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自由的铁笼》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自由的铁笼

自由的铁笼
  • 书名: 自由的铁笼
  • 作者: (英)甘布尔
  • 副标题: 哈耶克传
  • 页数: 321
  • 出版社: 江苏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01
  • 第60页
    抽象与具体 哈耶克最有趣的论点之一是,现代文明在思想上和实践上都依赖于抽象事物,而这种文明目前正受到否定一切抽象事物的思想体系的威胁。 他的这一思想和“自发秩序”概念、人类理智的局限性紧密相连——后面这两点都是哈耶克著作中的重要主题。在文章中,哈耶克把社会主义看成是对理智的反抗,认为它抹杀了西方文明的兴盛根源、把西方文明的成就推到了危险的边缘。在《通往奴役之路》中,他写道:“人们已经开始憎恨和反抗他们在过去只能腹诽的非人性力量。”这些非人性力量是由规范市场秩序的普遍性规律所创造出来的。哈耶克感觉到人们不愿意接受市场秩序的安排以及“他们所不理解的某些基本原理的规则和必要性”。这就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因为“我们不可能理解一切事物,而与此同时我们又拒绝接受我们所不理解的事物,这就必然会导致文明的灭亡”。文明不是建立在透明的基本原理基础上的,而是建立在没有人能够完全理解的基本原理的规则和制度的发展基础上。哈耶克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去完全理解这些基本原理,因为人类在试图理解它们的过程中,总是会急于谴责对市场非人性化力量的服从,而根本没有意识到除了服从这些非人性化、似乎不合理的力量之外,我们只能服从于“同样不受控制的、由他人掌握的随心所欲的权力”。 在随后的文章中,哈耶克把这一见解变成了其思想体系的中心支柱之一。文明的伟大进步在于要创造出一个社会,使每个社会成员只能按抽象行为规则全部联系在一起,而无需创造出什么具体的共同目标。在这里,哈耶克用“抽象规则”一词来代替“普遍性规律”。这样的行为规则不针对任何具体的环境,而是涵盖了各种可能出现的事件和环境。为了理解这种社会的运作情况,我们无需知道、也不可能具体知道内部所有交流活动的特定结果,我们需要了解的只是这种秩序所依赖的普遍性抽象性规律。社会主义试图找到具体事物和特定的事件,使它们成为政策的决定因素。但是,任何有关的努力都只会意味着所有社会成员不可能得到平等对待。其后果是,国家已经开始把强制性干预行为扩展到自由秩序所规定的最大限度以外,它被迫越来越多地求助于强制力来实施其决定,也变得越来越专制、越来越无所不能。这是人类回归原始部落生活的转折点。社会主义是对原始部落道德的重新阐述,它的日趋式微会使人类走向“伟大社会”成为可能。让哈耶克觉得危险的是,当代社会主义没有披上“反当代学说”的外衣,而是伪装成西方自由主义的理性实践学说。 因此说,抽象性就隐藏在市场秩序的普遍性原则中,同时也处于现代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核心地位。哈耶克的进化论理性主义把抽象性看成是使思维能够处理它无法完全理解的现实的一种不可缺少的手段。他承认有必要使理智尽可能地发挥作用,但他反对用有意识的理智来决定每一个行为。 哈耶克的主要反对目标之一是黑格尔,这也许有些令人惊讶。哈耶克批评他是一个极端的理性主义者,是当代大多数无理性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始作俑者。然而,哈耶克也承认黑格尔最为透彻看清了现代性的本质。黑格尔把自由主义描绘成与抽象性相联系的一种世界观,虽然具体性总是占据了抽象性的上风,但抽象性正是在同具体性的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哈耶克认为,人类只有利用抽象性才能理解和保护他们在不经意之间所创造出来的文明。这是一场艰苦的斗争,“我们还远远不够成熟,无法服从于严格的理智管束,无法让我们的情感始终超越于它的约束之上。” 哈耶克继续深化他的思想。他认为,“伟大社会”及其创造出来的文明是人类不断交流抽象思想所发展出的能力的产物。以抽象性为依赖,并不是因为人类高估了理智,而是因为他们懂得人类的理智实际上非常有限。尽管构成论理性主义相信它能掌握所有细节,但进化论理性主义很满足于仅仅通过抽象的、普遍性的文字来理解现代性的本质。 哈耶克评论说,许多哲学流派对抽象的理智都充满 了敌意,还推出了像“生命”、“存在”之类拔高了情感、细节和本能的概念。哈耶克说,在以种族、国家和阶级为基础的政治运动中发现此类哲学的追随者一点儿也不奇怪。像社会主义之类的思想体系放弃了抽象推理,通过试图使社会更加道德来威胁个人主义道德行为的基础。哈耶克认为,这是社会主义核心的典型思想错误——“尽管从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来讲,我们必须把这个世界变得 更加美好,但我们不能为了使它更有道德性而把它建设得更加美好。”
    2013-07-12 14:09:5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