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之名对《忧郁的热带》的笔记(5)

忧郁的热带
  • 书名: 忧郁的热带
  • 作者: [法]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
  • 副标题: 列维-斯特劳斯文集 第15卷
  • 页数: 522
  •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9-09
  • 第50页
    在他的课堂长,我第一次学到,任何问题,不论是多么微不足道或严肃重大的问题,都可以用同一种方法解决。这种方法就是把对那个问题的两种传统看法对立起来。第一种看法利用常识作为支持的证据;然后再用第二种看法来否定第一种看法。之后,将以上两种看法都证明为不够完整,而用第三种看法说明前面两种看法的不足之处。最后,经由名词的搬弄,把两种看法变成是同一个现实的两个互补面:形式与内容;容器与容物;存有与外表;延续与断裂;本质与存在,等等。这一类的练习很快就变成存粹是语言的搬弄,靠的是一点说双关语的能力,用双关语取代思想:语音的接近、语音的相似、语音的多样性逐渐成为那些聪明矫饰的知识转折的基础,那些知识的转折被认为就是良好的哲学推理的标记。
    2014-02-04 15:48:23 回应
  • 第59页
    至于后来汇集成存在主义的那些知识运动,我不觉得它们可以算是一种正当的思考活动(a legitimate form of reflection),原因是存在主义对主体性(subjectivity)的种种幻想过分纵容。把私人性焦虑提升成庄严的哲学问题,太容易导致一种女店员式的形而上学了,作为一种教学方法也许尚可原谅,但是这样做非常危险。在科学尚未发展到可以完全取代哲学之前,哲学有其任务,存在主义有容许人们对哲学的任务采取随随便便的态度的危险。哲学的任务是:了解存在与它自身的关系,而不是了解存在与我自己的关系。现象学与存在主义不但没有取消形而上学,反而给形而上学提供了两种辩解的方法。
    精彩!这正是我对存在主义的感觉。
    2014-02-04 15:57:43 回应
  • 第175页
    自由(freedom)不是一种法律上的发明,也不是一种哲学思想的政府成果,更不是某些比其他文明更正确恰当的文明才能创造才能保有的东西。自由是个人及其所占有的空间之间的一种客观关系的结果,一种消费者与他所能应用的资源的客观关系的结果。而且,很难说资源丰富可以弥补空间不足的缺陷,也不能保证说一个富裕但人口过多的社会不会被其本身的人口密度所毒害,像有些面粉寄生虫,远在他们的食物吃用殆尽以前,就用毒素远射程地相互残害。 一个人必须很天真或不诚实,才会认为人们能够完全不受其生存处境的影响去选择其信仰。不但不是政治制度决定社会存在的形态,而是社会存在的形态赋予表达其社会存在的意识形态意义。意识形态只是一组记号(signs),只有在其所指的事物确实存在的情况下,才构成一种语言(language)。在目前,东方与西方之间的误解主要是语意上的问题,那些我们想在东方广为宣扬的观念或“指涉者”(signifiers)所要指涉的指涉物(signifieds),不是性质不同就是根本不存在。在另一方面,如果可能使情况改变的话,对于目前受牺牲者而言,即使达成改变的架构可能是我们西方人认为无法忍受的,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他们不会自觉到在被奴役,而是相反的,如果他们渐渐走向强制劳动、食物配给和思想统制,他们会觉得是得到解放,因为他们可因此得到工作、食物和一定程度的知识生活。各种的形式化,看起来好像是各式各样的剥夺,会被可能得到的奉送的真实所抵消,我们因为那些形式化的外表而使他们得不到该真实。
    2014-02-06 19:31:48 回应
  • 第483页
    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理解到,我们自己的某些习惯,在一个来自不同社会的观察者眼中,可能会被看作是在性质上接近食人肉风俗,虽然我们会觉得食人肉风俗必定与文明的理念格格不入。我脑中在想的例子包括我们的法律和监狱体系。如果我们站在旁观的立场去研究社会,我们很可能会把所有的社会大致分为两类,形成明显的对比:有一类具有食人肉风俗——这也就是认为处理那些具有危险性能力的人,唯一方法是把那一类人吃掉,吃掉一点就可以把那些人的危险力量中立化、消弭于无形,甚至能把那些力量转化成有利的力量;另外一类或许可以称之为具有吐人肉风俗(anthropemy),我们自己的社会属于这一类;面对相同的问题,这一类社会采取一种完全对反的解决方法,其具体内容是把危险性的人物排斥出社会体之外,把那些人永久性地或暂时性地孤立起来,使他们失去与其同胞接触的机会,把他们关在特别为达到这项目的而建设的机构里面。绝大多数我们称之谓原始的社会都认为这种习俗万分恐怖;具有这种风俗,会使我们在他们眼中犯下我们常会指控他们所犯的同样野蛮的罪行,因为这两种行为虽然相反,却也正是互相对称的两个极端。
