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自由的伦理》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自由的伦理

自由的伦理
  • 书名: 自由的伦理
  • 作者: [美] 穆瑞·罗斯巴德
  • 页数: 349
  •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10
  • 第93页
    假如自然法是理性从“人类自然本质的基本倾向中探求而得,而人类自然本质是绝对的、不变的和普适性的”,那么自然法就提供了一套可以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都适用的客观的伦理规范以衡量人的行为。 理性发现的自然法总是对现状形成潜在的危险,同时总是保持着对盲目的传统习惯和恣意的国家机器的批判的态度。 事实上,任何社会的法律原则都可以通过三种途径建立:第一,依据部落或群体的传统习惯;第二,遵从那些掌握国家机器的专制者的“即兴”决定;第三,利用人的理性探索自然法。简而言之,就是要么盲人,要么遵从恣意,要么使用人的理性。本质上确立实在法只有通过这么些途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断言最后一种方法是最合适的,最能体现人类高尚而完整的人性,并且对于任何既定的现状来说,都是具有“革命性”的。 约翰 魏尔德深刻地描述了自然法理论的内在本质:“自然法哲学捍卫个人理性的尊严,并且保证个人有权利和义务用语言和行动来批评现在的制度或社会结构,这种批评的根据是那些个人就可以理解掌握的普适的道德原则。” 在实践中,普遍且平等的他有权的概念只是空想,不可能实现,对他人的监管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对他人的所有,必然会发展为统治阶级一项专门的活动。因此,在个人不享有完全的自有权的社会,不可能建立起普遍的伦理规则。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每人对自己享有百分之百的所有权,也就成为了人类唯一可以实行的政治伦理。(P93) 任何允许一个集团对另一个集团完全享有所有权的伦理,将违反最基本的伦理准则:必须能够适用于每个人。任何关于部分适用的伦理,均不比霍恩索伦集权理论更为优越,尽管从表面上看其似乎更有道理。(P94) 相比而言,所有人都享有绝对自有权的社会,以下列事实为基础:每个人都享有开赋的自有权,并且只有当人们能够行使其天赋的选择、形成价值观、学习如何实现目标等自由时,其才能够生存和繁荣。(P94) 一些理论家主张--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哥伦布情结”--第一个发现无主的新岛屿或者新大陆的人,只要通过宣称权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整个大陆。(按照这种观点,哥伦布,如果事实上他真的登上了美洲大陆--并且没有印第安人居住在那里--可以名正言顺地宣称自己对整个大陆享有私有“所有权”。)但事实上,哥伦布只能利用、“用劳动改造”整个大陆的一小部分,剩下的部分仍旧为无主物,直至下一个开荒者出现,并在大陆的其他部分开发出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财产。(罗斯巴德《自由的伦理》P95) 如果我们试图给人类树立起一套伦理,并且要成为一套行之有效的伦理,其伦理必须无论何时何地对所有人都成立。这是自然法的一个显著贡献--适用于所有的人,无论时空。从而伦理的自然法便得以和物理或“科学的”自然法并肩齐驱。但是,自由社会是唯一能够无论时空,将统一的基本规则适用于每个人的社会。这就是理性思维得以选择一种自然法理论,而非其他对立理论的方式之一--就像理性思维能够对许多相互竞争的经济或其他理论进行选择一样。(罗斯巴德《自由的伦理》P89)
    2013-01-26 15:58: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