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殇 (20) 更多

  • 第321页 失控的摇篮
    尽管革命在进展过程中造就了多种思潮和多种可能,但是,革命的结局却永远指向一元,扫清障碍,回归大一统,如同中国人对大团圆结局的迷恋。 强国梦又回到晚清时代对军事的渴望,新一轮的洋务运动的目标是原子弹、...
  • 第303页 康定:孔子与佛陀
    “我从这个事实当中,启发出三个要点:(一)不患边民之‘不怀德’,而患我之‘无德可怀’;(二)不患边民之不与我'同一',而患我之不去‘化’;(三)不变边民为国民,边民可能为他国之民;不变边土为国土,边...
  • 第291页 南宁:梦断德邻路
    地方主义虽能够成城市高速勃发的动力,却也正是其由盛转衰的致命弱点,就像一剂以毒攻毒的药方,当地方主义催生的理想、团结与激情抵达一个临界点,就会转化为保守、封闭和短视——南宁就一直被搁置在这两种状态...
  • 第259页 天水:死水微澜
    这辆汽车在进城之前路过观音堂,却总也爬不上堂前的斜坡,仿佛菩萨绝不肯接纳这辆史无前例的汽车。在神灵面前,新式发动机失效了,能依仗的,反而是耕牛,现代世界与古老传统暗中微妙地对峙着,却又不得不相互扶持。
  • 第256页 北碚:“赛先生”的救赎
    仅仅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无法将这座小城与70多年前黄炎培的溢美之词联系在一起:“北碚两字,名满天下,几乎说到四川,别的地名很少知道,就知道北碚。与其说因地灵而人杰,还不如说因人杰而地灵吧!”
  • 第230页 汉口:民主的边缘
    如果一个旅行者选择了一些并不恰当的时机抵达汉口,他很可能会被报纸惹得精神错乱。 他在前一天夜里睡下时,还躺在一座叫汉口的城市里,次日早晨当他被街头报童的叫卖声吵醒,他们手里挥舞的新闻纸里,这个城市的...
  • 第209页 杭州:破茧之城
    尤其在此时此刻,当缅怀与纪念,最终借助权力之手降格为例行公事,一百六十余字的《总理遗嘱》被复述得越多,也就越来越流失了情感的光泽。这些曾令一代人伤悼悲恸的字句,曾令他们梦寐着个人奋发、国家振兴的语...
  • 第189页 南通:千里涉江
    灾难是政府行政能力最好的试金石,表面的繁华与平静,奏折里夸张矫饰的数据与攻击,都抵不过以藏灾难的考验。 从传统知识分子中脱胎而出的一代实业家和政治家,几乎都曾与赈灾、慈善建立过密切的关联,无论是长茧...
  • 第179页 第四章 专家治国
    “对官僚应有的形象考虑,不是凭借区区的专门行政知识,而是凭着自己完美的文化能力和道德能力去教化和指导民众。在这种意义上,在旧体制的中国,官僚的理想形象不是行政的专家,相反,毋宁说非专家才是官僚的理...
  • 第164页 北京:游园·惊梦
    危机感与日俱增,中国人越来越无法置身事外,越来越频繁地对帝国的变革发言,问题在于,帝国虽有变革的诚意,却缺乏有效的举措,面对公众日益膨胀的失望情绪,以及革命者的穷追不舍,谨小慎微的改良者最终一败涂...
  • 第157页 上海:暗战四马路
