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现代西方哲学的故事》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现代西方哲学的故事

现代西方哲学的故事
  • 书名: 现代西方哲学的故事
  • 作者: 文聘元
  • 页数: 671
  • 出版社: 百花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7
  • 第598页
     
    我下面对死的分析,不但是海德格尔对于死亡的理解,也是整个存在主义对死亡的大体的理解。
    海德格尔认为,真正的存在对这个存在有真正的体验,但现实的人由于受到外界的干扰而无法有这种体验,也就无法成为真正的存在。……现实中的人经常处于烦、畏等担忧情绪之中,这些使他经常恍惚不安,无法专心于自己的存在,他的存在也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存在。但是,当这个担忧着的人面临死亡的威胁之时,他就可以刹那间将担忧丢到九霄云外,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存在,成为自己的主人。
    因此,死亡能够成为使人变非真正的存在为真正的存在之途径,平时不可能体会到真正的存在的人,在死亡隐晦之际能够达到这种真正的、纯粹的存在的澄明之境。基于此,海德格尔,这个对死亡深思得最为深刻的人,认为死亡是对现实生活与非真正存在的否定,也是朝向真正存在之路的行进。
    对于每个个人而言,从其个人的角度来讲,死亡就是其存在的被剥夺。然而,反过来说,每个人的存在并非能够被他完全拥有,人经常要受制于其它的存在,例如他人,然而,一个人的死亡却完全属于他。
    任谁也不能从他人那里取走他的死。……每一个此在向来都必须接受自己的死。
    对于海德格尔而言,这“我的死”并非纯粹是一件倒霉事,它其实只意味着人在现实生活中那种被他人与自然界等限制的生活的结束,或者说,死是人的非存在的结束,而这非存在的结束也为此在之明白真正的存在开辟了道路。
    死亡是不避免的,人如何对待死亡?人对死亡采取了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这种态度,简而言之,就是畏。
    不过,在这里,畏并不是贬义词,这个“畏”并不表示人的软弱与怯懦。
    畏死是正常的,与勇敢或怯懦挂不上钩。对死之畏表达的乃是人要成为强有力的存在的渴望,而人要有强有力,就必须能够直面令人生畏的死神。那些强有力的与真正勇敢的人并不是不畏死的人,而是不逃避死亡的人。这个畏死但不逃避死的人是真正的勇士,他敢于承担起其存在的整个命运,哪怕这个命运实际上是一种苦难,这引动人,就像海德格尔所言:
    在死的眼皮底下昂然直行,以便把它自身所是的存在者在其被抛状态中整体地承担下来。这样横下一条心承担起本己的实际的“此”,同时就意味着投入处境的决断。
    如前所言,这直面死亡的勇士在直面死亡时,也会产生畏,但这并非怯懦,而是对真正的存在产生的畏,这种畏远非坏事,它是因为人认识到了死亡是伟大的、唯一的、真正的存在,人面对死亡犹如仁人志士面对高山大海一样,油然而生畏之感,此正所谓“高山仰止”。这种“畏”其实乃是一种“敬畏”,人之敬畏死就像敬畏上帝一样。
    感到对死之畏乃是我们认识存在以及死亡的真正本质的前提,在此基础之上,我们才能培养对死的“不怕”――这其实就是不逃避,就是视死如归。
    当人能够以这种态度面对死亡时,人就能超越现实世界的狭隘,得到高度的自由。所以,在那些参透了死亡的人看来,他的死只是假存在之死,真存在之生。他其实并没有死,乃是找到了一种新的、绝对的自由。
    死亡是人生之终结,然而并非是存在之终结,在死亡之中,人将获得绝对自由之新生。以海德格尔更加哲学化的字眼来说,死亡能够使此在完成其个别化,拥有其真正的存在。
    先得到死中去使此在绝对地个别化。
    ―――摘自文聘元《现代西方哲学家的故事》
    2012-03-22 14:17: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