    2014-02-06 21:37:45 1人喜欢 回应
  • 第517页
    那些教过我的大师们所教的,我所读过的哲学家的著作,我所访问研究过的那些社会,甚至是西方最应以为傲的科学本身,从以上这一切,我所学到的,除了一点点智慧以外可以说什么也没有。而那些智慧,如果明白摆摊开来,还不是和那个圣者佛陀在树下沉思所得结论吻合?每一项志在了解的举动都毁掉那被了解对象本身,而对另一项性质不同的物件有利。而这第二种物件又要我们再努力去了解它,将之毁掉,对另外一种物件有利,这种过程反反复复永不止息,一直到我们碰到最后的存在,在那个时候意义的存在与毫无意义之间的区别完全消失:那也就是我们出发之点。人类最早发现并提出这些真理已经有2500年了。在这2500年之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新的东西,我们所发现的,就像我们一个一个地试尽一切可能逃出此两难式的方法那样,只不过是积累下更多更多的证明,证实了那个我们希望能回避掉的结论。
    2014-02-06 22:23:50 回应

以地之名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71条 )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1
Designing Data-Intensive Applications
3
既见君子
1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4
Principles of Economics, 5th edition
1
Effective Java
6
Dostoevsky
12
尼采
6
Quantum Computing since Democritus
2
The Waste Land and Other Poems
2
The Mythical Man Month and Other Essays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3
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2
繁花
2
中国特色的译文读者
1
台北人
2
Neural Networks and Deep Learning
1
童年 少年 青年
1
福楼拜的鹦鹉
2
通往奴役之路
3
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1
白鲸
2
心是孤独的猎手
1
悲伤与理智
1
The Essential Hayek
1
伤心咖啡馆之歌
1
康德
2
斯通纳
3
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
4
阳光猛烈,万物显形
1
妻妾成群
1
小于一
4
陀思妥耶夫斯基(第1卷)
1
北回归线
2
睡觉大师
2
碎片
1
奇石
1
托尔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
2
维特根斯坦传
3
爱你就像爱生命
1
情感教育
3
我紛紛的情欲
1
实践理性批判
2
尼各马可伦理学
2
文明的解析
1
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回忆录
4
群魔(上下)
1
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
1
包法利夫人
4
Philosophy of Religion
3
变形记
4
会饮篇
1
QED
1
城堡
1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
1
2001太空漫游
1
吉姆老爷
2
窄门
1
忧郁的热带
3
文学回忆录(全2册)
4
柏拉图
1
如何阅读一本书
1
理想国
1
地粮
5
儿子与情人
2
The Waste Land and Other Poems
2
罗生门
1
蒲宁文集(全五册)
1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1
边境 近境
2
卡拉马佐夫兄弟
2
悲剧的诞生
1
喧哗与骚动
1
我是猫
1
素履之往
2
The Bell Jar
1
哥伦比亚的倒影
3
战争与和平(上下卷)
1
温莎墓园日记
1
罪与罚
1
公正
2
白痴
1
论自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