    中华书局或者商务印书馆,并没有汇入这股愤怒的洪流。它们之所以能贯穿整个民国存在,恰恰在于它们的主持者及保持着文人的天真,有秉承着商人的克制。 包容性是城市的意义所在。
  • 第130页 长沙:岁在庚戌
    1906年5月,陈天华和姚洪业归葬岳麓山。长沙各界在禹之谟的倡导下,不顾官方反对,举行万人公葬。各校师生云集,“适值夏日,学生皆着白色制服,自长沙城中望之,全山为之缟素。”
  • 第111页 哈尔滨:永夜的极光
    啤酒的味道远没有“田家烧锅”浓烈,但是粘稠醇厚,甚至有些甜蜜的回甘。哈尔滨人尝到的第一口现代化的味道,就是这样馥郁而简单。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后来如是描述哈尔滨的生活:“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让他们感受到...
  • 第101页 澳门:上帝与谁同在
    这座城市仿若赌盘上迅速转动的骰子,它不抗拒任何一种可能,也不回绝任何一场善恶不明的邀请。所有沉沦的行迹,都假以梦想之名。它在罗盘上翻来覆去的笑靥与愁容,映衬着赌桌下人世的悲欢,只不过,那些当局者往...
  • 第74页 第二章 水月·镜花
    这些曾在中国历史上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开始产生灼热的光线,蔓延整个中国,成为一面又一面的镜子,映照着这个日渐憔悴的国家和它迷惘的臣民。 这三座城市的路向,其实更是英国、葡萄牙和俄国这三重力量在中国的投...
  • 第53页 天津:复兴的幻象
    接管一座生灵涂炭的城市,或者重建它,固然任重道远;与此相比,更加艰难的是接管一座生机勃勃的城市。 失去城墙的城市,如同失去古老传统庇护的精神世界,面对西潮汹涌,人们不再有免疫力,反而满怀好奇,微妙的...
  • 第19页 安庆:昙花摧城
    千年以降,中国人营造城市,往往不是从生活的层面进行考察,而是先从权力和军事的角度作出判断——是否依山傍水,是否易守难攻,是否“王气”弥漫……这些首要的指标,体现为城市如何更好地传达权力的威严,如何...
  • 第12页 第一章 将军令
    尽管曾国藩半生致力于洋务,他却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初衷,所谓“经世之道不出故纸之中”。他始终相信,所有的现实问题,都能在中国漫长而神圣的传统中找到答案。 同治八年(1869年),在点校《汉书》时,王闿运意外...
  • 第1页 前言 城市想象与现代中国
    从中心滑向边缘的过程,最终毁灭了帝国,却缔造了城市。 人们别无选择,只有用自己一瞬的生命,去填充这个国家失控的将来。 “许多历史学家执迷于各种革命,妨碍了他们更多的注意帝王、君主和官僚所从事的初级阶...
  • 第313页 康定:孔子与佛陀
    在艰难的局势和在频繁的权利斗争中,刘文辉勉力维系着西康的繁荣,他不断试图在这片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中播种下更多的希望,急迫地做着各种规划。有一天他带着全家人郊游,站在跑马山上,满怀憧憬地告诉大儿子,...

