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堂对《中国男娼秘史》的笔记(1)

雪堂
雪堂 (直入塔中,上寻相轮。)

读过 中国男娼秘史

中国男娼秘史
  • 书名: 中国男娼秘史
  • 作者: 史楠
  • 页数: 392
  • 出版社: 中国华侨出版社
  • 出版年: 1994-03
  • 第284页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男宠现象进入了鼎盛时期。 …… 秦主苻坚灭了燕后,慕容冲的娣清河公主因有殊色,年仅十四,被苻坚纳入宫,宠幸日深。这时慕容冲约有十二三岁,有龙最之姿,又被这苻坚宠幸。姐弟俩一个被玉杵日日深舂,一个被玉龙常探后庭,他们两人把天下的美女男色全给代替了,谁也无法再被宠幸。当时长安有歌谣喝道: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史楠《中国男娼秘史》P294) 沈芷秋是晚清时苏州人,朱韵秋的弟子,他所居住的屋宅叫“丽华堂”,是远近闻名的。沈举止洒脱,矫矫不群,昆剧唱得极妙,往往一展歌喉,举座皆惊诧无言,继而则掌声雷动。沈尚年稚时,吴舍人很喜欢他,竟想把他购买去当侍儿,终身享用,但由于阴差阳错没有成功,吴舍人情到深处,不能自拔,竟服鸦片膏自杀了。(史楠《中国男娼秘史》P372) 清代徐岳《见闻录》中记载:有的人宠幸娈童,娈童生病后,亲侍汤药,照料甚周;娈童不幸死了,往往哀毁骨立,伤心欲绝,如丧考妣。还有人在娈童临死前,发誓不再近男色,娈童不信这话,他竟拔出佩刀,要割下自己那话儿以表示情笃,幸好被家人一把抱住,才没有割成。(史楠《中国男娼秘史》P373) 秦汉两代南风犹炽,史不绝书。 鸿嘉年间,汉成帝仿效汉武帝,常与近臣佞宠游宴。张放靠母亲敬武公主的关系,加上自己少年殊丽,灵敏可爱,得到了成帝的宠爱。……成帝的诸多舅舅非常不满于张放的被宠幸,在太后那里告了张放的状。太后考虑到成帝年岁不大,放浪不羁,终究会闯出祸来,便要成帝将张放远贬。成帝不得已,左迁张放……数月之后,皇帝思恋张放无法释怀,郁郁而死。张放竟因思慕哭泣于成帝灵前,气绝而死。……好一对恩恩爱爱、至死不渝的有情人啊!(史楠《中国男娼秘史》P284) 当时(宋、明时期)男色在民间已经很普遍了,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在南北朝之前,可以说是男色的一个兴旺期,但也许由于记载欠周的缘故,龙阳之好,主要是以宫廷帝王为主,而民间这种风气则鲜于记载。降至隋唐,统治者大多都很好淫,但是对于“南风”的兴趣,远比他们前后的君主们要低得多,所以典籍中所载录不多。 然而从五代至宋,“南风”忽然浩荡起来。至两宋时,京师和地方郡邑,男色号称鼎盛。元代蒙古人入中原,此风似乎稍有衰落,但至明代又复劲吹。而且,不独是深宫之中广好男色,民间也浸染了此习。上自皇帝下至庶民,君臣上下,几无一不狎玩男娼,广戏后庭。(P299)
    2013-05-03 21:12:3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