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西方政治思想史》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西方政治思想史

西方政治思想史
  • 书名: 西方政治思想史
  • 作者: 徐大同
  • 页数: 303
  • 出版社: 天津教育出版社
  • 出版年: 2000-1-1
  • 第160页
     
    洛克的政治思想集中在他的《政府论》下篇中。与霍布斯不同,洛克认为自然状态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在自然状态中,人人都是自由的,人人都可以用自己认为合适的方法,决定自己的行动。同时,人人又是平等的,任何人都不享有多于他人的权力,一切权力和管辖都是相互的。在自然状态中,自然法,即人类的理性教导着人类:任何人都不得侵犯他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洛克认为生命、自由、财产是自然法为人类规定的基本权利,是不可让与、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徐大同《西方政治思想史》160) 洛克把财产权看作自然权利中最基本的权利,其他权利都以财产权为基础。他认为,生命的权利,即安全,不过是保障个人的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而自由权不过是每个人都有任意处置自己全部财产之权。他还用“劳动起源论”为个人的财产权辩护,将它推崇到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他指出,上帝最初把自然中的一切物品交给人类共同享用,但由于人们的劳动而使人类的共有物拨归个人使用,从而使个人对他的产品享有自然占有权利;如果窃贼想用强力夺取我的财产,尽管他不想伤害我的生命,根据自然法,我也有权利把他处死。(徐大同《西方政治思想史》160) 洛克第一次提出并论证了理性是人自身的产物,是以经验为基础的理智的认识。洛克关于人的理性的说明,将西方近代以来对人性的认识从感性阶段提高到理性阶段,给予神学世界观、君权神授理论以致命的打击。从洛克起,在政治观念中,上帝从它占据的最后一个角落里被清除掉了。理性成为资产阶级反封建斗争的一面旗帜。洛克的哲学“间接地说明了,哲学要是不同于健全人的感觉和以这种感觉为依据的理智,是不可能存在的”。 --------------- 斯多葛学派 自然法思想产生于古希腊城邦时代。智者对自然法思想作出了最初的表述,但是使自然法真正成为完整理论并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是斯多葛学派。 斯多葛派的自然法思想源于其自然哲学。这一派的哲学将自然的过程看做一种受铁的必然性支配的过程。在他们看来,“逻各斯”、“理性”或“神”是宇宙秩序的创造者、主宰者,渗透和弥漫于宇宙万物之中,将万物置于其不可抗拒的力量之下。宇宙是一个绝对的统一整体,而人是这个绝对统一整体中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是一个小宇宙。每个人的灵魂也分享了作为宇宙灵魂的“圣火”,他的理性是宇宙普遍理性的一部分,他的本性也是宇宙本性在人身上的分有或体现。因此,人也必然受那种弥漫于宇宙之中的普遍法则的支配,构成自然秩序中和谐的一部分。这个支配宇宙和人的“理性”就是自然法,它贯穿于一切事物之中,是人的行为的最高准则。芝诺指出:“自然法是神圣的,拥有命令人正确行动和禁止人错误行动的力量”。自然法与人的本性是一致的,服从自然法就是服从自己的本性。克吕西波说:“最高的目的,是按照自然生活,即按照自己的本性和普遍的本性生活,决不做共同法所禁止的事情,即决不做贯穿于一切事物之中的正确理性所禁止的事情。” 斯多葛派奠定了在西方思想史上独具特色绵延不绝的自然法传统。它对罗马法、中世纪基督教政治学说和近代的自然法学说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从总体上是积极的。各派政治学家以自然法为武器,批判现存社会政治制度的弊病,推动社会的改革,倡导新的政治原则。自然法成为政治理论进步的有力杠杆。所以,19世纪著名法律史家梅因指出:“如果自然法没有成为古代世界中一种普遍的信念,这不很难说思想的历史,因此也就是人类的历史,空间会朝哪一个方向发展了。”(50-51) 人之所以要“按自然生活”,是因为人分享了自然的理性,或与上帝具有共同的理性。爱比克泰德认为,人是从神那里流溢出来的一颗微粒,人与神同在。……所以,人的理性与上帝的理性是一致的。人不是服从一种异己的外部力量,而是服从自己的本性。……作为理性的人是自由的,这种自由就在于认识和服从必然的命运,个人的选择与自然的理性一致。(51) --------------- 格劳秀斯: 17世纪欧洲大陆出现的各种变化都要求给予自然法以新的解释。格劳秀斯是近代最早进行这一工作的思想家。他对自然法理论的改造首先是把自然法与宗教神学分离,用“人的眼光”,从人的理性出发重新考察作为国家与法律基础的自然法。 格老秀斯认为,自然法的基础存在于人性之中。……人们对有秩序的和平生活的要求是一切法律的根源,也是自然法存在的根据。 格老秀斯反对将自然法解释为有益的社会习俗的观点。他指出:“自然法是正确的思想所下的命令,它按其是否符合于理性,指出一种行为是否具有道德根据或道义上的必然性”。他坚持认为自然法不依从于上帝,而是以人类自己的本性为基础。