回到正统 (9) 更多

  • 第115页 第七章 永恒的革命
    为自己想要之事效力,然后称之为进化。进步或前进于人类之唯一可以理解的意义,就是我们有一个明确的愿景,并希望按照这个愿景塑造世界。 前文指出我们必须喜爱这个世界,方能改变世界。现在加以补充:我们必须喜...
  • 第157页 第九章 权力与探险家
    一个合乎情理的不可知论者或会有充分理由转而对我说:就算假定那些教义的确包括这些真理,你何不只取其真理而别管那些教义? 许多明白事理的现代人不相信基督教,极可能是因为三种信念汇聚所施给他们的压力。第一...
  • 第140页 第八章 正统信仰的浪漫
    基于某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常人有一种牢固的观念,认为不信神迹较相信神迹自由。 19世纪的人不会不相信耶稣复活,因为基督教赋予了他们提出疑问的自由。他们不想信耶稣复活,是因为他们那套严格的唯物论不容许他们...
  • 第87页 第六章 基督教的吊诡
    世上万物最诡秘莫测的,莫过于这种不动声色、差之毫厘的谬误;仿佛宇宙有些东西暗地造反。 基督教不但能推断符合逻辑的真理,而且对于赫然变得不合逻辑的事物,仍能道出个中的真理。 基督教不但在简单的真理上简...
  • 第81页 第五章 世界的旗帜
    基督教一神论的核心词句是:神是创造者,正如艺术家是创造者一样。 一切创造都带来分离。 这种在神圣的创造中的分离(有如诗人跟诗作隔离、母亲跟新生孩子分开),是那绝对的能量创造世界的真实描述。也就是基督...
  • 第27页 第三章 思想自尽
    寻欢作乐,人就是去了最大的欢乐;因为最大的欢乐是惊喜。因此,人若要自己的世界伟大,必须常常叫自己渺小。 今天,叫我们苦恼的,是谦卑放错了地方。谦虚已移离了野心的地带,安顿在信念的境域上;有违其存在的...
  • 第10页 第二章 疯子
    古怪稀奇之事只会吸引常人,不会吸引怪人。 至于唯物论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姑且不论是对是错,那些主要的推论已经渐渐摧毁唯物论者的人性。 使人不致精神失常的,就是神秘主义。 健康的人之所以保持着轻松愉快...
  • 第4页 欢笑的先知:切斯特顿(中译本导言)
    世上存留着的,除了是神原本设计的残迹之外,就是一种自由,一种选择相信或离开这样的神的自由。 相对于基督徒的痛苦,喜乐恰恰就是无神论者的困惑。 邪恶最大的胜利也许是把宗教描绘成享乐的敌人,真相却是,我...
  • 第1页 欢笑的先知:切斯特顿(中译本导言)
    有人问切斯特顿(护教学家),假如他的船搁浅在荒岛上,他最希望随身携带的是哪一本书?切斯特顿不假思索地答道:“这还用说,当然是《造船术实用指南》!”

古詩源 (13) 更多

  • 第17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烏鵲歌 (韓憑為宋康王舍人。妻何氏美,王欲之。捕舍人。築青陵之台。何氏作烏鵲歌以見志。遂自縊。) 南山有烏。北山張羅。鳥自高飛。羅當奈何。 烏鵲雙飛。不樂鳳凰。妾是庶人。不樂宋王。 (妙在質直。唐孟郊...
  • 第16页 古詩源第一 古逸
    越人歌 (劉向說苑。鄂君子晳泛舟於新波之中。乘青翰之舟。張翠蓋。會鐘鼓之音畢。越人擁楫而歌。於是鄂君乃揄修袂行而擁之。舉繡被而覆之。)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
  • 第16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徐人歌 (劉向新序。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徐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已許之。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為之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 第16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偕隱歌 (琴清英云。祝牧與其妻偕隱。乃作歌。) 天下有道。我黼子佩。天下無道。我負子戴。
  • 第15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接輿歌 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方今之時。僅免刑焉。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臨人以德。殆乎殆乎。畫地而趍。...
  • 第13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獲麟歌 (孔叢子。叔孫氏之車子鉏商樵于野而獲麟焉。眾莫之識,以為不祥。夫子往觀焉。泣曰。麟也。麟出而死。吾道窮矣。歌云云。) 唐虞世兮麟鳳遊。今非其時來何求。麟兮麟兮我心憂。
  • 第11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忼慷歌 貪吏而不可為而可為。廉吏而可為而不可為。貪吏而不可為者。當時有汙名。而可為者。子孫以家成。廉吏而可為者。當時有清名。而不可為者。子孫困窮被褐而負薪。貪吏常苦富。廉吏常苦貧。獨不見楚相孫叔敖。...
  • 第10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琴歌 (風俗通。百里奚為秦相。堂上樂作。所賃浣婦自言知音。因撫弦而歌。聞之。乃故妻也。) 百里奚。五羊皮。憶別時。烹伏雌。炊扊扅[yǎn yí]。今日富貴忘我為。
  • 第9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飯牛歌 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逢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漫漫何時旦。 滄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鯉魚長尺半。敝布單衣裁至骭。清朝飯牛至夜半。黃犢上阪且休息。吾將捨汝相齊國。 出東門兮厲石...
  • 第7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書硯 石墨相著而黑。邪心讒言。無得汙(同"污")白。
  • 第6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書車 自致者急。載人者緩。取欲無度。自致則反。(聖賢反己之學。不肯自恕。)
  • 第4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盥盤銘 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遊也。溺於人不可救也。
  • 第2页 古詩源卷一 古逸
    堯戒 戰戰慄慄。日謹一日。人莫躓于山。而躓于垤。

