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希撒一世对《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的笔记(31)

哈雷希撒一世
哈雷希撒一世 (卡菲迪利亚大公国=。=)

读过 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

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
  • 书名: 剑桥中国晚清史(上下卷)
  • 作者: (美)费正清(编)/(美)刘广京(编)
  • 副标题: 1800-1911年
  • 页数: 1400
  •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12
  • 第94页 1800年前后清代的亚洲腹地
    一个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是选择活佛的方法。在1793年,乾隆帝向拉萨致送金瓶,命令今后寻觅达赖、班禅和其他活佛的化身,要将候选者的姓名各写一签,贮于瓶内,由抽签决定。传统的确定方法则是根据一系列测验,例如让候选的幼童辨认其前世活佛的用具。选定的活佛一般都是主要藏官所同意的贵族。清廷则下令达赖喇嘛要在平民中选择,并将金瓶送往拉萨,以阻止藏官按照占统治地位的政治集团的利益在贵族中选择。在清廷看来,选择像达赖这样一位重要的活佛而用排除皇帝权威的办法,那是不可思议的。西藏人不但认为金瓶是一种不受欢迎的干涉,而且还认为这是清朝在西藏具有权威的象征,正像清政府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因此,在达赖圆寂之后,拉萨政府一方面要使西藏公众相信指认活佛是采用传统的方法,另一方面又要向清政府保证,达赖事实上是从金瓶当众抽签选出的。
    引自 1800年前后清代的亚洲腹地
    2012-03-07 23:47:14 回应
  • 第98页 1800年前后清代的亚洲腹地
    英尼战争也看清楚了清朝的"一视同仁"理论的真相,按照这一说法,清帝对帝国境内外的一切国家是同等看待的。尼泊尔是纳贡国,东印度公司则不是。然而清政府竟援引一视同仁的原则,来为它拒绝保护一个纳贡国进行辩解。英国人经济挫折后战胜了尼泊尔人,强迫他们让出卡利河和苏特里杰河之间的全部领土。清朝政府对此竟无动于衷。北京在推卸保护纳贡国的责任时奉行的这种方针,使它在后来面临朝鲜、琉球、哈萨克草原、帕米尔和清帝国其他边区发生的许多不幸事件中能够自我解嘲。
    引自 1800年前后清代的亚洲腹地
    2012-03-07 23:55:04 回应
  • 第106页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乾隆时代文字狱的重点在于贬斥有关北方和西北边境问题以及关于陆海军事防务问题的学术著作。
    引自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富路特《乾隆时期的文字狱》

    2012-03-09 00:08:18 回应
  • 第121页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可是,和珅之后的形势反而变成了对民众实行更大的剥削,因为县官们都在更多地搜刮纳税人,设法弥补他们的赤字。
    引自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2012-03-09 00:11:21 1人喜欢 回应
  • 第125页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所谓改土归流的政策开始于18世纪20年代,引起了苗民的猛烈反抗。接着便发生了一系列苗民起事,它们在整个18世纪以及19世纪的好多年内一直持续不断。
    引自 清王朝的衰落与叛乱的根源
    2012-03-09 00:13:00 回应
  • 第155页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但在私下里,甚至历代清朝皇帝都把广州贸易视为个人利益的重要来源。海关监督被外国人误认为是户部的代表,实际上,他有内务府授权,负责把广州每年海关税收多大85.5万两的现银输入统治者的私囊。海关监督功绩之大小,视其满足皇帝私人定额的能力而定,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成就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使广州贸易保持开放。
    引自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2012-03-09 21:34:18 回应
  • 第156页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历朝清帝也假装不关心贸易收入,实际上却强迫海关监督为他们弄到这笔收入。皇帝私人之所得就是帝国公益之所失。因为海关监督为了向皇帝上缴关“余”,常常不能完成向户部交纳规定的关税定额。到18世纪末,这种营私舞弊行为恶性发展,每个海关监督在三年任期内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尽量饱其私囊。一个“广州利益集团”形成了,它逐渐把从贸易吮吸来的款项变成了与外商或公行有关联的所有大小官吏的资财。
    引自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2012-03-09 21:38:03 1人喜欢 回应
  • 第195页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1842年5月份对广州的进攻,对英国人来说并没有直接的军事意义,但对中国人来说就带来了严重的后果。首先,随着这次袭击,平日无赖的本地盗匪和三角洲的海盗变得比以前更加胆大妄为了。两广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两省之间的丘陵边境—几乎迅速被匪帮占领。所以从1841年至1850年社会秩序日益混乱,这实际上触发了太平军叛乱。其次,产生了一种深深影响到中国后来与西方关系的排外传统......后来的民间传说和官方报告对这个信念又添枝加叶,以致使很多中国人认为,如果允许三元里乡勇去打仗的话,他们的国家确实会打赢这次战争。因为义律威胁着要炮击广州,广州知府这时解散他们(乡勇)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他并未被欢呼为救星,反而被称作是一个“卖国”的怯懦官僚。
    引自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2012-03-12 00:28:31 回应
  • 第196页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在19世纪60年代后期,当排外运动扩展到北方时,同样的事件接二连三地不断发生;通常是好心的地方官员充分意识到停泊在他衙门的窗外河流上的欧洲炮舰会勒索多大的代价,可是绅士们却同时在街头张贴声明,声讨地方官“背信弃义”地保护外国传教士使之免于“正义”的暴民的报复。后来,这类事件发展到这样一种程度,即地方官员个人已不再受到排斥,而累及朝廷来遭受非难了。居民中有些人有反满潜意识,这就很容易使人想到:满清“异族”王室为了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以保全他们自己,正在向外夷让步,姑息养奸。从这个意义上说,三元里事件是一长串群众骚乱事件中的第一件,这种骚乱最终形成了共和革命运动中的反满民族主义。
    引自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2012-03-12 00:33:32 1人喜欢 回应
  • 第198页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由于这种畏葸胆怯,对宁波进行主攻的任务就落到700名四川兵身上了。他们奉命直到最后一刻才开枪,以保证攻其无备,但是他们的带兵官刚学会讲一点官话,使他们以为根本不应带枪。因此,这些金川土著只带着长刀溜溜达达地走进了英国工兵的布雷区和皇家爱尔兰兵的榴弹炮射程之内。当英军开火时,其他没有经验的中国部队被推向四川兵的后面,致使数千人拥挤在西门,死伤枕籍,那里的几条大街上血流成河。英国人把一排排惊慌失措的清军步兵扫射在地。这是自从围攻巴达霍斯以来他们所见到的最恐怖的大屠杀,为此,英国人也感到恶心。
    引自 广州贸易和鸦片战争
    2012-03-12 00:38:24 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

哈雷希撒一世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1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