人多积累一点生活知识。古人说诗的作用: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这最后一点似乎和前面几点不能相提并论,其实这是很重要的。草木虫鱼,多是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对于草木虫鱼有兴趣,说明对人也有广泛的兴趣。 第二,我劝大家口味不要太窄,什么都要尝尝,不管是古代的还是异地的食物,比如葵和薤,都吃一点。一个一年到头吃大白菜的人是没有口福的。许多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的蔬菜,比如菠菜和莴笋,其实原来都是外国菜。西红柿、洋葱,几十年前中国还没有,很多人吃不惯,现在不是都很爱吃了么?许多东西,乍一吃,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
    引自 葵·薤
    2012-10-31 12:48:59 1人喜欢 回应
  • 第36页 昆明菜
    重庆有很多小面馆,门面的白墙上多用黑漆涂写三个大字“麻、辣、烫”,老远就看得见。
    引自 昆明菜
    2012-10-31 12:52:01 1人喜欢 回应
  • 第115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四川才有夹沙肉,乃以肥多瘦少的带皮臀尖肉整块煮至六七成熟,捞出,稍凉后,切成厚二三分的大片,两片之间皮肉不切通,中夹洗沙(豆沙),上笼蒸火巴。这道菜是放糖的,很甜。肥肉已经脱了油(豆沙最能吸油),吃起来不腻。但也不能多吃,我只能来两片。
    引自 食豆饮水斋闲笔
    2012-10-31 12:57:24 回应
  • 第162页 果蔬秋浓
    江青一辈子只说过一句正确的话:“小萝卜去皮,真是煞风景!”我们有时陪她看电影,开座谈会,听她东一句西一句地漫谈。开会都是半夜(她白天睡觉,夜里办公),会后有一点夜宵。有时有凉拌小萝卜。人民大会堂的厨师特别巴结,小萝卜都是削皮的。萝卜去皮,吃起来不香。
    引自 果蔬秋浓
    2012-10-31 12:59:51 1人喜欢 回应
  • 第171页 豆汁儿
    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
    引自 豆汁儿
    2012-10-31 23:54:11 2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