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Wah对《看见》的笔记(5)

CharlieWah
CharlieWah (Thy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

读过 看见

看见
  • 书名: 看见
  • 作者: 柴静
  • 页数: 405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1-1
  • 第115页 第六章 沉默在尖叫
    采访是生命间的往来,认识自己越深,认识他人越深,反之亦然。
    引自 第六章 沉默在尖叫
    2012-12-17 11:31:02 1人喜欢 回应
  • 第92页 第五章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归根结底,没有一个宽容的制度可以海纳五光十色的生存状态。让人们自由地爱吧,愈自由愈来纯洁。
    引自 第五章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2012-12-17 12:07:13 回应
  • 第139页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郝劲松说:“今天你可以失去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权利,人身权,财产权,包括土地、房屋……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会落在你的身上。” 采访时任铁道部发言人的王勇平,车上他的同事问我:“你们为什么要采访这个刺头,他是反政府吧?” 我说:“他挺较劲,也许也有虚荣心,不过我没觉得他是反政府。他谈的都是法律问题,您要觉得他谈的不对,可以在这个层面上批驳他。” 坐在车前座的王勇平转过头说:“他是刺头,但是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人。”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飞越疯人院》中,麦克默菲押了十美金打赌,搓了搓手,使劲抱住那个台子,没搬起来;再一次用力,还是搬不动。他只好退下。突然,他大声叫起来:“去他妈的,我总算试过了,起码我试过了”。 郝劲松说:“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的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这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个当时三十四岁的年轻人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引自 第八章 我只是讨厌屈服
    2020-02-09 15:26:39 5人推荐 55人喜欢 6回应
  • 第183页 第十章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贺卫方豆瓣小组关闭后,有位前辈写过一篇长长的博客纪念它,赞美它,文章下面的留言里,有一个署名是这个小组组长的人,他说:“我们小组里有一部分文章是有建设性的,并不像您说的那样篇篇都是。” 这人最后写道:“不要因为一样东西死去就神化它。” “我们也许没有机会采访被指证方,但是有没有对自己获知的一方信息存疑?能不能站在对方立场上向报料人发问?有没有穷尽各种技术要素,体现出尽可能去寻找对对方有利证据的倾向?‘做不到’只是一个技术问题。‘不必做’却是一个以暴制暴的思维模式。 “一个节目里应该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话语权的另一半》 我依然尊敬并学习法拉奇和安娜,但也开始重新思量采访,她们甘冒枪林弹雨,为一次采访可以倾注生命,性烈如火,同情心极深,但也容易将世界分为掌权者和被侮辱者,将历史的发生归功或归罪于某一个人,容易将好恶凌驾于事实之上。 想起在“百家讲坛”采访易中天,他反客为主,问我,“新闻调查”的口号是探寻事实真相,你说说,什么是真相? 我想了想,说:“真相是无底洞的那个底。” 做调查记者最容易戴上“正义”、“良知”、“为民请命”的帽子,这里面有虚荣心,也有真诚,但却是记者在困境中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现在如果要把帽子摘下,有风雨时也许无可蔽头。 人往往出自防卫才把立场踩得像水泥一样硬实,如果不是质问,只是疑问,犹豫一下,空气进去,水进去,他两个脚就不会粘固其中。思想的本质是不安,一个人一旦左右摇摆,新的思想萌芽就出现了,自会剥离掉泥土露出来。 采访不是来评判,只是来了解;不用来改造世界,只用来认识世界。记者的道德,是让人“明白”。 纠正偏见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意见市场流通起来,让意见与意见较量,用理性去唤起理性。 “得诚实地说,悲情、苦大仇深的心理基础是自我感动。自我感动取之便捷,又容易上瘾,对它的自觉抵制,便尤为可贵。每一条细微的新闻背后,都隐藏着一条冗长的逻辑链,在我们这,这些逻辑链绝大多数是同一朝向,正是因为这不能言说又不言而喻的秘密,我们需要提醒自己:绝不能走到这条逻辑链的半山腰就号啕大哭。 “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引自 第十章 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2012-12-18 21:50:06 1人推荐 回应
  • 第367页 第十八章 采访是病友间的相互探问
    关于药家鑫案: “把一个人送回到他的生活位置和肇事起点,才能了解和理解,只有不把这个人孤立和开除出去,才能看清这个事件对时代生活的意义。” 上世纪三十年代,吴经熊曾经是上海特区法院的院长,签署过不少死刑判决。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当法官时,常认真地履行我的职责,实际上我也是如此做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潜伏着这么一种意识: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我觉得像彼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约8:4),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引自 第十八章 采访是病友间的相互探问
    2012-12-20 13:07:5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