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对《手风琴罪案》的笔记(2)

莫奈
莫奈 (一日一日 高山明月)

读过 手风琴罪案

手风琴罪案
  • 书名: 手风琴罪案
  • 作者: 安妮·普鲁
  • 页数: 554页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4
  • 第190页
      “你这个混蛋,”她喘息着说,“你甚至连我能胜任过整个萨克斯部分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虽说结了婚,却还在继续演奏我的音乐!”她把手臂穿过皮带,抱起那台巨型乐器,瞪着贝比演奏起来。他原本以为她可能会演奏一些用以在人前炫耀的组合曲,一些引人回忆、充满尖利刺耳的琴声的大杂烩,再来一段特别流行的乐曲——从《褐色小水罐》演奏到《搔痒痒搔痒痒嘿嘿嘿》,最后以《比力 贝利,回家好吗?》作为结尾,或者来一段演出用的曲子,但她却让他大吃一惊。她盯着天花板说:“以森丘、托马斯和爸爸阿伯拉多的名义”,跟着唱起了令人心碎的《致我心爱的人》;卡门和劳拉在战争进行到最后一年时曾经录制过这首歌。她控制风箱的技巧非常出色,能让风箱张弛有致,产生紧张的爆炸效果。她在琴键上轻抚、摩擦、敲击,指家盖在风箱折页上掠过。琴声让人产生了一种无可挑剔的幻觉,就好像背景里有一名十二弦琴手,一名贝司手和一名极具独创性的打击乐手在配合手风琴演奏一样;跟着乐声传来的还有失踪的妹妹那柔和悦耳的和声,与现今的费丽达那哀伤的嗓音交织缠绕,在后者动人却抑郁的火焰中燃烧。
    “这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她说着,走进了洗手间,抽泣声在瓷砖上回响。
    “你应该听听她演奏的《大黄蜂飞舞》,她简直棒极了。”妹夫说。
    贝利把阿伯拉多的绿色手风琴装进琴匣,看了那个意大利笨蛋一眼,接着走出门去,还像理查德 韦德马克那样任由房门开着一条缝。他一把按下电梯的按钮,听见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贝比沿街走向湖边,夜晚的湿气冻得他直打颤。原本有两个人在前方的灯光下面走,后来却拐下街走进了一栋房子里。从一扇敞开的窗户中远远地传来吉他演奏的蓝调乐声,还有梆-嗒-嗒的鼓声与之相伴。他朝那片黑色的湖走去,湖水的呜咽传入耳中,让他联想到慢慢退出码头的船只。走了一会儿,他打起了哈欠,太累了,又累又冷。他从湖边走开,一辆出租车悄无声息地朝他开过来,黄色的顶灯在这条北方的街道中显得很温暖。他举起一只手,朝车子跑了过去。
    “去财富酒店。”啊,她的声音真是非常非常地动听,却浪费在了一个俱乐部乐队的意大利佬身上,还被那台专横的大风琴所蹂躏。泪水涌入他的眼眶。
    在酒店大堂里,他发现自己把那台绿色手风琴落在了出租车的座位下面,于是冲上大街,但车子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接连打了好多个电话:不,我没留意司机的工号和名字;不,我不知道车子属于哪家出租车公司。除了车顶上的黄灯以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手风琴找不回来了。
    激动的丈夫在家里走来走去。
    “这人可真够讨厌的。”他说着,挠了挠胳膊,末了又说,“我闻到了烧焦的气味。”
    “是他留下的。他身上一直就有一股陈年的烟味和烧焦的木头味。”她哭泣起来。年长的丈夫伸出双臂走过来安慰她,她却把他推开了。一个意大利佬!
    2013-05-11 23:57:34 1人喜欢 回应
  • 第241页
      夜里,他总会长时间地忘记弗朗辛是自己杜撰的人物,还希望她就守在身边,把她的照片已经被他扔在了阿波利斯。他收听着广播,这要比深夜里的电视声音好听。收音机里会传来遥远的山村音乐、布道讲演和药品广告,节目信号来自墨西哥边境上那些非法经营的电台——真奇怪,它们的信号居然能一路传播到缅因州——广告内容有减肥滋补剂、增肥药丸、塑料野马、夜光笔、锆石戒指、黄皮肤男孩牌钓饵、一块钱十二种样式的围裙花样、耗子药和聚苯乙烯墓碑,不用寄钱,把名字和地址寄到电台来就行,一颗胶囊连一分钱都不到;在12月15日前每下一份订单都能额外获赠一个免费的包裹,里面装有经严格审查的药物,能治疗夜间紧张失眠;在此优惠有效期内,请务必索取正宗结实的纯褐色密封包装。他从没觉得这些话是冲自己说的,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的确有无数人躺在被窝里无法入眠,需要用雷斯托牌安眠药和弹簧刀来了结痛苦。他不属于那一类人,他只是在偷听,直到有一天夜里,彼德拉特大夫用慈父般低沉舒缓的嗓音说:“你是否在徒然寻求身体或是情感问题上的帮助?是不是活的很不开心?是不是感觉很压抑、焦躁、忧心忡忡?是不是很孤独?有没有人曾经对你说'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或是'你没什么毛病,别想了,去度个假,再辞掉工作,搬到阳光地带去,顺便把婚也离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你兴许就能从催眠和行为修正中获益。今天就致电462-6666,咨询一下比德拉特大夫吧。”他写下了这个号码,却从来没有打过。
    ——————————————————————————————————————
    这样的片段太有吸引力了,这种有明显缺失的人总是格外的单纯,执拗的动人。
    ——————————————————————————————————————
    三月的一天夜里,大雪纷飞,佩诺博诺克特广播电台宣称他们将五千美元塞进了一个可乐瓶子里,藏在了镇上的某个地方。方圆一百英里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子都赶了过来,花了两天的时间铲雪,搜查汽车旅馆的房间,扯开酒馆的隔间,闯进法院、邮局、车库和推广服务台,合伙袭击这家电台,直到洲警出面平息整件事情、把所有人都打发回家为止。后来,威尔夫听说那只瓶子就藏在电台老板的汽车后备箱里,还上了锁。那谁找的到呢?后来,尽管这家电台把钱捐出来修了一座新操场,他也不愿意再收听他们的节目了。
    ———————————————————————————————————————
    看过刚好一半,总算理出头绪了。其实还是可以当作短篇来看,就是八个短篇。连一起看会因为细节过多,人物命运过分曲折辗转,想拼命抓细节而丢掉整个故事。不如干脆当八个短篇来看省力。而且确确实是就该丢掉整个故事,目前看起来,每个短篇都有动人之处,但指望像一般长篇一样想看到推进估计没戏。
    单个看真的很有吸引力。细节铺天盖地漫开来,想要多被打动想要多能沟通就能得到多少,完全取决于看故事的人有多投入。
    2013-05-12 02:12:46 回应

莫奈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2条 )