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 (10) 更多

  • 第171页 豆汁儿
    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
  • 第162页 果蔬秋浓
    江青一辈子只说过一句正确的话:“小萝卜去皮,真是煞风景!”我们有时陪她看电影,开座谈会,听她东一句西一句地漫谈。开会都是半夜(她白天睡觉,夜里办公),会后有一点夜宵。有时有凉拌小萝卜。人民大会堂的...
  • 第115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四川才有夹沙肉,乃以肥多瘦少的带皮臀尖肉整块煮至六七成熟,捞出,稍凉后,切成厚二三分的大片,两片之间皮肉不切通,中夹洗沙(豆沙),上笼蒸火巴。这道菜是放糖的,很甜。肥肉已经脱了油(豆沙最能吸油),...
  • 第36页 昆明菜
    重庆有很多小面馆,门面的白墙上多用黑漆涂写三个大字“麻、辣、烫”,老远就看得见。
  • 第6页 葵·薤
    我写这篇随笔,用意是很清楚的。 第一,我希望年轻人多积累一点生活知识。古人说诗的作用: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这最后一点似乎和前面几点不能相提并论,其实这是很重要的。草木虫...
  • 第110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绿豆糕,昆明吉庆祥和苏州采芝斋的最 好,油重,而且加了玫瑰花。北京的不加, 噎死人了。 不知道吉庆祥现在还有没有绿豆糕。
  • 第108页 食豆饮水斋闲笔
    豌豆的嫩头,我的家乡(高邮)叫豌豆头,但将“豌”字读“安”。云南叫豌豆尖,四川叫豌豆颠。我的家乡一般都是油盐炒食。云南、四川加在汤面上面,叫做“飘”或“青”。不要加豌豆苗,叫“免飘”;“多青重红”...
  • 第87页 五味
    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因为一个大人物年轻时常吃而出名。这位大人物后来还去吃过,说了一句话:“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文化大革命中火宫殿的影壁上就出现了两行大字: 最高指示: 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
  • 第146页 昆明的吃食
    火腿月饼。昆明吉庆祥火腿月饼天下第一。因为用的是“云腿”(宣威火腿),做工也讲究。过去四个月饼一斤,按老秤说是四两一个,称为“四两坨”。前几年有人从昆明给我带了两盒“四两坨”来,还能保持当年的质量...
  • 第4页 葵 薤
    古时候的“菜中之王”叫葵,其实就是冬寒菜,也叫“冬葵”“冬苋菜”。白菜流行起来后在北方就少见了,不过北方有种“木耳菜”,本名“落葵”,是葵之一种,貌似就是软江叶。 薤xie4在内蒙山西叫荄荄(音害害),...

退步集续编 (3)

  • 第100页 一格一格降人才
    您怎么看待自己由画家到大学教授、文艺评论家、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转变? 陈:我每天刷牙洗脸,镜子里还是同一个家伙。如果他不幸变成什么角色,便是道行太浅。说句涉嫌乖张的话:我没办法阻止别人在我的名字前添...
  • 第30页 岁阑闲谈
    你希望被艺术史如何记录? 陈:我被我们磕碜的当代中国艺术史——假如那也能够被称作艺术时尚的话——抬举很久了,当初完全出我意外。所以我回国后几乎不参加展览,那些展览上午开幕,下午就开研讨会,当天写进艺...
  • 第29页 岁阑闲谈
    五六十年代的革命电影都有一位党委书记兼老英雄,九十年代迄今的连续剧,都有一位总经理或企业家。妙的是,只要剧情中那位总经理或企业家是正面人物,举手投足,开口的强调,活像早先的党委书记或老英雄。

寂寞的十七岁 (1)

  • 第367页 等
    “大囡,莫哭了,你听着,我们马上结婚,阿哥讨你做家主婆,啊好?”

