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3)

孽子 (1)

  • 在我们的王国里
    我对他说:我一身的毒,一身的肮脏,你要来做什么?他说:你一身的肮脏我替你舔干净,一身的毒我用眼泪替你洗掉。

霍乱时期的爱情 (3)

  • 第321页
    他曾经说过一件令她匪夷所思的事情:截肢后,患者仍能感受到已不存在的那条腿上的疼痛、痉挛和瘙痒。这正如她失去他以后的感受,虽然他已经不在了,她却仍觉得他就在那里。
  • 第242页
    社交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恐惧,夫妻生活的关键在于学会控制厌恶。
  • 第120页
    他还太年轻,尚不知道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 而也正是由于这种玄妙,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

给青年的十二封信·谈修养 (3)

  • 第61页 十二谈人生与我
    在草木虫鱼说,生活自身就是方法,生活自身也就是目的。从草木虫鱼的生活,我觉得一个经验。我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方法,不在生活以外别求生活目的。
  • 第59页 十一 谈在卢佛尔宫所得的一个感想
    假如我的十二封信对于现代青年能发生豪末的影响,我尤其虔心默祝这封信所宣传的超“效率”的估定价值的标准能印入个个读者的心孔里去;因为我所知道的学生们、学者们和革命家们都太贪容易,太浮浅粗疏,太不能深...
  • 第9页 一 谈读书
    我不能告诉你必读的书,我能告诉你不必读的书。许多人曾抱定宗旨不读现代出版的新书。因为许多流行的新书只是迎合一时社会心理,实在毫无价值,经过时代淘汰而巍然独存的书才有永久性,才值得读一遍两遍以至于无...

浮生六记 (4)

  • 第40页 坎坷记愁
    芸乃执余手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字。忽发喘,口噤,两目瞪视,千呼万唤,已不能言。痛泪两行,涔涔流溢。继而喘渐微,泪渐干,一灵缥缈,竟尔长逝。 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
  • 第35页 坎坷记愁
    第二次被逐,怕被邻里耻笑,还要躲债,所以决定拂晓时分悄悄离开。 将交五鼓,暖粥共啜之。芸强颜笑曰:“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若作传奇,可名《吃粥记》矣。”逢森闻声亦起,呻曰:“母何为?”芸曰:“将出...
  • 第18页 闺房记乐
    时余寄居友人鲁半舫家萧爽楼中。越数日,鲁夫人误有所闻,私告芸曰:”前日闻若婿挟两妓饮于万年桥舟中,子知之否?“芸曰:”有之,其一即我也。“因以偕游始末详告之。鲁大笑,释然而去。
  • 第10页 闺房记乐
    觉其鬓边茉莉浓香扑鼻,因拍其背以他词解之曰:“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三舍矣。”芸乃止笑曰:“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无意间;茉莉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