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中国美学史大纲》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中国美学史大纲

中国美学史大纲
  • 书名: 中国美学史大纲
  • 作者: 叶朗
  • 页数: 663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1985-11-1
  • 第289页
    这种逸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境界,渗透到艺术中,就出现了所谓“逸品”(“逸格”)。 逸品”的一个特点是“得之自然”,这个“自然”是指表现一种超脱世俗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境界。……“逸品”的另一个特点是“笔简形具”,也就是崇简。…“逸”的生活态度是任自然,是对“礼”的一种反抗,是对世俗、名教的超越,所以必然要求简。 ……这样看来,“逸品”和“神”、“妙”二品尽管都和道家精神相联系,但它们之间确实存在重要的区别。“神”、“妙”二品,无论是“妙合化权”,还是“曲尽玄微”,都着眼于再现造化自然,而“逸品”,则着眼于表现画家本人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情趣。因此,张彦远、黄休复把“逸品”放在其他诸品之上,就反映了唐宋画家中一部分人从重“再现”(再现造化自然)转向重“表现”(表现主观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情趣)这样一种变化。这种重“表现”的倾向,也就是所谓“写意”的倾向。当然这种写意,并不是写任何一种意,而只是写特定的意,即“清逸”、“超逸”、“高逸”之意,总称之“逸气”。这种写意的倾向,到了元代发展成为很大的潮流,元四家就是典型的代表。“逸品”到了元四家才发展成熟。“逸品”的美学内涵也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得到充分的展示。 “逸品”在元代成熟,显然和元代的社会状况以及元代文人的生活遭遇、心理状态是有关系的。明代后期和清代前期,写意画有大发展,出现了徐渭、朱耷、石涛、郑板桥等大写意画家。但是时代已有变化,社会状况和文人的心理状态也有变化。徐渭、朱耷等人写的意,已不再是“胸中逸气”,而是狂,是怪,是呵神骂佛,是血泪斑斑。他们的写意画,已经不是“逸品”所能范围的了。
    2012-04-16 18:02:0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