是,大臣 (19) 更多

  • 第395页 14 忠诚问题
    ”您相当有本事把事情弄得莫名其妙,大臣,“我的嘴巴肯定张得特大,因为他继续说道,”我这话是赞美,我向您保证。把事情搞模糊是大臣的基本功之一。“ ”请你告诉他其他的是什么。“我冷冷地回答。 他不假思索...
  • 第362页 13 生活质量
    我说显然他今天早晨还没看《金融时报》。 “从来不看。”他告诉我。我很惊讶,他毕竟是个银行家。 “看不懂,”他解释说,“里头全是些经济理论。” 我问他为什么还买来夹在胳膊底下随身带。他解释说,这相当于职...
  • 第325页 11 顺杆爬
    我问他从下院到上院什么感觉。 “就像从动物界到了植物界。”他回答。
  • 第319页 11 顺杆爬
    “内部传阅”意即昨日业已见报。“机密”意即今日方可见报。
  • 第311页 11 顺杆爬
    他(汉弗莱)义愤填膺:“我绝对不会禁止它发表,大臣。我仅仅是可能不发表它。” “这有什么区别呢?” “天壤之别。禁止发表是极权主义的独裁统治手段,你不可能在自由国家里做那种事。我们只不过采取民主的决...
  • 第274页 10 荣誉头衔
    这些荣誉头衔,不管怎么说,从本质上讲都是荒谬可笑的——就拿帝国勋章来说,按照《惠特克年鉴》的说法,该勋章是大不列颠帝国最荣耀的礼遇。难道白厅里就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已经失去帝国了吗?
  • 第272页 10 荣誉头衔
    院长很明显担心哈克——他忧虑这个人的认知水平是否能够理解这一情况。 我(汉弗莱)指出这个情况对任何具有小熊维尼那种认知水平的人来说都是能够认知的。 他们问我哈克是否具有小熊维尼的认知水平。显然他们以...
  • 第258页 9 死亡名单
    伯纳德提议把请愿书存档。 我还不敢肯定存档是不是解决办法。 我叫他去粉碎这个东西。“伯纳德,”我说,“我们必须确保没人可以再找到它。” “要这样的话,”伯纳德回答,“我想还是存档最好。”
  • 第253页 9 死亡名单
    伯纳德用和蔼的语调对我说:“试试从这样一个角度看问题,大臣——被列进入围名单(恐怖组织暗杀名单)总是好事。至少他们知道您是谁。”
  • 第238页 9 死亡名单
    我问了一个我必然要问的问题。 “为什么你没告诉过我?” “因为,”来了一个我必然会得到的答案,“您没问过。”
  • 第233页 9 死亡名单
    如果没人知道你在做什么,也就没人知道你做错了。
  • 第212页 8 慈善社会
    我告诉伯纳德,我们的新闻记者绝大多数都是外行,他们连发现今天是星期四都有巨大困难。 “今天其实是星期三,大臣。”他说。
  • 第124页 5 大难临头
    “什么时候,大臣?”他问,试图回敬我一个微笑,不过肯定是咬着牙挤出来的。 “过一阵。”我漫不经心地说。 “那是什么时候?”他强笑着咆哮起来。 “你老是说咱们办事不应该太匆忙的。”我调侃地说。 于是他要...
  • 第119页 5 大难临头
    “汉弗莱,”我说,“你能不能直截了当地回答一个直截了当的问题?” 这个问题让他完全措手不及,他停在那里想了一下。 “只要您不要求我采用粗略笼统或是过于简单的方式作答,比如简单的是或不是,”他用一种既...
  • 第184页 7 任人唯亲
    “不过您对这些比我知道的多,长官。我只是个司机。” 是呀,我苦涩地想。我知道什么呢?我他妈只是个大臣。
  • 第145页 6 知情权
    这时另一个怪胎(环保主义者)自以为是地接着说:“人类没什么特殊的,哈克先生。我们不能凌驾于自然之上,我们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也是动物,您知道的。” 显然我早就知道这个了。我不就是从下议院来的嘛。
  • 第105页 4 老大哥
    我向她(安妮)解释说,反对党并不真的是反对派。他们只是被称作反对而已。其实他们只是在野的反对党。而文官则是在朝的反对派。
  • 第95页 4 老大哥
    “弗兰克说,我只是文官的话筒。”我愤愤不平地嘟囔着。 安妮说:“就是。” 我很震惊。“你是说……你同意?” “当然,”她说,“其实你可以雇个演员来替你讲这些话。他还能说得好点儿呢。还有你在电视台的时候...
  • 第29页 2 正式访问
    伯纳德说:“您一定明白,大臣,您其实并不一定要处理嘛!” 我根本不明白这档子事儿。这话听起来不错。 伯纳德接着说:“只要您愿意,我们可以只起草一份正式复函,用来答复任何来信。” “什么是正式复函呢?”...

纽约客 (3)

  • 第116页 Danny Boy
    八五年我来到这个大城,那场可怖的瘟疫已经在我们圈子里像缕缕黑烟般四处蔓延散开,就如同科幻电影里来去无踪的庞然怪物,无论在黑夜里的街上,在人挤人的酒吧里,在肉身碰撞的土耳其浴室中,还是在公园丛林的幽...
  • 第42页 谪仙怨
    不过初恋那种玩意儿就像出天花一样,出过一次,一辈子再也不会发了。
  • 第41页 谪仙怨
    戴着太阳眼镜在Times Square的人潮中,让人家推着走的时候,抬起头看见那些摩天大楼,一排排在往后退,我觉得自己只有一点丁儿那么大了。淹没在这个成千万人的大城中,我觉得得到了真正的自由:一种独来独往,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