野火集 (7) 更多

  • 第136页 容忍我的火把
    所以“安定”也有两种:在政府与人沟通、协调之后而使冲突化解的安定,是真实的、持久的安定。不经沟通,却以政府权力抑制民意以遮掩镇压冲突的安定,是假的安定,也是暗流潜伏、危险的安定。 蒋经国先生说了句非...
  • 第176页 我的台湾意识
    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作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寄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 第83页 “对立”又如何?
    有一天搭计程车,跳过马路上一个大坑,受惊之余,这个嚼槟榔的司机往窗外狠狠吐了一口痰,骂了一句:“操国民党!” 这个司机完全错了!他可以“操”养工出,可以“操”市政府,但路上一个坑,与国民党这个政党何...
  • 第77页 正眼看西方
    在自卑与自大的搅混之下,对事,我们就做不到客观冷静。在讨论台湾种种社会问题时,常发现三种直觉的反应。其一是:“怎么,老说咱们不好,西方就没这些问题吗?” 我可不懂,台湾游的缺点,与西方有什么关系?难...
  • 第74页 不一样的自由
    他们有与我不一样的自由,也有与你不一样的自由。
  • 第30页 八〇年代这样走过
    走过纷纷扰扰的十年,发现的竟是:只要有权利的试探,任何人都可以堕落。这当然包括,或者说:尤其包括八〇年代理想主义的英雄们。
  • 第14页 新的“野火”,从哪里开始?
    我看不出这种公器的私用、这种权力对人的操弄,和从前的威权政治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反而,威权的统治者因为不需要选票考虑,它可以做长程投资和规划,即使不讨好;那需要靠四年一轮的选举的执政者,却往往选择牺...

一九八四 (6) 更多

  • 第165页 第二部 九
    五六十年代革命时期之后,社会跟以往一样重组,分为上等人、中等人和下等人。但新的上层集团跟它的所有前辈不同,并非凭本能行动,而是知道如何保持它的地位。他们早就知道,对寡头政治而言,唯一安全的基础就是...
  • 第158页 第二部 九
    如果他被允许和外国人接触,他会发现,他们跟自己并无差异,他被告知的有关他们的知识大部分是谎言。这样,他生活的这个封闭的世界就被打破了,恐惧、仇恨和作为他的道德根据的自以为是就可能逐渐消失。
  • 第106页 第二部 三
    有多少人像她一样,也许是更年轻的一代——他们在一个革命的世界里成长,除了将党作为如天空一样的既定事物接受,其余一无所知,对党的权威不作反抗,只是设法逃避,如同兔子躲开狗一样。
  • 第29页 第一部 三
    在新语中,他们称“现实控制”为“双重思想”。 知与不知,意识到全部的真实,又处心积虑地说谎,同时持两种相抵消的观点,知道两者相互矛盾但又两者都相信;以逻辑来反对逻辑,否定道德却又以道德自居,认为民主...
  • 第28页 第一部 三
    如果其他人都相信了党强加的谎言——如果所有的记载都重复同一个故事——那么,谎言就会进入历史,成为真理。“谁控制了过去,”党的口号宣称,“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
  • 第15页 第一部 一
    这种似乎迷失人性的呼喊总是让他觉得恐怖。当然,他也和别人一样呼喊,他不可能与众不同。掩饰你的情感,控制你的表情,与其他人做同样的事,这已是一种本能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