在格老秀斯看来,理性是人人具有的天赋能力,并不限于任何一个种族的人。人类可以自己找出道德上的行为规范,即使没有上帝,人类也能够依据自己的理性行事。格老秀斯宣称:“自然法是固定不变的,甚至神本身也不能更改……”这就是说,衡量行为的善恶,要以人的理性为依据。在他看来,甚至神的行动“也要受这规则的裁判”。由此可见,尽管格老秀斯还没有摆脱神,但是已经把上帝放到了理性之次,明确地使自然法高于神法,改变了中世纪神法高于自然法的观念。(125) 在格老秀斯的自然法学说中,孤立的个人并没有成为政治学说的唯一基础。他还没有用明确的天赋人权。更为明显的是,他把为着每一个人的利益而成立的权利,称为“私有而低劣的”,把国家为着公共利益而对个人及其财产所提出的要求,称为“崇高而优越的”。他主张,和公共利益相关时,君主对臣民的财产比财产主人还有更大的权利。在这个意义上,他理解的自然法又成了“一种强迫我们去做正当事情的道德行动的规则”。这和后来的一些政治思想家公开鼓吹的以个人为基础的自利和功利原则是有区别的。格老秀斯并没有彻底取消神法的作用。虽然他排斥神法的统治地位,但也认为自然法的命令包括指示某一行为“是否为创造自然的神所禁止或所命令”的。(126) 还应指出格老秀斯在近代政治思想中关于方法论上的贡献。在说到证明自然法的方法时,格老秀斯认为有两种,即先天的论证方法和后天的论证方法。前者参照人类的本性,后者参照普遍的事实,依靠理性的推论。(126) --------------- 斯宾诺莎: 17世纪时的基督教神学还统治着人们的头脑时,斯宾诺莎大胆地批判神学经典,主张哲学摆脱宗教的控制。他公开宣称,神学和哲学没有密切的关系……两者应该分开。 他认为,人的一切欲望和情感,都表现出自然的力量和自然创造的技巧。 斯宾诺莎研究政治的基本方法是,从人的本性演绎出最切合实际的原则和制度来。在他看来,人性是“永远和到处同一的”。就是说,无论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存在着一种普遍的抽象的人性。斯宾诺莎同意霍布斯关于人性的观点,认为人的共同本性就是所谓“自我保存”原则。这一原则构成斯宾诺莎全部伦理学说和国家学说的基础。……根据这种“自我保存”的自利原则,斯宾诺莎明确提出了自然权利说。他主张,每个人天生都有生存权这一最高的自然权利,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寻求自己的利益。因此,他认为在不有法律的自然状态中,每个人都竭力保存自己,不顾一切。在他看来,人的自然权利和他的天然欲望以及力量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权利的大小决定于每个人力量的大小。 为了自我保存,斯宾诺莎求助于人的理性。他认为,人和动物的本质上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人的正常欲望都依据于理性的命令。从人和自然的关系上看,理性的本质在于认识事物的必然性。从人本身看,理性的本质在于要求每个人都爱他自己,都寻求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说都尽最大的努力保持自己的存在。斯宾诺莎相信,理性的基础就是每个人保持自己的努力。简单地说,斯宾诺莎是主张人们只有在理性指导下,才能更好地实现自我保存。为了达到自我保存,斯宾诺莎还提出了所谓指导每个人行动的公式,即“两利相权取其大,两害相权取其轻”。在他看来,这是每个人在自我保存的宗旨下,在正常的情感驱动下,在理性的指导下行动时必然遵循的“永恒的真理与公理之一”。从这种以个人利益为依据的权衡轻重原则出发,斯宾诺莎提出了从自然状态过渡到国家的社会契约理论。(131-132) --------------- 普芬道夫: 和格老秀斯一样,普芬道夫的政治思想也是基于“三十年战争”和欧洲多数国家实行重商主义的思考。自然法理论是他的全部政治思想的基础。普芬道夫的自然法理论对格老秀斯和霍布斯的思想都有吸取,但又与他们有所不同,并且比他们的更为明确。 普芬道夫对于人性的看法吸收了格老秀斯和霍布斯两个的观点,认为人都是自私的但又有社会性,希望过社会生活。从人性的两重性出发,普芬道夫提出自然权利与自然义务关系的重要观点。他同意霍布斯提出的自我保存是人的自然权利的说法,但反对霍布斯关于自然状态中人的绝对自由的观点。他认为,人要求过社会生活的动机就使人对他人、对社会具有一种自然义务。在西方近代,普芬道夫是最早提出权利与义务相统一的观点的思想家,这也是他自然法理论中最具特色的部分。因此,普芬道夫不同意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的观点。他认为,自然状态下的人是有理性的,人们都按照自然法的要求行为,因此,自然状态是一种和平状态。自然法是自然权利的法则。 普芬道夫和格老秀斯一样,也将自然法定义为人类“正确理性的命令”。自然法不仅是人的行为准则,而且是判断是非善恶的道德标准。自然法对人的行为的约束作用不同于成文法。成文法的本质特征是制裁,而自然法的约束力来自于道德的力量。在谈到道德问题时,受17世纪德国落后的社会状况的影响,普芬道夫表现出调和理性与信仰的思想倾向,认为社会秩序的道德基础在于对上帝的畏惧。由此,他认为自然法对人的约束作用来自于对神罚的畏惧和对神恩的希望。自然法的原则包括:不得侵害他人,尊重他人的财产,遵守承诺与契约等。自然法的第一个重要的内容与原则就是维护和平的社会生活。(136)
    2013-01-26 15:34:20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