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中国古代书院》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中国古代书院

中国古代书院
  • 书名: 中国古代书院
  • 作者: 王炳照
  • 页数: 203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1998-11
  • 第12页
    书院教育起于唐末五代: 作为教育组织性质的书院起源于民间的私人聚书讲学活动。 私人讲学活动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从孔子首创私学,(南轩按:此说有何依据?可证明孔子之前没有私学?)到诸子百家率徒讲学,私学大盛,奠定了私人讲学 良好基础。秦代虽明令禁私学,而事实上私人讲学禁而不止,至汉代私人讲学更蓬勃兴起,并创立了私学的高级形式——精舍、精庐。 将汉魏以来的精舍或精庐看作是是书院教育的前身,这是很有见地的。一方面表明了书院教育是私人讲学悠久历史传统的继承和发展;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汉魏以来的精舍或精庐,只是书院教育的前身,还不是唐末五代以后的书院教育本身。 书院教育的本质特征是私人藏书聚徒讲学。民间或私人具备藏书条件,构成书院教育产生的前提条件。汉代以经术造士,大师立精舍,从学者至数千百人。正如皮锡瑞《经学历史》所言:“所以如此盛者,汉人无无师之学,训诂句读,皆由口授,非若后世之书,音训备具,可视简而诵也。书皆竹竹简,得之甚难,若不从师,无从写录。非若后世之书,购买极易,可兼两而载也。”这说明汉魏以来的精舍或精庐,大师私人讲学皆由口授,尚不具备藏书条件。因而,精舍或精庐还不是书院教育。 唐代由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发明了雕版印刷术,并迅速得到推广。明代学者胡应麟《少石室房笔丛》中称:“雕版肇自隋,行于唐世,扩于五代,精于宋人。”雕版印刷术的发明,并在唐五代得以大规模推广应用,为书籍的印刷制作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民间和私家藏书具备了良好的条件。唐中叶之后,各地民间或私人的书舍、书屋、书楼、书堂、书院之类的设施先后一批批地涌现。 —————————————————— 宋代书院的发展与勃兴 1.宋初的著名书院: 书院的产生和发展与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有密切的联系。 唐末五代数十年间,战乱不止,社会不宁,经济萧条,文教衰落,读书士子无由显身,多数人穷居草野,隐居读书讲学,于是私学暗兴,书院教育应运而生。 宋既统一海内,战乱渐平,民生安定,文风日起,读书士子纷纷要求读书就学,国家也需要大批治术人才。但是,在宋初,朝廷还来不及兴学设教,无暇顾及文教事业,也没有充足的财政实力发展教育事业。书院教育正是在这种条件下,得到进一步发展。 马端临《文献通考·学校考》中说:“是时未有州县之学,先有乡党之学。”就是说,宋初州县等地方官学尚未设立,包括书院在内的民间或私人创办的乡党之学率先得到发展。 朱熹《衡州石鼓书院记》中说得更为明确:“予惟前代庠序之教不修,士病无所于学,往往相与择胜地,立精舍,以为群居讲习之所,而为政者乃或就而褒表之。”(《朱文公文集》,商务印书馆《四部丛刊》本)朱熹是南宋人,他所说的“前代”包括了唐末五代和北宋初;“庠序之教”是指地方官学;“择胜地,立精舍”正是创建书院讲学。就是说,唐末五代至宋初,由于官学未兴,读书士子无处就学读书,大批学者自创书院讲学,满足了读书士子就学读书的愿望和要求,并且得到了官府的褒奖。 ——————————————— 北宋的三次兴学 北宋文教建设方针的调整,集中体现在改革和兴建各级官学。所以三次相继发动的兴学运动,实际是兴办官学的运动。 北宋第一次兴学,是宋仁宗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由范仲淹主持的。 庆历兴学的重点在于使应科举者先受相当的官学教育。规定所有参加科举考试者,必须在官学读书三百日,曾经应试的士子也必须在官学读书百日。不入官学者不得应举。 然而不久,由于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化,范仲淹在斗争中失败,并以朋党之嫌,被斥离职,更由于兴办官学,经费大量增加,而朝廷财政支绌,难于维持兴学费用。于是原来反对兴学,反对改革科举舆论又起。宋仁宗迫于这种压力,遂下诏说:“科举旧条,皆先朝所定也,宜一切如故。前所更定,今悉罢。” 第二次兴学,是在熙宁(公元1068-1077年)和元丰(公元1078-1085年)年间,王安石执政时发起的。 王安石亲眼看到北宋王朝的内忧外患,国力衰竭,人才不济。遂产生了教育兴邦、人才救国的思想,立志改革科举,兴办官学,培养有用人才。 王安石认为,天下之乱在于不知法度,而欲求革新,又苦于人才不足,而欲得人才必须使陶冶得其道。他详细论证了教之、养之、取之、任之的一整套办法。……关键是改科举,兴学校。 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创立太学“三舍法”,将太学生增至1000人。“三舍法”即把太学分为内舍、外舍和上舍。……实际上是用太学升舍的办法代替了科举考试,将育人的学校与选人的科举归于一途。太学的规模也加以扩大。 熙宁兴学,除改革太学之外,还设立武学,讲习诸家兵法;律学,讲授法律律令;医学,讲授医药病理。总之,是为了更多地培养应用型的人才。 第三次兴学是在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蔡京执政时发起的。 蔡京兴学,在中央官学基本上沿袭王安石的太学“三舍法”,进一步扩大中央官学的规模,增加生员数额。崇宁兴学的重点在发展地方官学。府、州、县学普遍设立,并且形成比较稳定的体制和规模。但由于地方官员办理不认真、不得力,(南轩按:此话怎讲?官员不认真的原因是什么?是没有相应的财力配套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更由于经费有限,许多地方官员以兴学为名,科敛民财,强行摊派学额,索取粮钱,遭到强烈反对,最终地方兴学也多流于形式。 北宋庆历年间至宋朝南迁,即从公元1043年至1126年,80余年间,先后掀起三次大规模兴学运动,从朝廷到府、州、县各级官府致力于振兴官学,文教建设的方针和工作重心转向兴办官学。从中央官学到地方官学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兴办教育的全部经费都由朝廷和地方官府负担,实难得到保证。因此,除了统治集团内部斗争之外,经济上力不从心也是造成兴学不力,归于失败的原因。 3.三次兴学对书院发展的影响: 北宋三次兴学,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均致力于发展官学,对民间或私人办学很少顾及,民间或私人创办的书院,朝廷和地方官府也很少过问。结果,宋初一度兴旺的书院在兴学运动中反而日渐沉寂了。(南轩按:为什么政府不顾问,书院就衰落?其中原因值得深味。)
    2013-05-08 23:21:1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